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三国战魂

更新时间:2022-09-19 12:37:39

三国战魂 已完结

三国战魂

来源:阅读云 作者:火燚 分类:科幻 主角:项翱李永 人气:

《三国战魂》作者:火燚,科幻类型小说,主角:项翱李永,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三国战魂》是我写的第一本长篇架空历史小说,主角的前世是西楚霸王项羽,或者说是项羽在乌江自刎前做的一个梦。 其实我们又有谁真正明白自己是身在现实中,还是身在梦境中? 也许人生就如庄周梦蝶,又似现实,又似梦境。那么究竟主角是如何在战火连天的乱世中生存下去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军又向前进,驰抵西华,贼目彭脱引大军前来,声言要与波才报仇。两军对阵,彭脱挺刀出马大骂道:“是何人杀我兄长波才,今彭脱在此,敢来一战否?”

项翱闻言舞动英雄戟,纵马而出,直取彭脱,彭脱见项翱来势甚快,忙一刀劈去。项翱英雄戟一挥,挡飞彭脱大刀,再手起一戟,刺中彭脱心窝,将其挑落马下。

众贼见彭脱已死,皆倒戈而走。皇甫嵩挥军追赶,投降者不计其数。汝南,陈国诸贼众闻风大惊,俱至皇甫嵩营处投诚,至此二郡皆平。皇甫嵩上表朝廷,将首功皆让与朱儁,曹操。朝廷加封朱儁为西乡候,赐号镇贼中郎将,迁曹操为济南相,余下大小将领尽皆有赏。复下令皇甫嵩讨伐东郡黄巾,朱儁讨伐南阳黄巾,曹操赴济南任事。

诏旨一到,曹操执项翱手感叹道:“龙飞他日若到济南,一定要来找我。”

项翱道:“翱乃一下将,曹公是朝廷大臣,何故错敬耶?”

曹操道:“我并非敬龙飞之职,乃敬龙飞之才啊!”

项翱笑道:“曹公过奖了。”

众人辞别,分道扬镳,项翱随朱儁军前往南阳。

当时南阳黄巾贼首张曼成自称“神上使”。指挥部众数万,杀死郡守禇贡,屯驻在宛城百余日。后来南阳太守秦颉领兵击杀张曼成,贼人便以赵弘继为统帅,部众发展至十余万人,占据宛城。

朱儁,项翱到达南阳后,便与荆州刺史徐璆以及秦颉合兵,共一万八千多人,安营扎寨,准备进攻赵弘。当下众人于寨中商议,秦颉道:“贼目赵弘婴城固守,贼兵众多,我等切不可轻敌啊!”

朱儁道:“此乌合之众,不难破他。”当下对众将言道:明日只需这般这般。

次日,朱儁领了三千老弱之兵于城下挑战。楼上贼众见之,不以为然,大开城门,冲出出来。为首一员大将手执大刀,生得豪健剽悍,他拍马大笑道:“朱儁匹夫,使得老弱残兵,也敢来此,今日便让你死于此处。”言罢,大刀一挥,身后黄巾便呼喊着杀出。朱儁忙迎上去,战了数合,便佯装不敌,引兵后撤,那贼将见状忙挥兵追赶。约有十余里,一声炮响,左边徐璆,右边秦颉,各引一兵冲出,朱儁复转身杀来。黄巾贼众顿时乱作一团,那贼将忙呼贼众撤退,自己也急拔马头望后奔去。行不两步,一将手执长戟横空拦出,乃项翱也。贼将见状忙举刀砍去,项翱英雄戟一挡,大汉顿时虎口生痛,大刀险些脱手。

项翱冷言道:“我英雄戟下,不斩无名之辈,汝是否赵弘?”

贼将吼道:“我乃大将娄青。你快让开,不然便来尝我宝刀。”

项翱笑道:“无名之辈。”说罢英雄戟迎头劈下,娄青忙举刀上挡。谁知力猛戟沉,不仅将大刀斩断,就连娄青也被从中一劈为二。

不一会厮杀,贼众便渐被灭尽,仅有数个跑的快的逃了回去。朱儁军大胜而归。

宛城黄巾贼营,贼目赵弘端坐帐中闭目养神。他头裹黄巾,身披绿袄,样子十分阴森。那几个逃出的贼兵现正跪于地上,战战兢兢。

须臾,赵弘微微睁开眼道:“我已说过,要坚守两个月,在这两个月内不许出城应战,尔等竟敢不听我号令,好大的胆子。”

跪在最前的一小贼忙解释道:“不是小人不听,是娄头领的命令,小的......”

