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三国之楚鼎

更新时间:2022-09-16 12:50:56

三国之楚鼎 已完结

三国之楚鼎

来源:阅读云 作者:温风 分类:军事 主角:杜海涛 人气:

主角是杜海涛的小说《三国之楚鼎》此文是温风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宁率领楚军一日行军三十里,补给皆由幽州沿途郡县供应,进入并州也是一样,这就是在国内行军的好处,只要地方官愿意配合,不必担心补给问题。在途经雁门郡的时候,楚军稍作停留,林宁进入雁门郡城,一面拜访郡守,一面令人打探张辽的消息。果然,张辽还没有归属吕布,在郡守府当差,任很小很小的什长,管二十人。

得知这个消息,林宁差点把肚皮笑破,但凡有本事的人都心高气傲,文远大哥估计早憋了一肚子气。结果见到张辽的第一面林宁愣了半天,为啥?中平元年的张辽才十五岁,稚气未脱,怪不得只当个什长,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十五岁管二十人已经很得郡守的器重了虽然郡守很可能不知道张辽是哪根葱。

张辽既然还不到二十岁,那应该还没有表字,林宁很亲热地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楚军是为了并州边防安全才来的,收张辽的理由是现成的:“汝年少英才,何苦屈身一郡之地?如今匈奴猖獗,屡次寇边,吾奉刘幽州之令、张并州之邀,远涉而来,只为与匈奴一战,汝可愿追随?”

张辽年纪小,职位也不高,所以林宁说话非常直接,就是雁门太守知道了也不会怪罪。张辽早觉得在雁门郡没什么意思,人微言轻,没有真正赏识自己的人,既然林宁伸出橄榄枝,他登时心动,只是还有些犹豫,毕竟雁门太守没有亏待他,只是因为年龄太小才没有进入太守大人的视线。林宁看出了他心中的摇摆,遂道:“汝不必担心,太守那里吾自说之,不会让汝为难。”

最后一层心理障碍被搬开,张辽一拜到底:“辽愿誓死追随大人。”

林宁将人扶起,笑道:“汝可有字号?”

“辽年少,并无字号。”

“家中还有何人?”

“有一兄,名汛,字文清。”

“既如此,吾身为汝的官长,便为你取字文远,如何?”

“多谢明公赐字!”说着张辽又要往下拜,被林宁一把拉住,好歹林宁打了十多年的仗,也亲自拿剑杀过人,张辽又不是多坚决,倒没被带到地上,那样就丢人现眼了。

“文远兄长亦是武人?”

“非也,家兄目前在郡守府做书佐。”

“吾生平最是惜才,文远若能说得文清先生来归,吾必重用。”

“辽一定办到。”

离开雁门郡的时候,楚军队伍多了十来个人,其中两个是张汛、张辽兄弟,剩下的则是自愿追随两兄弟的同乡。张汛其实还有妻室,但行军打仗不可能带上,张汛表示等楚军回渔阳的时候顺便捎上就好了。听这意思妻子跟可以丢弃的物件一样,事实上古代女人的地位确实低下,《三国演义》不就描写了刘安杀妻招待刘备的故事?刘备知道真相后也只是“不胜伤感,洒泪上马”,曹操知道了更是“以金百两往赐之”。

林宁想想就毛骨悚然,这位刘安的妻子和刘皇叔素不相识,却为了刘皇叔丢了性命,最后刘安还因此发财了,得了美名,古人的价值观他真的不敢苟同。

张辽被任命为亲兵,随护林宁左右,归林宁直接调遣,追随的十余名同乡皆入亲兵营,听从亲兵营营将许褚和副将卢三的命令。张汛则被任命为行军主簿的书佐,署理文书事宜,上官是崔琰。

刚刚进入太原郡,渔阳郡守府派来的骑兵使者赶上了大军,将一封信交给林宁。信是戏志才写的,将最近渔阳发生的事叙述一遍,关于作坊区的事一笔带过,着重说了渔阳郡守府目前推行的政策。按戏志才所言,郡守府推行“互票法”,鼓励商人用粮食到边关换取盐票,有盐票就可以到指定地方领取官盐售卖,为了维持盐价稳定,郡守府规定盐价不得高于市价的百分之三十;商人逐利,输送粮食到边关自己就会想着降低损耗,甚至有的会在边关屯田,就地种粮换取盐票,如此解决粮食问题真的是小菜一碟,盐乃国家命脉,利润极大,商人肯定争先恐后拿粮食换取盐票。不仅如此,等时机成熟,戏志才还准备把茶叶这种是官营的刚需品纳入互票法体系,盐、茶都是暴利行业,还可以贩往诸胡,获取兽皮,内地兽皮可是好东西,一来一回那是血赚。

