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那年盛夏蚀骨寒

更新时间:2021-11-27 01:45:03

那年盛夏蚀骨寒 连载中

那年盛夏蚀骨寒

来源:微小宝 作者:喵小苗 分类:都市 主角:纪斯川周锦 人气:

经典小说《那年盛夏蚀骨寒》由喵小苗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纪斯川周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世人皆知,高冷腹黑的纪斯川极厌恶一个女人,她害了他的恋人,使了无尽手段,甚至以命相逼,生生要求嫁给他。 他怨她,恨她,折磨她,在夜深时,却与她抵死缠绵。 “周锦茉,你那功夫不错,是和多少个男人练出来的?!”他强势上前,拉着她的手霍然而下,黝黑的眸却依旧冰冷无波。 “纪斯川,我们离婚吧!” 她只嘴角勾起潋滟的笑,潇洒转身离开,谁又知,她转身的瞬间,眼泪是为谁而流! 情动出生时的相遇,日日夜夜的磨合,她抵不过床上的活死人,若时光能倒流,她宁愿没有当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笔录完后,警察一脸若有所思,周锦茉虚弱的闭了闭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的,小姐,您说这辆车不是您自己的?”警察一脸凝重,“是谁的方便透露吗?” “是……”周锦茉舌.尖发苦,“是我老公的……” 警察松了一口气,“这辆车的油门有破损,有相当大的安全隐患,如果不能排除是自然损坏,那这可能就要升级为刑事案件了。” “刑事……案件?” “没错,破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时间太久没有保养,一种是被人刻意改造过。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所以就不叨扰了,祝你早日康复。” 警察走出去和医生道别。 医生进来的时候,隔壁床的小男孩妈妈刚好走进来送鸡汤。比起有家人陪护的热闹温馨,她这里冷清的有些过分。 周锦茉手机找不到了,但是吊针还没拔,不敢轻举妄动。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医生……我,还有多久能出院啊?” 主治医生翻了翻病例,还是那副被人欠了钱的样子,皱眉道:“中度脑震荡,要修养三个月。” 三个月? 周锦茉想要辩解,被医生一瞪讪讪咽了下去。 三个月,怎么行呢,如果那么久的话,纪斯川肯定会把她开除的。 可是开除了又有什么关系。 “妈妈,我要吃这个。” 隔壁床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对妈妈说,一脸认真的样子让女人忍俊不禁,哄他,“不可以哦,医生说了要先吃药再喝糖水,乖……” 小男孩一脸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张开了嘴“啊……” 周锦茉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听到她的抽泣声,喂孩子的女人停下了手,一脸诧异的看着周锦茉。看了看她空无一人的床沿,似乎明白了什么,笑道:“小姑娘是不是饿了?一起吃吧!” 如果放在平时,周锦茉一定想也不想就拒接,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或许生病的时候总是最脆弱的时候,她向着自己的软弱妥协了。 妥协的结果就是,喂孩子的妈妈喂完了孩子换了一个勺子开始喂她。 她羞红了脸挣扎,但是挨不过女人的坚持,加上也确实饿了,于是来回居然喝完了一整碗粥。 “谢谢,真的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呀,小姑娘一个人不容易的,当年我和孩子他爸刚认识的时候,也吃过不少苦了,尤其是在医院的时候,那可太需要人照顾了!”女人一说话就开了话匣子,她话多,但是却并不让人反感。 她趴到床前,问“昨天是你老公送你来的吧,你老公呢?” 周锦茉一愣。 “就是那个高高帅帅的,送你来的时候可着急了,怎么等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难道是,纪斯川? 周锦茉心头燃起了一簇微弱的火焰,难道是他看自己没去公司所以发现她出车祸送她来的吗? 随即又被她自己否定了,她心里嗤笑,哪有这么好的事情,纪斯川讨厌她还来不及呢。 他看不起自己,却不能让别人因为她这个妻子看不起他! 所以他也许是为了那辆车来的吧…… 那辆车本来就停在家里的车库,车库的车有八.九辆,她没有多想就开了唯一一辆红色的出来。现在再想想警察的话,她不由全身发冷。 动了手脚? 那辆车被动了手脚? 唯一一辆女式的车被动了手脚? 纪斯川,你是巴不得我死啊! 她心头悲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缓解心中的绝望和悲痛。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纪斯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她和他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现在他拖延着,恐怕就是想看她像跳梁小丑一样蹦跶的样子取乐吧。 她虚弱的抬起头,对女人笑了笑:“大姐……” “怎么了姑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我帮你按铃!” “没事,”她摇摇头,对上女人关切的目光,心中温暖,“我想借你的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 女人当即掏出了手机,“对对应该的,还没跟家里报平安呢!” 周锦茉没说话,打开手机,按下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嘀嘀嘀——喂?” “喂?妈妈,我要和纪斯川离婚。”她说。 周锦茉对床头的一脸惊讶的女人笑了笑,又对电话里说,“离婚协议书已经写好了,很抱歉,是我不懂事……” “不懂事?”阴郁的男声从门外传来。周锦茉对上了床头女人异常的目光,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下子愣住了。 病房门口,西装革履站着的男人有一双精细的长腿,雕塑般的面容映照在阳光下,显现出一种颠倒众生的美。 她下意识摁掉了和母亲的电话,脱口而出,“纪斯川?” 纪斯川皱着眉,满脸阴郁。 他一步一步走过来,周锦茉抬头看他,冷不丁撞进一双清冷孤傲的眸子里,那双眼睛里似乎凝结了寒霜,很多的是压抑的黑暗。 他冷冷的声音从薄唇溢出:“谁让你动我的车?” 恶人先告状? 不提她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先提他的车。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在纪斯川心中没有分量,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委屈:“那是放在家里的车,谁知道你为了让我死连车都能改造!既然怕我动你的东西,就不要把车放在我家里!离婚协议签了,咱们下午就去民政局!” 涉及家事,床头的女人见状抱了孩子出了病房,还不忘关门。 “你就这样想离婚,然后呢?你还想去找谁?”纪斯川靠近她,他阴鸷的眼如同一把利剑,像是要直直刺进她的心。 “没有我的允许,你去哪儿都不行!这么急切的离开,怎么,你是爱上了那几个男人的抚摸,想要再去试试不成?” 他的样子太过可拍,让周锦茉想要逃走,可是事情本来就是他的不对,警察说了那车要么是被人改造要么是年久失修,怎么可能是年久失修? 每个月都有专门的人上门保养,偏偏那一辆放在她小别墅车库的车年久失修,只有一个可能。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纪斯川,简直要怒吼起来,“你这么不待见我,为什么不直接签字,难道非得我拔一次付西瑶的氧气罐你才会听我说话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