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今生缘来世爱

更新时间:2022-09-24 13:10:31

今生缘来世爱 已完结

今生缘来世爱

来源:落初 作者:愚笑 分类:都市 主角:沈吴姓 人气:

主角叫沈吴姓的小说是《今生缘来世爱》,它的作者是愚笑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开始当上警察的那天起,我就做好了时刻殉职的准备,生与死对于我们这些警察来说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有时候看着一起共同办案子的兄弟们牺牲,虽然心中难舍,可是我知道这就是我们做为警察的宿命。记得以前办过的一个贩毒的案子,被抓获的古惑仔一直都不肯承认自己的背后老大是谁,直到看到自己已经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才突然醒悟,声泪俱下的供出了自己背后老大,在坦白交代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自从加入组织就做好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也随时准备好和警察拼个你死我活,可是如今才发现人不能只为了自己而活,因为我们的命不止是我们自己的还有我们的亲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收拾完碗筷,我和何予末窝在沙发里看一部老片子《人鬼情未了》,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被何予末嘲笑,他说这只是电影。

可是现在我们居然离奇的上演了一个真实版的‘人鬼情未了’,无比讽刺啊。很喜欢电影里男主角抱着女主做陶瓷的那段,而我和何予末别说拥抱,连我想碰一下他都难,影片的最后在男主大仇已报以后,女主眼睁睁的看着男主消失。我真的很害怕这天的来临,如果到时候何予末真就这样消失了,那么我该怎么办?

说到报仇的事,很奇怪,沈天豪明明给我寄了恐吓信,但是为什么至今却没有一点动静?其实沈天豪之所有会把目标放在我身上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就是何予末,现在他杀了何予末,而我自然而然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傻瓜,在想什么?”何予末看我发了半天呆,终于忍不住叫醒我。

“我只是在想,沈天豪明明给我寄了恐吓信,但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动作。”说到这里,我看见何予末的眼神黯了黯,其实这件案子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吧。

“是我连累你。”何予末深深叹了一口气。

“哪有,明明是沈天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况且你那时候根本不会想到沈天豪当时最得意的手下居然是卧底。”当时那个帮派的头头一直威胁沈天豪不要报警,可是沈天豪是什么人物,他怎么会轻易妥协,他当时立即报警,当何予末和手下的同事准备想办法救人的时候,就传来在海里捞到沈越的尸体,而给那个帮派偷偷告密的正是他的手下。其实整件事情根本怪不了何予末的,可是沈天豪这样的人怎么会管这么多,所以才会有之后的报复警方的事情。

“其实,如果若我是沈天豪,我怕是也会发疯。”何予末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整个屋子都黑了,是保险丝调闸了吗?何予末起身准备去检查保险丝,但是我却不肯他去,他知道我不喜欢一个人待在黑暗里的感觉。

“那我们一起去。”摸着黑我拽着何予末的袖子,跟在他身后慢慢走。

因为摸着黑走,所以磨蹭了很久才找到了总开关,这时候,不知是从哪里传来声响,我第一反映是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可是脚下不知道是被什么给绊倒了,“啊!”

“芝芝”这时候何予末已经将电闸打开了,屋子瞬间恢复光亮,只见阳台上有一个人影闪过,何予末本想追过去,却还是顾忌摔在地上的我。绊倒我的是一个黑色的盒子,我起身随手把盒子也拾了起来,打开那盒子,里面是一字条:莫芝芝,你等着陪何予末一起下地狱吧。

终于沈天豪还是开始有了动作,明明我该感到担忧的,但是不知为什么看见这字条,我反而松了一口气,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何予末眼色一沉,然后那张字条被他揉成了一团。

第二天早上起来,到处都找不到何予末的身影,我开始着急起来,他不会是找沈天豪去了吧,这样,岂不是自投罗网,难道他还想被再杀一次吗?但是转瞬一想,现在何予末只是一个鬼魂,沈天豪根本看不见他,于是放下心来。

餐桌上放着一碗粥,旁边还有一张字条:芝芝,我去办些事,你放心不是去找沈天豪。

真是个贴心的家伙。

到了局里,我拿着昨天整理好的资料去找白城,他不在。于是我将资料放在他的桌子上,却被他桌上的另一份资料吸引了,是沈天豪的资料,于是我拿起来,上面的资料真是让人触目惊心,跟我了解的完全不一样。

