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军医女王

更新时间:2021-09-14 01:05:11

穿越之军医女王 已完结

穿越之军医女王

来源:落初 作者:苏哲 分类:穿越 主角:刘悦儿刘华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哲原创的穿越小说《穿越之军医女王》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刘悦儿刘华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名叫刘悦儿,在繁华的科技时代中,她出生在一个神秘的势力,从小接受各种严格的训练,后被赋予重要任务,携带科技的结晶一个智能医疗包与伙伴管德奇回到古代。管德奇,高傲英俊的男人,身怀高强武艺,聪慧且冷漠,一同出去,两人却在这陌生的古代世界失踪,从此,两人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在古代世界中,刘悦儿本身所具备的医学知识,转眼就成为最为闻名的神医。许久不见,刘悦儿没有想到再遇管德奇时他竟成为了楚国的君主。两国跨越千里,一场政治的斗争正秘密上演,同一时间现代世界中刘悦儿发现她的组织受到敌人的攻击。各种危险迎面袭来,而关于她和他的感情链竟渐渐被拉断,刘悦儿为了解决危机,她?又会如何做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华艾打开车门,指导员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手指了指黄辉,示意华艾出来。

华艾点点头,看了黄辉,便跟着指导员向前走了几步。

“参……”她还没有叫出来,指导员却摆摆手:“你也叫我老头子吧。”

华艾也不扭捏,知道这里怕被监听,便很自然的喊了一句:“老头子,你怎么在这里,那悦儿一定有救了。”

“她已经没事了。”指导员微微一笑,对于华艾他是有些歉意的,让她最后留在阵地,是因为当初怀疑过LODIKE组织里的岩龟就是华艾。

如今看来岩龟却是另有其人。

“我去看看她。”华艾喜极而泣,双手掩面,就要回到房间。

“她有她的任务,你也是一样。”指导员忽然正色道。

华艾知道刘悦儿已经平安无事,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她急忙站得笔直:“请您吩咐。”

指导员却并不急于一时跟华艾说她的任务,而是盯着华艾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你告诉我,黄辉还值得信任么?”

华艾抿着唇,一直没有说话,她将头低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鞋子。

这个时候她应该怎么说?

说信任么?不是的,她在心里不信任黄辉,而且担心黄辉会随时反水,华艾不是没有想过黄辉会不会是故意用苦肉计,要不然他在阵地潜伏这么些年。

岂不是都功亏一篑,而且他还是LODIKE组织里面的四兽之一,排行老二。

这样一个人,能够被轻易信任么?

可是若说不信任?华艾又要摇摇头,扪心自问,若是不信任,为何会跟他在一起,为何会愿意好好安胎,为何曾经萌生了跟他就此远走他乡不管一切的想法。

“很纠结对吗?”指导员转过身,看着天上的那一抹夕阳余辉:“这便是人生,你永远也猜不到即将会发生的事情,可是仍要走下去,人们通常只愿意去相信自己心里希望发生的事情,而拒绝去相信那些事与愿违的事,说到底还是自己不够强大,不能够坚定信念。”

“老头子,我……”华艾艰难的开口。

指导员挥挥手:“让我把我话说完,你和悦儿一样,都是我的孩子,谁也会犯错误,你明明知道黄辉的戒指有问题,却还是坚定不移的和他在一起,这不就是你的选择么。”

“我……我不想……我不想孩子没有父亲,我也不想害悦儿,我只希望能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华艾着急的要哭出来。

指导员背对着她:“两全其美,并不是没有,你做的很好。”

华艾眨了眨眼睛,她以为指导员是要责怪她,却没有想到他竟是夸了自己。

“LODIKE组织的首领原本就多疑,他欣赏你的水平,当然对你有过研究,按照你的能力想要发现戒指里的追踪器原本就不难,可是你却假装没有看见它,而且明知黄辉体内有炸弹,也不去给他除掉。这一点正好让那人起了疑心,担心是陷阱,反倒不敢派人再来。”指导员背着双手,手腕上的表却已经开始滴滴答答的轻声响了起来。

这是民国那边有事情发生,在催促他快点回去。

“我当时没有想这么多,如果黄辉再一次背叛了我们,我不会留他活命。”华艾眼神坚定的望着指导员。

指导员笑了笑,拍拍华艾的肩膀:“打打杀杀的对孕妇来说太过血腥,你的任务是好好休养,看好黄辉,直到刘悦儿回来。可以顺利完成么?”末了,指导员从怀里掏出一个怀表,那古朴的纹路一看就是存了很久的东西。

“这是送给你孩子的礼物,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你是个军人,有自己的选择,任何时候不要被表象所欺骗,每一条路都是自己选的,记住,一但做出选择就是咬着牙也要完成。”

“是,华艾领命,保证顺利完成任务。”说罢,她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才接过那个怀表,挂在脖子上:“老头子,谢谢你。”

指导员微微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没有说华艾应该怎么做,华艾心里却是明白,指导员还是相信黄辉。

