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何求美人折

更新时间:2021-11-21 03:13:29

何求美人折 连载中

何求美人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君无所期 分类:穿越 主角:阿爹太妃 人气:

经典小说《何求美人折》由君无所期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爹太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有没有放弃过一个人? 若是你后悔了,该要如何是好? 他遍体鳞伤,伤的是这具肉体,也是这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他不曾负天下人,却放弃了她。 如今,他负了天下人,唯独不愿负她。 这一切,都是恕罪。 梨花树下梨花雨, 她一揽芳华,坐拥王城, 曾经的俘虏, 今日的权势, 流年逝去, 回首间, 却无一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颜冰洞在冷宫附近,是为了天山雪兔特地在地下造的冰洞。荼刖将玖橙抱进颜冰洞,冰洞在冷宫下面好几层的地方,还未到洞口,就感觉一阵寒气。

  他不由担心起来,“肖太医,这颜冰洞四面布满寒冰,让答女一直待在这里太危险了。”

  “说得对,但是这是救答女唯一的办法。”

  荼刖闭言看向怀里已经老实了的玖橙,还好你从小习武,身子骨比旁人强了些许,我会保护你的。

  玖橙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四周的寒冰传来刺骨的寒意,就连穿着衣服的荼刖也觉得有些受不了了。

  肖太医穿上大袄,开始施针。他摸到玖橙的头,在她头上连扎三针,三针过后,只穿着夏衣的玖橙身上却开始冒烟。

  “肖太医!”

  “无需紧张,这三针就是逼出答女体内的毒。现在她身体里温度太高,才会产生这些热气,只有这寒冷的环境下才能保住她的身子不被烧坏。”

  “有劳太医了。”

  “来,帮我扶住她。”

  肖太医又将她的肩上扎入两针,手指、小腿、背部各有一阵,他收起银针,嘘一口气,悬在心上的石头稍稍放下一些,“好了,让答女在这里坐上十二个时辰,再看毒排的情况吧。”

  “多谢肖太医,这里寒冷,请肖太医出去吧。”

  “嗯,我再调几味药给答女,荼刖,等会我让人给你送衣裳来。”

  “荼刖谢过肖太医。”

  事情没有荼刖想的这么简单,他抱着玖橙去颜冰洞的时候,蓝季枢就告诉安牧宸必须彻查此事。若这药本不是下给玖橙的,最坏的考虑便是下给安牧宸的。安牧宸立刻在琉璃阁中调查了一番。

  始料未及,他回到自己的书房,正在思考什么,双眼却被人捂住了。他心里微微一惊,便已知道来人。

  “皇上哥哥,你猜我是谁。”

  “你都叫我哥哥了,还能是谁?”

  “不嘛,你猜嘛。”

  “可儿,别闹了,朕有话问你。”

  见安牧宸此刻没有了平日吊儿郎当的样子,安可儿也不由紧张起来。她放开手退后一步,等着安牧宸开口。

  安牧宸想了许久也不知道如何问她,如今看见她了,倒是问得直接,“你是不是在小玖的药里下了铃兰?”

  安可儿似乎早就猜到安牧宸会这么问她,一点都不惊讶,反而笑得特别开心,“是呀,是我下的。是不是琉璃阁那个丫头说的?真是个笨丫头,我都说不准她告诉其他人了,竟然还出卖我,看我怎么收拾她!”

  “朕看该收拾的人是你!”

  安可儿怔住,瞪大了眼睛看着对她发火的安牧宸,“你知不知道现在小玖生死未卜,你跟她有什么仇,你要杀了她?”

  她半点都没有听懂安牧宸的话,怎么会杀了她呢,不过是一点铃兰,这个毒她问过太医了,很好解的呀。

  “皇,皇上哥哥,你骂我,你从来都没有骂过我的。”

  “朕不仅要骂你,朕还要罚你!古玖橙是娄国的人质,你知道她要是死了会有什么后果吗?说话啊,朕问你,为什么要给小玖的药里下毒?”

  “我,我,我就是想整整她,我问过太医的,那个毒没事的……”

  “那你有没有问过太医,铃兰与性寒的药配在一起会怎么样?朕告诉你,会死的,她会被你害死的!”

  安可儿开始慌了,手忙脚乱地拉住安牧宸,“皇上哥哥你别骗我,我哪里知道治伤风的药里面会有性寒的药,况且,况且可儿也不知道铃兰配什么药会杀死人啊。啊,皇上哥哥你,你……”

  她真是笨,安可儿突然脸色微变,“皇上哥哥,是不是你让太医给玖橙下的性寒的药,为了是让她的病情加重。这样,这样的话你们才能利用天山雪兔的死拿下大将军?”

  真正让安牧宸精吃惊的是安可儿,她竟然什么都知道了!安牧宸抓住她的手腕,她吃疼地想抽回去,但安牧宸力气太大,让她动弹不得。

  “你偷听朕和季枢说话。”

  “没有,可儿没有,可儿是不小心听见的。”

  “你可告诉了别人?”

  安可儿连连摇头,“皇上哥哥,你,你抓疼可儿了。”

  安牧宸回过神来马上把她放开,安可儿揉着手腕,委屈道:“皇上哥哥,这事情不能怪可儿一人。本就是皇上哥哥你想害她的,不过是跟可儿想到一块去了,如果要说的话,皇上哥哥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嘘!可儿,这件事你不许对任何人说,若是你说的,死的就是你皇上哥哥我了。”

  安可儿立刻闭嘴,安牧宸又说:“朕这次可以不罚你,但是你下一次不要再拿毒药伤害玖橙了。她是娄国的人质,对昭国来说意义不同,她不能死。”

  “嗯,可儿知道了。”

  他不能失去娄国的力量,他要娄国永远臣服,所以他不能失去玖橙。

  一件大袄盖头过来,荼刖伸手接住,手徒然离开了固定住玖橙的身子,蓝季枢快他一步将玖橙抱住。

  荼刖不由微愣,倒是从未料到他竟会在这里,却又立刻扶住玖橙,垂下眼睑,“九王爷,男女有别,还请九王爷松手吧。”

  “男女有别,你为何不松?”

