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艳君主

更新时间:2021-11-21 03:03:18

冷艳君主 已完结

冷艳君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七途 分类:穿越 主角:陈文庆徐妮静 人气:

《冷艳君主》是七途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冷艳君主》精彩章节节选:她是从现代忽然遇到地震就穿越过来的人,对于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的信息一点也不知道,只有被徐妮静取的名字,她就听他们的也认为自己是云初了。成日间无聊的在王府里面乱逛,简直都要闷死了。本来她还以为徐妮静得有一大票的女人左拥右抱的,可事实上,徐妮静的王府里一个女主人都没有。而徐妮静给她的感觉,又是干净纯洁的。她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时,那温润的爱意,让情窦未开的她觉得有些得意和自豪了起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是从现代忽然遇到地震就穿越过来的人,对于自己现在的这副身体的信息一点也不知道,只有被徐妮静取的名字,她就听他们的也认为自己是云初了。

成日间无聊的在王府里面乱逛,简直都要闷死了。本来她还以为徐妮静得有一大票的女人左拥右抱的,可事实上,徐妮静的王府里一个女主人都没有。而徐妮静给她的感觉,又是干净纯洁的。她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时,那温润的爱意,让情窦未开的她觉得有些得意和自豪了起来。

哇啦啦!要知道,在现代她还木有谈过恋爱的好不好,忽然被人们说他们是一对有情人,她甚至都觉得自己是沾了这副身体的光。有时候想想,自己也挺流氓的,总喜欢逗他笑。

这一日,她实在无聊透了,趴在桌子上也不肯吃饭,就那样哀嚎着。

徐妮静在书房里看书时,听到绿萝来报,起身过来看她。一进房间里,就听到她长吁短叹的了。他走过去温声说道:云初,怎么了?

蛋疼。

徐妮静千年不变的云淡风轻脸忽的一抽,她这是说的啥?这是说的啥?轻咳一声,好脾气地问道,是不是嫌王府里无聊了,想出去转转?

啊你知道?云初坐直身子,转过头去看向他,眼里充满了对王府外面事物的向往。她嘟着嘴没好气地说道,天天都在这里转来转去的,我一要出去,门口的小厮就拦住我了。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你们软禁了似的,了无生趣。你们都说我误杀了人被别的国家通缉,可这里是你的国家不是吗?再说了,我脸上现在带着人皮面具呢,就算是出去也没有人认识的,是不是?

徐妮静微微沉吟了一下,淡笑出声,既然你想出去,那我带你出去转转。只是现在天气炎热,怕你出去中暑了。

唔,没关系的,我抗热抗寒的,咱们赶紧走吧!云初站起身来,撒娇的揽着徐妮静的胳膊,对他甜腻腻地说道,妮静,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没问题的,放心吧。你对我真好,长得有这么帅,我真是爱死你啦!

徐妮静闻言,失笑地摇了摇头,带着她走了出去。在最初听到她说爱死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真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渐渐地,便知道那只是她的口头禅,主要是见到漂亮的男人,她都会这样说上一说的。

刚行至前院要出王府,便见到简向东的马车在门口停了下来。云初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她喜欢美男,但是简向东这样的妖孽美男,只会让她感觉到有些排斥,一点也不讨喜。刚一看到他颠倒众生的妖娆笑容时,她惊叹地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可转瞬就发现他给人一种不真实感了。在她看来,他远远没有徐妮静有魅力,妮静能够带给她一种安逸温馨的感觉。

简向东一下马车,就看到她翻白眼的表情了。嗤笑一声后走上前,微微低下头问道:云初,你怎么一见到本殿下就这样不耐烦呢,我好歹也是妮静的大哥,堂堂南凌国的太子呢,好不好?

好什么好。云初轻哼一声,冲他做了个鬼脸,恶寒地说道,你要是穿个女儿装,就是真正的倾国倾城的美人了,那样或许我会开心些。

简向东嘴角一抽,这丫头又说他像女人了。他真是服了她了,以前恶整她又笑话他的,现在失忆了居然还能是这样。他头疼地扶额,轻声叹道,看来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得到这个未来六弟媳的喜爱了,唉。

他这样一说,云初忽然就有些脸红了,她瞪了简向东一眼,轻斥道:谁是你的六弟妹,少沾亲带故的。妮静,我们走。说着,拉着徐妮静的胳膊就向外走去。

等等!简向东见他们是要出府,警戒地唤住他们,走到徐妮静面前,不着痕迹地警告道,妮静,你要带云初出去?

