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

更新时间:2021-11-25 04:09:34

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 连载中

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雁字回时 分类:穿越 主角:江燕黑凤 人气:

主角叫江燕黑凤的小说是《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它的作者是雁字回时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景馨平生最讨厌白莲花。上辈子因此而死,这辈子还要纠葛不清?然而,最后为何自己却主动上去不死不休?一定是白莲多作怪! 真白莲花拥有莲——花中君子的一切美好品德。作为一株灵植,他表示这个主人有点糟,随时眼冒凶光,惹不起咱躲得起。主人,请不要靠得越来越近,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修行无处不道,真我何方寻觅?惟愿君心似我心,不负如来不负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咯叽咯叽”胖乎乎的童子走下多截竹梯对着倚剑而立头戴斗笠的青年行了礼恭敬道:“幽昙大人对不起,先生说不见客。您请回吧!”

“那可不行,我前几天把那人弄到你这里了我总得去瞧瞧。万一把人弄死了也得收个尸不是。”抬脚就要往前冲。

那童子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大人请回吧,先生说不见就是不见。至于上次你带回来的人,先生已经把她做成了傀儡。”

幽昙抚着额头:“早该知道这人脾气,他肯定说什么‘反正也治不好索性不浪费’这样的话。我记得明明还有灵魂波动来着,好歹是元婴真君,能不能别跟对着蚂蚁一样态度。”

这里地处竹林深处,楼阁自然也用绿竹搭建,离地有一米高,底下经常窜出一些小动物对着来访的客人龇牙咧嘴。

“我怎么交了这样的朋友,唉!向我这样冷酷无情的剑客就应该仗剑天涯不然红尘。”幽昙叹息还没有完就被这里的主人叫了进去。他对着那秃毛大黄狗冷哼一声,傲然进了屋。

屋中简朴,一应用具皆是用竹编成,有一白衣公子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看书。旁边站着的是全身包裹着黑色纱巾的女子见客人进来于是沏了壶茶端过来。

白衣公子转过身样貌并没有多年轻约莫三十岁左右自有一股书卷气,语气平和:“你又跟大黄吵架了,它是我的顾客。”

幽昙惊讶的指着那黑纱女人:“她就是上次我弄回来的女人?”

“很稀奇?又不是头一次做。”淡淡回了句依然拿起书看。

“可这是位元婴真君!我今年八十多了也不过是金丹中期,好歹是位前辈。”幽昙喝了口茶,清香十足还是原来的味道,“你别拿书做样子了,反正都是用神识看。说真的你这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天盲,治不好的。就算是元婴重铸身躯也不行,你就别到处跑耽搁修行了。”

“我这次出去到了个普通的镇子上看到了有书上说可能是你的眼睛代表的灵魂不见了被什么东西偷走了,如果要暂时恢复视力可以用别的眼睛……代替……”看见朋友露出恶心的表情,难道你要我用别人的眼珠子这样的思想,他沉默了,差点儿忘记老叶有洁癖这事儿。

竹楼主人想起了什么扔出来一封书信打趣道:“你父母找你的,听说你未来老丈人回家了,你什么时候去拜见一二?”

“叶竹阁!那不是我的老丈人,我父母不靠谱你也跟着瞎起哄。修士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出生?君不见那写家族开枝散叶凝聚了多少普通女子的血泪。更何况还要跟我相配!”幽昙有些炸毛,“反正我不同意,干脆这次就把那荒唐婚事给退了,趁早不宜晚免得横生事端。”

他抱起剑就往外走摆摆手:“叶兄保重,我会给你找眼睛的,不要道谢了。”

“好走不送,路上小心。小楠去开阵法,否则他迷路后又到处乱砍可不好。”童子领命前往,他是楠竹精灵,这里都是他的地盘。

叶竹阁看着旁边恭恭敬敬的黑纱女子不由皱眉暗暗摩挲着书页,她的残魂跑哪儿去了?这个傀儡堪称完美,能够陪伴他很长时间,要是残魂回来捣乱就不好了。可惜幽昙把她救回来的时候身躯残损不说连灵魂都只有部分残留,无法得知她的身份和姓名。既然如此,他称呼她黑纱,谁让他当时手里正好用这种药纱来包裹治疗她呢。

白小风十分高兴,她和容嬷嬷本来就不亲只是要那么一层血脉关系在而已。她今天身着百蝶穿花的大红色宫裙跑去到处说昨天发生的事,想要孤立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景馨并不知道大家都在传她的闲话,就算知道也不在意,因为根本没有用。跟她好的仍然相处不错,毕竟那些谣言实在有够不靠谱。

“不就是被传唤去审问了吗?有什么大不了,清者自清,人好好回来就是证明。”白绿衣愤愤,“他们还传言说你要被赶出白家,可恶。你在秘境中可要小心再小心,那些人什么都能做出来。”

“嗯,我省的。”

“要是她们两个没走多好还能给你做伴,那该死的新族规,什么辅助者练气七层以下不允许前去,不可理喻!”她现在就算猛嗑丹药也不成,否则容易伤了本源得不偿失。

景馨拍拍她的肩膀:“放心,我没事,个人有个人的好处,这是自家经营的密境,只要不往危险的地域去就很安全。”其实她心中想的却是定要到那筑基区域看看。

不就是独自完成任务吗?不好意思,这正是她所擅长的,人多了误事。要是找到了好东西算谁的,有能力哪里去不得?