沈天豪第一次杀人,是12岁,因为未成年,所以只是进劳教所,可是他杀的人竟是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嗜酒成性,沈天末豪的母亲正式因为这个才离开了他的父亲,而沈天豪则成了他父亲无辜的发泄对象,之后他的父亲经人介绍去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可谓和他的父亲可谓是臭味相投,他父亲嗜酒成性而这个女人却是嗜赌成性,每次输钱,就对沈天豪又打又骂,后来这个女人为他的父亲又生了个男孩,而沈天豪则彻底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拖油瓶。在某一次他的父亲喝醉酒又动手打他的时候,他终于爆发了,拿起菜刀向自己的父亲疯狂的砍去,之后又把在睡梦中的继母和他刚几个月大的弟弟一起杀死,更甚他点了一把火把这个带给他痛苦的家彻底烧的一干二净,不,这不应该称之为家,是地狱。

对于一个年仅12岁的孩子,他所承受的确实是常人想不到的,只是这样的行为太过残忍。只是既然他是孤儿怎么又会沈越那个哥哥?

12岁的沈天豪在劳教所待了三年,15岁的他因为没有经济能力,所以又被送到孤儿院,他便是在那里遇见了沈越,而这沈越原来是叫李越,因为他们是兄弟关系,所以我一直以为他也姓沈,刚到孤儿院,因为他是从劳教所出来的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只有李越敢接近他,李越对沈天豪很好,这段时间想必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李越比他大一岁,所以总是他照顾沈天豪,而当沈天豪告诉他自己杀了自己的父亲的时候,他以为李越会和其他人样对他避之不及,但是李越却是愤怒的说:杀的好,他们死有余辜。

沈天豪进入孤儿院的第二年,李越要离开了,因为他已经成年,孤儿院给他安排好工作,李越虽然出了孤儿院,但是还是经常去看沈天豪,直到沈天豪成年的那年,李越说自己要去国外念书,就再也没了音讯。

18岁的沈天豪在此时已经戾气全消,忘记了过去的一切,是李越的爱感化了他。后来他无意中救了他现在这个所在帮派的老大,老大为了感谢他给了他一个头把手的位置,这个老大人对他很好,他感恩这个老大对他的好,所以也对他死心塌地,有一次在交易毒品的时候,他和老大被人围攻,而他被人砍了十几刀却还是拼尽全力把老大救了出来。

而当他再次遇见李越时,李越已经是个律师了,也知道到他现在在帮黑社会手下做事,总是劝他全身而退,但是念着老大对他的好,他始终不肯,他只是答应李越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这就是为什么他当上老大以后洗白自己这个帮派的原因。

难怪李越的死对他有那么大的刺激,想必那手下的背叛和李越的死让他再次想起来了那段不堪的过去。

“你在看什么。”阴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好,是白城,我连忙放下手中的资料。

“我……是来给你送昨天整理的资料,然后顺便……顺便……“我紧张的说不出话,毕竟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擅自翻开机密资料。

“我们一起看吧。”转过头,白城是微笑着的,他似乎随时随地都保持着笑容。

“不用了,我只是随便看看。”我才没那么笨。

“只是随便看看吗?”“当然了……”

“你不是来送你整理的资料吗?拿来看看。”这时候白城已经绕过我在他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我连忙指了指桌上。

“既然你人在这,直接把你分析的和我说好了,字太多,看起来太麻烦了。”白城将手被在头上,然后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就连笑容也变得无赖起来。

“根据之前的调查和从她的父母以及经纪公司的口中得知,孙沫沫是个个性十分高傲又任性的人,所以她身边的人,尤其是助理一类的都待不长久,还有她平时喜欢泡吧和去健身房,事发当天和她一起泡吧的那些人说在他们散场的时候,亲眼看见孙沫沫自己一个人打的回去的,因为当时她的司机好像临时有事。还有虽然她这个人经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发脾气,但是对她的粉丝却很好……“我将自己整理出来的资料都给白城进行一一报告,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头呢。

“哦?对她身边的人总是发脾气,对粉丝却很好?”白城全程一直保持微笑,只是在说到对歌迷很好的时候,竟然意外的挑了挑眉,似乎是很不理解。

“明星嘛,不对自己的粉丝好,怎么在这行混下去,所以这点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时根据我多年看明星娱乐八卦得来的。

“那么根据这些资料,你觉得凶手应该是什么人?”