徐妮静看了一眼兴致勃勃要出去的云初,给了简向东一个安心的眼神,淡淡地笑道:大哥,云初总呆在王府里怪闷的,我带他出去转一转。

简向东闻言,下意识地就要去阻止,可再看徐妮静已经坚持要带她出去了,心里轻叹一声,这个弟弟还是被现在的云初给攥得死死的,他也是爱莫能助了。他双手一摊,赖皮地表示道:我本来也是找你们出去玩玩的,现在索性就跟着你们一起去吧。

云初咧他一眼,鄙夷地说道:你倒不觉得不好意思呢,哼。

简向东见她这样的表情,忍不住嗤笑出声。抛却他对她做的那件事情,其实他还是很喜欢黄咳,云初的性格的。

就这样,三人坐上了同一辆马车,向着偌大又繁华的泰城而去。

北宇国,太子府。

陈文都最近很是头疼,他没有想到,短短数日不见,黄今竟然失忆了!

见到她回来时,她脸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身体还是有些地方没有好,所以这些日子他总是在其他房间里睡下的,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动她。

可是,渐渐地,他越来越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总是觉得现在的黄今让他感觉很陌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已经失忆,所以感觉有些变了。

陈文庆和陈文莹在黄今出发前往凤城前,就已经被皇后娘娘接到皇宫里面住着了。得知黄今受伤失忆归来,皇后体恤她正在患病中,所以看望过后,没有将两个孩子送回来。可陈文庆坚持一定要回来,皇后拗不过他,便答应了。

此刻在太子府里的黄今——也就是慕容,身体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正在床上躺着想事情。对于黄今的家庭和生活,她真的很是羡慕。尤其是黄今的家人,对她如此的呵护与关怀,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舒心。

每日夜间,她的隔壁房间内负责保护她的两个丫鬟都睡得很轻,她想出去偷偷前往陈文都的书房都难于登天。现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跟陈文都同房的,所以她总是装着身体还没有好,与他分房而睡。

在没有找到北宇国的城防兵力图以前,慕容不能轻易地了结陈文都的性命的,那样一定会引起全民恐慌,也不利于主人那边的筹备。她装着半失忆半清醒的状态,也成功的骗过了绝大多数的人,尤其是黄今的三哥黄慕皓。

他每日都要跑来这里跟自己讲话,前几次甚至都心疼地哭出声来。从人们的口中和慕容对黄今了如指掌的情况来看,黄慕皓对这个妹妹是真心的疼爱,比黄今的大哥黄慕旭宠爱的层次要更高一层。她甚至都有些为之动容了,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出自几分真心了。

最让她看不懂的就是那个小孩子陈文庆了,他总是对自己很热忱,却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大概是因为那孩子并不是自己所生的,没有任何有关乎痛痒的感觉吧。

才这么想着的时候,从门口就窜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跑到床前对她笑着说道:娘,您今天不起来出去玩玩吗?才刚我看见好多姐姐们在走廊里乘凉,可是冬梅姐姐她们却在门外守着,您不觉得她们很可怜吗?

说着的时候,陈文庆的小手迅速地伸入到慕容地衣襟里,若无其事地摸着。

你慕容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她得到的消息是这个陈文庆很爱美女,却没人告诉她,他竟然每次都这样大喇喇地将手伸进她的柔软前一阵揉搓呢?刚回来那几天他还没有这个样子,后来每次见到她都这样,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个大老爷们儿给乱摸了似的。

嘿嘿,娘,我不是跟您说了嘛,原先我每日都是这样子摸您的,只是您刚回来时受了伤,迪儿没有好意思的。陈文庆见她眉头轻皱,乐呵呵地说道,娘,就算您失忆了,也一定会对咱们母子骨肉亲情有感觉的。要不然迪儿会以为您不是真正的娘亲的,那样迪儿会伤心的。爹跟祖母他们最疼我了,我一哭他们也会不高兴的。

慕容勉强一笑,也纵容了他的一阵乱摸,要不然他就会认为这个娘就是假的,到时候再跟陈文都他们一说,引起他们的怀疑就不好了。因为,她这个娘本来就是假的啊啊啊啊。想到这里,她柔声笑道,迪儿,娘怎么会不记得你呢,要不然也不会一见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迪儿,你说是不是?

娘说得对,嘿嘿!陈文庆无害地一笑,便揉搓着她的柔软变凑上前天真地说道,娘,咱们出去玩不?迪儿一去,那些姐姐们就都跑开了。您带着我去,她们就都不敢跑了,怎么样?

慕容嘴角一抽,她们能不跑开吗?他这孩子也太流氓了,对她这个当娘的都一阵乱摸,跟别提那些丫鬟们了。她觉得陈文庆可能对那些丫鬟们会更甚的,所以都觉得她们很可怜。她头痛地扶额说道,迪儿,娘身子有些不舒服,改日再去好不好?你出去跟冬梅她们说一下吧,就说是娘准许她们带你去玩的。

真的?

真的,娘不骗你。恐他不相信,她连连地点了点头。

陈文都缩回手来,拍着巴掌高兴得说道,娘,您真是太好了!说完,他忽然垂头丧气地低下头,郁闷的说道,还是算了,娘不去玩,迪儿也没有心情了,我还是找爹去玩会儿吧。

见他的小手终于离开自己的胸部了,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好,去吧。

陈文庆笑着点了点头,向她摆了摆手,转身走向外面。

转身的那一霎那,小脸上瞬间变得冰冷异常。他一走出房间,冬梅笑着跟他打趣道:怎么样,主子不跟你出去玩吧,你也是白折腾。说完,忽然发现他脸色不大好,蹲下去小声地问道,怎么啦?挨训了?