  “我,我是答女贴身护卫,从小陪在答女身边,好似她的兄长一般,她的身子孩童时便见过了,不在乎什么男女有别。”

  “既然只是孩童时那自然是没有男女有别,可如今答女不再是孩童了,自然也是男女有别。”

  荼刖语塞,蓝季枢转身坐在石头上,玖橙依旧贝塔抱在怀里,蓝季枢捧着她的脸,让她靠着自己的肩。他说:“人都可能保不住了,还说什么男女有别。我们三个时辰换一次,你去休息吧。”

  “可是,”他本还想说什么,但他已经站了两个时辰,真有些熬不住了出去前叮嘱说,“那就有劳九王爷,但自小习武,身子骨比一般女子好,肖太医说,只要身上是温热的就行。若是连身上都冷了,就要穿大袄了,若是穿了大袄又冷下来了,就开始拔第一根针。”

  身子比一般人好嘛?蓝季枢点头,心下不由轻笑,握着玖橙冰冷的手,他不会让玖橙有事的。

  这个主意是他出的,他本是无心,却利用得如此彻底。玖橙是无辜的,却为皇上除去了心腹大患,如今她九死一生,蓝季枢不再去想她头上云牙簪的事情,只想陪着她,让她活过来。

  他将玖橙的身子往自己怀里抱了抱,这里可真冷,玖橙的头上冒着热气,她的嘴唇已经从乌紫色变成了乌粉色,她会没事的,蓝季枢对自己说。

  安牧宸批完奏折已是晚上,他拿过东福给他的茶水,东福说:“皇上,奴才听肖太医说,答女的毒暂时稳定下来了,等到明儿早上他再去看看。”

  “好,也不知道小玖的身子撑不撑得住,朕穿着大袄进颜冰洞都绝着浑身冷气。”

  “奴才听说答女自小习武,身子骨应该不错。”

  安牧宸放茶杯的手顿了顿,轻笑出声,“身子骨不错?”既然不错,那日说的话就是鬼话了,她竟然欺君,好生厉害的丫头。

  “朕去看看她。”

  “哎皇上,皇上龙体要紧,这大晚上的,还是不要去了。”

  安牧宸瞪着他,不由责备,“你最近这么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这也不让朕做那也不让朕干的。”

  东福一听立刻拜礼,“奴才哪敢啊,冤枉啊皇上。奴才这是为皇上着想,况且答女在颜冰洞里穿着单薄,皇上实在不宜去啊。”

  “现在谁在照顾她?”

  “是答女的贴身侍从。”

  安牧宸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去了颜冰洞。荼刖过来换蓝季枢的时候,却看见蓝季枢已经抱着玖橙睡着了,玖橙在他怀里好似一只小猫一样,脸色已有了些血色。他倒是好笑,除了他以外,还未有男子碰过玖橙,若不是因为这次,蓝季枢这般抱着玖橙,他一定会出手杀了蓝季枢的。

  听见脚步声,蓝季枢睁了睁眼睛,眯眼说:“哦,睡着了,好冷。”

  说着连忙摸了摸玖橙的手,手冰的跟铁一样!他忙招手让荼刖拿来被子给玖橙裹住,又将一个暖炉塞进她手中,好一会儿玖橙身上才暖和一些。

  “九王爷,这里有我,王爷去休息吧。”

  “什么时辰了?”

  “快到子时了。”

  蓝季枢点头站了起来,“卯时前我来换你。”

  刚出颜冰洞没走两步,正与安牧宸撞到了,“皇上。”

  “哦,季枢,你还在宫里啊,待会儿别回去了,陪朕喝酒吧。”

  “皇上,我很累啊,放我回去睡觉吧。”

  安牧宸拦住他,“等等,你身上怎么这么冷,你刚才去颜冰洞了?小玖现在怎么样了?”

  蓝季枢点头,所以才这么累,“小玖暂时没事,荼刖看着呢。”

  “那就好,”安牧宸一把搭住蓝季枢的肩,“走,喝酒去!”

  “皇上……”

  “不准推辞,朕的命令!”

  蓝季枢翻了个白眼,看来卯时可以直接过来了。

  卯时差一刻,蓝季枢打着哈欠出现在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的荼刖面前。蓝季枢将玖橙抱了过来,荼刖手臂发麻,半晌都未动一下。

  “身子开始冷了,第一根针我给拔了。”

  “等等,肖太医两个时辰以后就来了。”

  “等他来,小玖冻死了怎么办。”话还未说话,玖橙头上的银针就拔掉了一根。

  荼刖紧张地盯着玖橙的反应,蓝季枢忽然将她的大袄掀开,下一秒,玖橙的脸上又开始出汗了。

  “下去吧。”

  荼刖退下,蓝季枢将她额头上的汗水擦去,看着她睡着舒服的样子,不由勾起一抹笑来,“在冬天里正是个称职的暖炉,拔一根针就暖一次,很是舒服。”

  他微愣,方才自己在胡语些什么?闭了闭眼,趁着玖橙身子热着,他得歇一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