“没想到这个戏志才还有赚钱的天赋,不过互票法……我越想越觉得像明朝的开中法,戏志才不会和我一样是穿越者吧?不,不可能,应该是我当初和他谈话的时候说了不少,他又聪明,举一反三,这世上果然有天才啊。”林宁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连连感叹,“互票法推行,有财大气粗的商人帮忙,边境就可以一步步往外推,牢牢控制草原。说不定几百年后能冲出亚洲,这样粮食问题就得到妥善解决,辅以生产力的进步,中国养活清末那样的五亿人都没问题诶,说到清朝人口爆炸,那些传入中国的高产作物立了大功,丝绸之路得尽快开通,不为了高产作物,我也好久没吃玉米、土豆和番茄了,好怀念。”

他不知道,玉米、土豆、番茄都不是从与亚洲接壤的欧洲直接传到中国的,三者皆是美洲原产。哥伦布发现美洲开辟新航路后,大量原产作物才传到欧洲,间接传入亚洲。而以如今的航海技术,去美洲真是嫌自己命大,活腻歪了。

还在神游,军师田丰打马过来,这位刚而犯上的诤臣今年不过四十岁左右,却有了华发,精神矍铄,一双眼睛盯住林宁,纵然后者没做什么亏心事,仍不免冷汗淋漓。田丰下了马,近人把拐杖递上,他拄着拐杖道:“主公,诸胡凶顽,非一战可遽胜,张刺史气节有余,智术不足,坚持不对诸胡妥协,若无外力,必被诸胡所杀。”

林宁跟着下马,暗地里直擦汗,他不知道张懿的结局是什么,但看并州这样子,汉朝内忧未定,匈奴人怎么闹都没关系,只要别去打中原内地。张懿和公孙瓒一样是鹰派,不同的是张懿没有公孙瓒的本事,不仅威望浅薄,更是刚愎,所用非人,致使并州局面糜烂。林宁摆摆手,让亲兵在左右环护,自己和田丰边走边聊:“田公,我既然来了并州,不仅是奉上官命令,更是不忍诸胡荼毒百姓,若袖手旁观,则生灵涂炭,我又于心何忍呢?”

“主公仁义。”田丰叹息了一声,“不过对自己人仁义就行了,切记不可对胡人宽恕,斩草除根,方能保边关安宁。”

林宁心中自有想法,闻言道:“田公所言极是,这次远征,将士在外,不能速战,则思家心切,田公有何妙计?”

“胡人无谋之辈也,丰心中已有成计。”田丰挺直胸膛,正气凛然,令人拿过一份简略的并州地图,一一指点,“匈奴铁骑所向纵横,我军皆为步兵,难以正面匹敌。并州多山,崎岖难行,丰以为可与并州兵马联合,以我军为主,在多处伏击南下劫掠的匈奴骑兵。胡人无信无义,只服从强者,只要我军强势,则胡人不敢进犯;之后再以利诱之,分化拉拢,胡人劫掠不过是为了吃饭,这点只要有粮食就好办。”

田丰说的是大方向,具体作战计划还得到了前线制订,林宁点点头,若有所思。

在并州、凉州一带的是北匈奴,在漠北也就是后世蒙古国一带的是南匈奴。西汉时匈奴内乱,呼韩邪单于和郅支单于相互攻伐,后来呼韩邪单于附汉,是为南匈奴。北匈奴在郅支单于领导下击败大宛、乌孙等国,强迫各族进贡,威震西域,后来被汉朝打败,大规模西迁,南匈奴乃率部重归漠北。并凉的北匈奴虽然还有不弱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若不是黄巾起义,汉朝腾出手来,收拾北匈奴并不难。问题就是黄巾起义,天下大乱,汉朝应付内乱还来不及,哪有可能再对北匈奴主动出击,能被动防御就不错了。而有人认为刺史权轻,建议将刺史改为牧伯,给予封疆大吏更多自治权,也的确让各州武力迅速强盛,哪怕汉朝中央政府衰落,地方官也有自保的能力,可正是这一放权,干弱枝强,拉开了三国时代的序幕。

当然,那是后话了。

林宁写了回信给楚军骑兵带回去,对戏志才勉励一番,还给幽州刺史刘焉、青州刺史龚景写信问候,宣传盐票法,恳请获得青州的产盐渠道。刘焉不会给他使绊子,龚景不太熟,只有一面之缘,但不获得青州盐也可以,大不了晒盐支撑一阵子,等当上幽州刺史,就可以向辽东扩张,东北地区也有很优质的盐矿。

楚军终于抵达太原郡郡治,也是并州州治晋阳,亦称并州城。楚军在城外驻扎,章邯、波才统军,林宁带着其他人进入晋阳,与中原那些高大城池一比,晋阳城并不逊色,可能是常年受胡人寇边的教训,并州人把晋阳城打造得城高池深,有两万大军守城就足以让晋阳固若金汤。

张懿作为并州刺史,一方封疆大吏,听说人到了,整整官服,便主动出门迎接。林宁见他身材平常,一身官服宽宽大大,双颊深深凹陷下去,似乎只有皮包着骨头,眼睛浑浊,精神不振,赶紧快步上前拜倒:“下官渔阳太守林宁,参见张使君,敢问张使君安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