小贼话还没说完,赵弘便喝叱道:“娄青这厮只会逞匹夫之勇!”

众贼被赵弘这一喝,通皆吓一跳,心中更是颤栗不已。过了一会,赵弘才又开口问道:“娄青是被何人所杀?”

小贼忙道:“娄将军是被一个手执银色长戟的少年将军所杀。”

赵弘低沉地道:“那人姓甚名谁?”

小贼颤道:“那人未通姓名,故而小人未曾知之!”

赵弘脸一沉,冷哼一声:“废物!”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道黑影冲出,那跪于地上的数名贼兵顿时人头落地。

“哈哈,大贤良师的‘行尸’果真历害。两个月后四大上使之一的‘黑电上使’便赶来助战,到时我定要手刃朱儁这厮。”赵弘望着地上的人头发笑道。

适才那道黑影竟是个面色苍白,双目深陷之人,此时正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一滴滴的鲜血从他紫色的长指甲上缓缓滴下。

朱儁大营。

“朱将军,我等还需加紧进攻力度方好啊。朝廷宦官当道,各谋己利,此次便是宦官进谗,道西乡候故意殆慢,无心剿贼。陛下欲召回西乡候,幸得司空张温上书为将军言明,陛下方收回成命。此次派我前来,名为助战,实为监视西乡候啊。”张超慨然道。

原来朝廷因朱儁讨伐南阳黄巾已两个多月,却还迟迟未有战果,故而派了司马张超前来助战。

朱儁听罢叹道:“非我不效力,实乃那贼目赵弘自于两个月前,派他手下娄青出阵,被项将军斩杀后,便紧闭城门,不肯出战。我多方攻城,皆是无功而返啊。”

张超愤然道:“贼子如此狡诈,朝廷又逼得紧,却如何是好?”

朱儁摇首道:“也罢,我明日再督兵强攻他。”

次日,朱儁与张超,徐璆,秦颉领兵于城下叫骂。城楼上,众贼皆愤愤不平。忽一个阴沉的声音自梯道传来:“朱儁匹夫又来城下搦战了么?”众贼皆回首望去,乃赵弘也。忙施礼,赵弘手一挥,笑道:“黑电上使已到,今日便叫朱儁匹夫命丧于此。来人,打开城门,与我杀将出去。”众贼在城中闷了许久,闻得此言,不由一阵欢呼,皆上马跟着赵弘杀出城来。

朱儁见众贼终于出城了,遂挥兵迎上。双方顿时杀成一块,忽贼中一眼尖的戟指朱儁谓赵弘道:“此人便是朱儁。”

赵弘听了大喜,忙引身旁十数骑精兵直取朱儁。赵弘一把尖刀倒是十分厉害,连杀数人。朱儁见状大怒,拍马舞刀冲上,接住厮杀。战了数合,朱儁心中暗道:“今日不曾带得多兵马来,贼众倒出城厮杀,久战下去将于我方不利,现唯有往营寨再调兵马来援助,方为上策。惜龙飞守寨未至,否则定可速斩赵弘。”想到此,便虚晃一刀,拔马回走,赵弘不舍,挥兵赶来。追出数里,朱儁猛看得前方项翱挺戟立马于道上。乃大呼:“龙飞,援我!”

项翱道:“将军速行,追兵我自挡之。”

朱儁纵马从项翱身边而过。赵弘追至,见一将怒目横戟,挡住去路,忙拔马停步,喝道:“汝是何人?敢挡我路。”

项翱大喝一声:“某乃陈留项龙飞也。”挺戟直取赵弘,弘身旁十数骑齐出,只有一骑静立不动。但听得咣铛声响,十数贼骑便应声落马。赵弘讶道:“这厮了得,行尸与我结果了他。”那静立不动的贼兵闻言翻身下马,缓缓向项翱走去。翱也不打话,纵马便是一戟刺去。那贼兵却不躲不闪,英雄戟透首而过。翱见状不由一愣,暗想:“我于战场纵横,却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之徒,真是怪哉。”正要拔出英雄戟时,座下马尖嘶一声,倒将下去。项翱忙纵身一跃,向后退出两丈,站稳脚步后方才看清那马已被贼兵一手穿膛而过。

