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一个元良

更新时间:2021-09-24 20:16:51

最后一个元良 连载中

最后一个元良

来源:落初 作者:溪忘 分类:灵异 主角:徐将军佟练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溪忘的原创小说《最后一个元良》,主角徐将军佟练,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第一年,她贪图美色,爱上他,一句话姻出百年的冤家。  第二年,他为她拍了照片,照片里有个爱笑的姑娘。  第三年,他诅咒缠身,即将命丧黄泉,她醒来惊觉一场噩梦啊。  第四年,她的佳人从巴西飞回她的心上,鸡飞蛋打,他从她的身旁漂泊到了最远的雪乡。  第五年,姑娘再也瞧不见自己的小乞丐,他带着诅咒去了很危险的地方。  第六年,没印象。  第七年,一对奸夫银妇……***,继续没印象!  第八年,每次分离都如余生已去,她一生中最在意的那个男人找到了诅咒。  第九年,她追到雪乡,背着他在雪地里走了一整个冬季。  第十年,她做了妈妈,他做了爸爸,孩子姓徐,母冯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朝阳斜斜挂在东方的蔚蓝色天际处,咸蛋黄一般,红中透着些许篙黄,像是一抹腮红涂抹在穹宇上。

灿烈的太阳光线逐渐推移,射在人来熙往的行道上,街边绿树垂荫,花团衔簇,斑斑点点的亮光在草叶间隙中如金色铜钱般闪烁。

当金色铜钱完全覆盖在一棵树下的时候,躺着的一道人影翻身起了个懒腰。

睡在树下的是个流浪街头的叫花子,浑身破破烂烂还有一双露着两根脚趾头的脏布鞋,头发像团被抓花了的鸟窝,上面还沾着不知从何处蹭来的鸡毛,太阳一照,脸庞比碳还黑,配上一双澄黑的眼珠,再加上平时笑不露齿,整个就是一黑熊瞎子转世。

但叫花子的牙极白,说起话来就跟羊脂白玉似的,阳光很自然的在牙龈上留一圈斑斓的光泽,令人难以想象这竟是个叫花子的大白牙。

随着叫花子长长打着呵欠伸懒腰,身下压着的一层破报纸也被带起来,风一吹卷被刮到了别处去,然后被拎扫帚过去的环卫工人顺手捡走。

过了会儿,叫花子正倚靠在树下发呆,眼前出现了一双大脚,胖胖的身影堵住了视线。

胖子一手提着装早饭的塑料袋一手捧着个烤地瓜,他知道叫花子喜欢吃,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就一并买了来。

地瓜太烫,胖子单手捧着受不了,呼呼抽气,手忙脚乱的向上抛着。

那边叫花子似乎皱眉,“你干吗呢?”

“没看见吗,地瓜烫手,呼呼——”

胖子忙乱之下,手一抖,竟将地瓜脱手了。

胖子惊呼。

叫花子敏捷地抬腰把烤地瓜接住,皱眉道:“你玩杂耍吗?”

胖子红着脸,将手上的油条豆浆滴溜溜一转,也摆在叫花子面前,指了指道:“徐叫花,这些给你吃了,瞧你这生活美的,困了就睡,醒了就吃,比土皇帝过得都自在。”

徐叫花眼皮抬了抬,舔了舔嘴唇,一把将油条豆浆接过去,先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豆浆,然后手抓着油条啃起来,狼吞虎咽,明显是饿得不轻。

“谢谢。”徐叫花一面啃油条一面头也不抬的说了句。

“这你可别谢我,我可没那闲钱给你买豆浆油条去,要谢你谢我们老大去,她让我送来给你吃的。”

徐叫花吃得满手是油,喉咙里模糊不清的发声,“谢她。”

胖子摸着下巴看着这个叫花子,这家伙在一清斋附近扎根做乞丐已经半个多月了,一清斋格外冷清偏僻,要不是冯宝宝看他可怜,时不时叮嘱胖子把吃不完的饭菜分一些给徐叫花吃,估计早就是徐叫花冻死大街、朱门酒肉臭了。

胖子抬头看见徐叫花头顶树干上挂着一块不太醒目的方形招牌,招牌以花青岩打磨而成、棱角分明曲面光滑,看上去倒是很精致。上面用粉笔春蚓秋蛇的划拉了几个大字,于是顺口念了出来,“专业催债,一百元一次。”

念完,胖子嘿嘿笑了起来,指着牌子道:“哎,我说徐叫花,你还真是个怪人,白菜价催债啊?你别是穷疯了吧,就你现在,谁信你能帮人要来钱啊,到时候被反打一顿还得倒贴医药费的说。”

徐叫花往衣服上擦擦油,抬眼看他,极其自然的说道:“你来,我不要钱。”

胖子张了张嘴,有些尴尬的挠挠头,“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欠老大钱呢……”

砰!