进入密境分为两组,天黄在一起,地玄在一块儿,是为了有个照应,但很明显景馨跟他们不熟。

临行前她将双剑仔细蕴养了一遍,就跟机器要保养,武器更是如此。她神情镇定又带有几分特别的笑意,默默擦拭剑身的样子就好像磨刀霍霍向猪羊,把想来挑衅的人吓跑了。

“有的是时间收拾她,还想当什么玄院之花,现在是独木难支早该下台了。”

景馨看着他们笑,扔了朵蓝色花瓣罩着红色花蕊的花朵给他们:“传给你们,接好了。”

那人立即被旁人拉开,所站之地一片狼藉,就跟雷火弹般威力惊人。如此暴力竟然生在炼丹世家吓坏了地院的本份孩子。众人才想起来这可是个差点儿当暴力剑修的主,时间让他们忘记,一旦记起就分外鲜明。

“这花不好看?”她嘴上嘀咕着,手里把玩着类似的花朵牌炸弹,好像很沮丧,索性像混时间一样变出一朵又一朵,最后变成一束捧花拿着进入了密境入口。

远远看着的人觉得这孩子太不对头了,不会是刺激太大脑子变傻了吧?白子恒笑呵呵摸着下巴上精心保养的胡子点评:“有我当年的风范。”

明明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眼睛一闭一睁,景馨就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她不得不感叹修真世界的奇妙,这种多维空间原理的运用很不错。眼前是耀眼的绿色,就好像热带雨林一般。没有人烟的天地,动植物恣意生长,就好像来到了史前时代。

密境很大,按照地图来看和前世的天朝对比起来把西边的沙漠变成水域就刚刚好。她从西边入口进入所以到的是西边或者西南边,这里草木繁茂,植被厚厚一层覆盖在地面上,脚下松软,她觉得应该和云南缅甸那边的气候差不多。

想了想,用剑抛开地下的腐烂的树叶,果然布满了很多蠕虫或者说昆虫的卵和幼生体,密密麻麻到处乱窜。狠狠跺了跺脚一跃而上旁边的树枝,旁边花色大蟒懒洋洋盘在旁边也不动。

“白菜,这里如何,可有你需要之物?”这里闷热潮湿挺不舒服的,还要特别警惕各种吸血蚊子,不错,到了这里自然也变得更加厉害。修士厉害,他们所处的环境自然也相应加强。

白九幽病怏怏化作拇指大的小人停在景馨肩膀上:“这里好奇怪,但是没有我要的东西,还要再往里走。”他撇了眼底下人,居然在用大蒜涂抹手和脸。

“我又不是筑基修士,肉体强硬能抵抗那些蚊虫接连攻击。万物相生相克,凡是吸血的生物都怕大蒜,白家培植出来的特级蒜瓣,你要不要?”她说着就往他身上抹了一把,“呵,这手感。”

“阿嚏!”白九幽好想回去洗澡,这刺激。

“以后遇到沼泥也要往身上抹,唉!谁让我们没实力呢。”她心里却很高兴,那种久违了的自由气息铺面而来。是的,自由,如果不是亲人出事她也会选择离开,世家大族规律严苛为家族服务的环境不适合自己,就像上辈子哪怕已经不需要黑凤的身份了她还是放不下,所以挡了别人的路呢。

希望那些伙伴都能过得好好的……沉静在自己思绪里的人突然鬓边的头发被使劲拉扯往旁边一闪躲过了红色蟾蜍毒液的袭击。

“你发什么呆?”白九幽环胸而立,表情严肃。

景馨越看这人越顺眼,比突然变大时候的恶趣味要可爱多了,忽略他本体是她前世最讨厌的白莲的事实,不愧是个好伙伴。

“那,我跟你说我在想很久之前的事,你信不信?”她眨着眼睛,微微上翘的睫毛下是一双黝黑的大眼,圆溜溜灵气逼人将英气的眉修饰的柔软了些。

白九幽点点头:“你说,我都信。要不我来猜猜,你肯定拥有前世的记忆,并且不是修士。应该类似于凡人中的女杀手一类,喜欢孤独安静的氛围,最后被名白莲花的同伴背叛……于是来到这里。”

景馨瞳孔微缩,凑近盯着他:“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猜,我和你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哦,应该是从娘胎里就是。随着我的长大,许多忘记的记忆都慢慢记得,一个能在还未出生的时候就懂得修炼然而出生之后却对周围一切显得生疏……对我来说太明显了!”白九幽蓝黑色的眼珠发着光,“你知道你娘还差点儿怀疑你是夺舍的吗?当然由于我这个伴生灵植的异象而你又的确对修行之事生疏才打消了怀疑的念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