原来这贼兵便是张角使来助赵弘的“行尸”。此时行尸将手拔出,又面无表情的向项翱走去。

翱心下更是奇怪:“这厮头颅已被我戳穿,却还不死?是何怪物?”思量间,行尸已到面前。翱忙挥英雄戟照行尸颈部扫去,行尸双手倏地抓出,“啪”英雄戟的戟身竟被其牢牢擒住。项翱快速一脚踹出,正中行尸胸口,行尸顿向后退,然双手却似与戟粘住了一般,仍是牢牢抓住戟身不放。项翱忙又飞出一脚,一连踹了四脚,那行尸方被踹飞。项翱不待其喘息,赶上一戟挥去,将行尸人头砍下。人头飞起,滚出数丈,身体重重摔在了地上。

赵弘见状大惊忙拔马回走。项翱举起英雄戟,照赵弘背心奋力一投,银戟如长虹贯日,直透其胸,赵弘应声落马。

项翱正欲往拾回英雄戟,背后行尸尸体却骤地站起,双手如利剑般直插向项翱。翱听得身后利刃破空之声,忙飞快转身一抓,双手便如铁钳般牢牢扣住行尸手腕,行尸顿时动弹不得。项翱大喝一声,双手发劲,将行尸整个举起,重重往地上一砸,再一脚往行尸腹部踢去,行尸倏然飞出数丈。

项翱欲赶上再加几拳,忽右肩一阵钻心之痛传来,却是那行尸头颅张开大嘴紧紧咬住了右肩。行尸头颅飞起迅速,项翱又不曾堤防,故着了此道。此时行尸尸身也已站起,那双满是锋利紫指甲的手直逼项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嗖”一声划破长空的锐耳之声骤然响起,一支长逾三尺的巨箭猛地从行尸尸身左边腋下侧胸穿入,箭道之猛,世所罕见,尸身顿时被巨箭挑起,向路旁的一棵大树直射而去,“砰”的一声,连尸带箭深深的插在了大树上。行尸头颅此时也倏然失去了生机,双眼一闭,咕碌一声滚落地下。

项翱顺着巨箭射来的方向举目眺去,见离此十数丈远的地方有一中年壮汉,手执一把巨弓正快步向这边走来。项翱从赵弘尸体上拔回英雄戟,待那壮汉走近时忙抱拳道:“多谢壮士相救,不知壮士是何人?”

那壮汉抱拳还礼道:“我乃南阳人,姓黄名忠字汉升。方才于此附近山中打猎,忽听得山下有打斗声,便来一看。见将军在此与这无头怪物交手,看得出神处,不想这无头怪物便向将军冲去,故而放了一箭将他射倒。”

项翱道:“黄兄真神力也,开得如此巨弓!”

黄忠笑道:“我不过一猎户耳,胡乱开得几弓,倒是将军年纪轻轻,便练就一身武艺,让人敬佩,不知将军是何人?”

项翱道:“我乃朱儁帐下项龙飞也。方才那怪怎杀皆不死,待我再加他一戟,以免其再复活。”向前一戟挥去,行尸顿时断为两段,但见其心脏正被巨箭钉于树上,心脏周围有一道符纸已被震得粉碎。

项翱见状了然道:“想来心赃上这符纸便是行尸生死之关键。”

黄忠颔首道:“定是如此无疑。”言未毕,忽不远处一棵树旁一道黑影闪过。黄忠喝道:“何人?”背后巨箭随即射出,直逼那影。但听得“啊”的一声,巨箭与那黑影一同消失在了树丛中。

黄忠抚弓笑道:“此贼已中我箭。”

项翱赞道:“黄兄神射,世之罕见也,何不与我共同讨贼,以安天下黎民?”

黄忠叹道:“我有一子,但体弱多病,正需我照料,我甚爱此子,不便离开,还望项将军见谅。”

项翱道:“黄兄言重了,爱子心切,此乃人之常情,翱岂会不通情理。既如此黄兄当保重,待平了黄巾贼乱,我再来访谢黄兄。”

黄忠抱拳道:“项将军亦当保重,忠恭候佳音,告辞了。”言罢便纵身往山上蹿去。

项翱目送黄忠离去。霎时,朱儁已往营寨领兵来到,见项翱已斩赵弘,大喜,遂一同前往增援城下厮杀的汉军。

张超,徐璆,秦颉三人刚被杀得败退,忽见援军到来,顿时士气大增。贼众见朱儁大刀上挑着赵弘首级,不由大乱,四向奔走。朱儁再与张超,徐璆,秦颉会合,挥兵冲杀,一时斩首无数,贼兵不敌,忙退入城坚守,朱儁等大胜而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