“我觉得嫌疑人应该锁定在她的工作人员,粉丝以及经纪人人身上。”

“怎么说?”

“第一,不用解释,因为她得罪的工作人员实在太多,保不准哪个工作人员看他不顺眼就决定给她一个教训,可是却在意外拉扯中导致孙沫沫意外死亡,第二,现在一些疯狂粉丝,为了见自己的偶像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而且她对粉丝很好的话,难保一些男粉丝误以为孙沫沫喜欢自己,于是就……第三,孙沫沫的经纪人,我认为是嫌疑最大的,因为之前有报道传出他们曾经因合同到期发生过争执。”

“很好很好,分析的不错。”白城一边微笑着一边鼓掌,搞得我有点莫名其妙。

“莫芝芝,现在已经到了饭点,不如我们去吃饭吧。”白城看了看手上的表,然后一脸邪气的说道。

而我,心想,今天何予末不在,家里也没人烧饭,与其吃难吃的外卖,倒不如敲白城一笔。

“白副局请客吗?”我难得的冲他微笑道。

“当然,你现在去门口等我,我去拿车。”说着,他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站起身,而我则在他离开以后,就到局门口等他。

到了局门口,居然看见沈天豪开着一辆黑色的悍马停在路旁。“莫警官,好久不见。”他远远的冲我喊到。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我觉得我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已经凝固起来,恨意慢慢在心中滋生,我慢慢的朝他的车子走去。而这时他也将车开向了我,而且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我逼近,就在我以为他要向我撞过来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心想,终于可以去陪何予末去了。

“呵,哪么想死吗?可惜我不会成全你,我只会慢慢的折磨你……”沈天豪露了十分嗜血的笑容。

“沈天豪,你到底想干嘛!”我死死的咬紧牙关,忍住全身的愤怒。

“没什么只是想看到你发疯而已,对了,你已经疯了,哈哈,昨天我的手下回来告诉我你竟然在家里自己对着空气说话,还拿出两个碗和何予末一起吃饭,莫芝芝,你真的疯了。”沈天豪突然变得疯狂起来,那笑更是让我在心中升起了阵阵寒意,是他才疯了吧。

这时,白城已经将车开了过来,沈天豪看见白城把车开过来,戏谑道:“呵,你的帮手来了。”然后他就一边大笑着将车开走了。

“对不起,来晚了,那个疯子没对你怎么样吧?”白城有点担忧的看着我。

“没有,只是白副局,我现在已经没有去吃饭的心情了。”是的,沈天豪的出现破坏了我的心情,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好吧,需要我送你回去吗?”白城难得的绅士起来。

“谢白副局好意,还是算了,我自己可以回去。”我可不想被和予末看见什么,然后误会我和白城有什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何予末一见到白城就不是很高兴,所以还是不要惹那个大醋坛不高兴。

“我说莫芝芝,你可不可不要老是白副局白副局的叫我,以后还是叫我白城吧,我真的很不喜欢这种上下级叫法。”白城皱起眉,是啊,白城和全局上下都是称兄道弟的,而女同事们更是对他十分热情,只有我总是冷冰冰的叫他白副局,之前只是因为我不喜欢他,现在既然了解了他的为人,也没必要这么隔阂了。

“好,那以后我都叫你白城,可是你可别生气的时候那什么上下级来威胁我。”我开玩笑的说道。

“对了,莫芝芝,前几天我接到举报说沈天豪明天在港口和越南的毒枭交易毒品,我和王副局已经布了局,只是我没想到他今天还会来找你麻烦。”白城的语气不像平日里那么潇洒了,反而有点顾忌和歉意?可能是为了之前没有告诉我感到抱歉吧。

“你要去吗?”白城试探性的开口。

“还是算了,我怕到时候破坏了你和王局布的局。”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沈天豪,或者与他同归于尽,我只盼明天白城和王局真的可以将他抓获。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让他人脏并货,给何予末报仇。”白城的话让我很感激,他竟是还将这事记在心里的,其实我们做警察的随时都面临和犯人同归于尽的局面,所以这种事业经历多了,所以总是感叹几句,可惜,然后就过去了。

“谢谢你白城。”这时我第二次和他说谢谢,他确实帮了我不少忙。

“我怎么听得那么别扭,好了,不和你闹了,现在我可是要去吃饭了,你不饿,我可是饿的肚子咕咕叫了。”说完他就开着车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