陈文庆闷闷地说道:没事,我自己玩去了。才说完,一溜烟跑出了院子。

嘿,这小少爷今天真是诶——冬梅好笑地看着已经跑出去的陈文庆,笑着对秋菊说道。

秋菊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言。

走出这个院落后,陈文庆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了。她根本就不是他的黄今娘!她是假冒的!据说她的记忆是消失了很多,但是也有还记着的,他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他屡次试探她记不记得前世在现代的事情,但她都好像听不懂似的。却一直口口声声说记得自己,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让他去摸她的身体呢?

曾经就算黄今不知道陈文庆是胎穿过来的成年男人时,也不愿意让他摸来摸去的,从来都是还没有碰到他就被拎起来揍一顿了。后来知道了他的真实情况,更是不会让他这样占便宜,就算是她亲生的儿子也不行。

既然这样,那真正的黄今去哪里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转过身去对在院外等着他的左权和右翼小声命令道:左权,晚上的时候,你一定要帮仔细留意我娘的这个院落,只要看到她独自悄悄出来,一定要偷偷尾随到底。无论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管告诉我便是。右翼,你亲自去趟凤城,让手下的兄弟们悄悄地打探一下,在我娘受伤的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后一定要细细地禀报于我。

是,属下遵命。他们虽然不知道陈文庆要做什么,但对他发出的命令是言听计从的。当下,右翼便离开去安排了。

陈文庆一蹦一跳地又恢复了平时纨绔小子弟的模样,兴致勃勃地向陈文都的书房里奔去。才奔至拐角处,就看到黄慕皓兴冲冲地走过来了。

三舅舅,又来偷偷看我娘啦?

唔,迪儿,舅舅哪里是偷偷来的,这不光明正大地走着呢嘛。黄慕皓不乐意了,一把抱起那个小人儿,没好气地嗔道,听说你把你娘在京城里的生意都兜揽下来了,你这么个小东西,能弄得了吗?就算遗传你娘的聪明伶俐,你可也要悠着点使,小心以后长不高了。

啧啧,三舅舅真不会说话,迪儿不高兴了。陈文庆熟稔地捏上他的双颊,呲牙咧嘴地说道,我娘都放心,你有啥不放心的。倒是你该留心了,小心三舅母回去又让你跪搓衣板。

净瞎说,舅舅才不会跪搓衣板呢。黄慕皓轻哼一声,唬道。

嗯,那就是石子板了,比搓衣板更毒。

黄慕皓嘴角一抽,你的嘴巴比什么都毒。

哧溜一声,陈文庆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冲他做了个鬼脸,嬉皮笑脸地说道:但我是真心敬爱您,吼吼!说着,就迅速地跑远了。

这个家伙,呵。黄慕皓无语地摇了摇头,笑着向黄今的院内走去。

陈文庆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书房门前,对着门口刚要阻拦他的洛文和洛武说道:两位伯伯,我找我爹有正事儿,你们跟左权在外面守着。就这样吧,我进去啦。

洛文和洛武闻言为之一愣,他每次来都说有正事儿,哪次都是被爷给拎出来的,还警告他们以后不许陈文庆随便进去的。这可倒好,俩人都在发愣的时候,陈文庆就猫着腰窜进去了。

他关好门,走向陈文都的书桌前。陈文都在他刚一进来时就看到了,他收敛了一下烦闷地心情,起身绕过书桌走了过去。

迪儿,怎么又闯进来了?这府里还有你去不了的地方吗?

陈文庆见自家老爸并没有恼怒,冲他笑了笑,抻了抻他的衣服,爹,您低下头来,我有事问您。

陈文都微微有些纳闷,低下头去淡淡地问道:什么事?

他凑近陈文都的耳边,小声问道:娘身上有没有特殊的印记没有?

嗯?陈文都蹙眉看向他,就这事还神神秘秘地问?再说,又关你什么事儿?

哎呀,我真的有事情嘛。陈文庆这样踮着脚怪累的,直接搂着他的脖颈窜了上去,笑嘻嘻地说道,爹,从娘受伤回来后,你有没有跟她那啥那啥过啊?

陈文都嘴角一抽,他怎么有这么一个跟黄今类似的儿子呢?把脸一沉,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信不信我摔你下去?

哎——别别别!陈文庆见他作势真要把自己甩出去,他赶忙搂得更紧了一些,也不逗凑玩了。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当下也直截了当地说道,爹,我怀疑现在受伤的那个人,不是我娘!

胡闹!陈文都沉声怒道,不是你娘还能是谁?

陈文庆哀怨地看了陈文都一眼,有些伤心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我还是来找你了。要不然你犯下大错后,我真的黄今娘回来了,一定会不理你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