她走到黄辉身边,敲了敲他的肩膀,却闻见一阵奇怪的香味,华艾神色有些古怪,忽然就明白了刚才指导员的意思,怪不得自己睡的这么香,却原来是黄辉将自己弄晕了。

在看黄辉如今睡的这般安稳,只怕也是同一种香,指导员到了现在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黄辉,醒来了。”华艾抬头,看着那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夕阳,深吸一口气叫醒黄辉。

黄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诧异的看着眼前那个被放大的脸庞,他揉了揉眼睛:“你怎么在外面。”

“看你睡的香,我就出来走走,悦儿已经离开了。”华艾笑了笑,隐去心底的阴霾。

“走了?她没有说她去哪么?”黄辉关切的询问,许是发现自己的口气太过于急切,他将手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怎么给睡着了,我还说把你报出来,就过去看看她的,如今她走了,我都没有来得及去报答救命之恩。”

华艾就当完全没有看见黄辉的表情,她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悦儿走了,你可以好好谢我啊,我跟她向来都不分彼此。”

“好啊,那老婆大人请吩咐,咱们现在去哪?”黄辉微微愣神,却是很快就恢复到正常神色,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一手发动汽车,一手扶着方向盘。

华艾打开窗户,任凭风吹散了头发:“周游世界,带着我们的宝宝一起。”

“好,都听你的。”黄辉一脚油门,汽车飞快的行驶。华艾侧着头将音乐打开,放的是一首怀旧音乐。

浅唱轻吟,缓缓的声调似乎能让人放下忧愁,华艾将头扭到一侧,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划过脸颊。

如果黄辉这一次,还要继续联系LODIKE,那么她只能选择跟他同归于尽。

“黄辉,你莫要在负我。”华艾一手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边在心里默默道。

在神州大地之上,燕国潭府热闹非凡,潭府家主潭立松站在首位端着手里的夜光杯,满脸通红:“感谢诸位赏脸,今夜来我潭府恭贺小儿成人之礼。”

“潭大人,您太客气了,能来潭府是我们的荣幸。”下面的客人无疑不是燕国富贵之人,可是对上潭府的家主潭立松,说出来话却比对燕国皇室还要客气。

潭立松哈哈大笑:“来,承蒙各位瞧得起潭某人,今晚大家吃好喝好,不必客气。”

“潭大人,客气客气。”桌下面的人各个均是满面红光。

“无聊。”坐在映月台上弹琴赏月的潭月拿着手里的团扇看着那人中簇拥的父亲,沉声道了一句。

“姐姐,我就知道你一个人闷在这儿。”说话的人手里提着一壶酒,她长了一副鹅蛋脸,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看起来格外的亲切。

“潭英,你怎么来了。”潭月神情厌倦,很不耐烦的看着来人。

潭英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出来潭月话语中的不欢迎,她自顾自的坐下,看着小桌上摆满的茶点小菜,拍拍手:“有月有茶却无酒,当真是人生一大憾事,这不小妹知道姐姐最不喜欢下面的人凑在一起,专门溜达父亲的酒窖里面,打了一瓶上好的花雕,姐姐要不要尝一点?”

潭月仄仄的看着潭英,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

潭英是潭立松第九房小妾所生,这个小妾剩下潭英之后,就被赶去了柴房,因为潭家从来不允许血统受到污染。

潭英之所以还能活下来,是因为当时潭月看到潭英胖胖的脸颊,就把她抱在怀里。

说来也奇怪,原本一直嚎啕大哭的潭英在潭月的怀抱里竟然一声不吭,就瞪着乌黑的眸子看着潭月。

“爹爹,这个妹妹我喜欢,她跟着我好不好。”这是三岁的潭月第一次跟潭立松提出要求。

潭月在燕国是个传奇,她是潭立松正妻所生,据说潭月出生当天天地变色。

干旱了三年的燕国,就在潭月出声啼哭的一刹那电闪雷鸣,龟裂的大地,第一次饱受甘霖的滋润。

燕国上下欢庆。

如果这个还不能说明什么,那么潭月三岁便能作诗,四岁弹琴,五岁诗词书画样样精通。

曾有燕国最有名的大祭司预言,潭月命格极为古怪,在十七岁那年会出现一个大的转变。

若是转变好,便是皇女之命,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若是转变有问题,便是客死他乡,永无出头之日。

而且潭月的命格还会影响到潭府全部上下,必须顺着她,方可宝潭府平安。这样的话起初并没有被众人重视。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事情被验证,潭府在逐渐意识到,潭月的脾性跟潭府息息相关。

所以当三岁的潭月要求留下刚刚出生的潭英时,潭府没有一个人反对。

唯一反对的是潭立松的第八房小妾,她刚过门没有多久,不知道潭府的规矩。

只觉得潭月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叫板,况且当时她对潭英母女俩恨之入骨,只觉得是那潭英的母亲抢走了潭立松对自己的宠爱。

当时潭月什么话也没有说。

只知道当夜这个潭立松的第八房小妾就投河自尽了。

潭英从此便跟着潭月,府里再也没有人敢对她不敬。

“姐姐,快来尝一口,真的很想,怪不得父亲总是这般宝贝它。”潭英嘴馋,夹了一块红枣糕放在口中,红枣糕入口即化,她又喝了一口那辛辣的花雕。

瞬间脸便涨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