突然,胖子身后响起一声巨响,像是门窗被打碎的动静,转身看过去,看到有人从一清斋里飞了出来。

“你大爷的,才刚走没多会儿,这又整的哪出幺蛾子啊?”

胖子一脸蛋疼的跑回去,回头道:“叫花子你慢慢吃,改天胖爷给你整瓶二锅头开开荤,先撤了——”

胖子赶到店门口的时候,看到一个黄毛正指着店里骂骂咧咧的嚎,“臭娘们儿,你别得意,我们老板要买你的店是给你脸了,今天你再不签合同,以后就别想安生做生意了!”

胖子认出来这是前几天嚷嚷着要买下一清斋的那位大老板的跟班,大老板听说J市马上要土改,一清斋的地皮将会价格飞涨,于是就想用霸王手段买下来,黄毛来回碰了三次鼻子灰,今天居然叫了一帮人来砸店,难怪会被冯宝宝从屋里踹出来。

一清斋里面走出来个面容清丽的女子,双手掐腰,袖子挽到肘上,抬腿踩在被人掀倒在地的塑料凳上,一一点着黄毛身后的十几人,“店是我的,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请你们滚,赶紧!立刻!马上!”

刚才从门里飞出去的红毛从地上捯饬起来,呲牙咧嘴的揉了揉脖颈,骂道:“你特娘的疯婆娘,不应该是我们先动手打你的嘛,你你你……不按套路来!”

冯宝宝眉毛一抬,嘴角撅着嘲讽道:“你丫的看港片看多了吧,你当是黑社会打人,本姑娘再义愤填膺的反抗暴力呢?我又不是傻子,奉劝你们一句,你们啊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凉快去,惹烦了姑奶奶,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嘿,你这死丫头还挺硬,兄弟们,咱们今天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臭丫头!”红毛朝身后招了招手,十几人围了上去。

黄毛瞟了瞟地上,捡起块板砖来同样大摇大摆的跟过去,神气道:“哼哼,敢不给我们老板面子,今天就要你知道知道什么叫……”

砰!

还没等说完,黄毛手上砖头一松,身子像是被牛车顶飞出去,砖头则是斜斜砸在红毛的脚面上,疼得他嗷嗷又叫起来。

“死黄毛,你特娘的扔砖砸我搞毛,疯了吗!”

转身的时候,红毛看到太阳底下一具黄色毛发的身躯斜斜飞出去,被人踹飞五六米远去,摔在马路牙子上晕了过去。

紧接着,眼前黑过来一只大肥拳头,轰——

红毛两眼冒花,往地上一戳,昏死过去。

“哼哼,小样儿,就你们也敢来砸一清斋,也不看看胖爷让不让。”胖子拍了拍手上的灰,正想嘚瑟一下,眼前一见两个身彪体壮的汉子两脚已经踹了过来,扭屁股就跑,“我滴娘诶,老大救命啊,这俩人比我还壮实呢!”

一个光头在后面指挥着,“给我揪住那个死胖子还有臭娘们使劲揍,老板重重有赏啊!”

甫一说完,光头脑门上嗡嗡的被人抡了一下,立竿见影的出了道血印,他瞪大了眼珠子朝身后看过去,红得要逼出血来,“你这……臭小子……”

眼镜倒提着鸡毛掸子跑开了,同样嚷嚷道:“胖子!宝宝!救我啊!这人怎么还能站着啊……”

呼——

冯宝宝脚掌一拧,两条腿从原地弹出去,一歪斜身子侧踢到一人的肚子上,被踢中的人弓腰踹倒在地。她又猛一侧身避过从耳后袭来的一拳,手指攥拳照着对方脑门一砸一磕,把对方打晕过去。

紧接着,又有两人从前面冲过来,冯宝宝十分干脆的踹出两个高踢腿,两条腿如铁鞭般砸在身上,两个人当场就瘫倒在地上。

冯宝宝瞅也不瞅倒地的两人,继续嘎嘣嘎嘣捏着手指头朝光头过去,又有四五人围了上来,一副不信邪的模样。

片刻后,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那四五人被冯宝宝胖揍一顿,个个鼻青脸肿的满地打滚,其中有一个被从人堆里踹飞出来,胖子让了下身子,待他摔到地上,又跟眼镜一人补踹上一脚。

冯宝宝一头焦糖色的短发在太阳底下像是在闪光,碎发有些凌乱,却咧着大大的笑容,“这位光头同志,你打算讨个什么死法?”

光头颤颤巍巍的往后倒退,使劲咽着口水,“大……姑奶奶,姑奶奶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还不行嘛……”

话未说完,只见一抹倩影如幽灵般蹿过来,劲风掀得光头一眯眼,下一秒,身子不受控制的被人举了起来,冯宝宝伸手抓着他扛过头顶,“一个大男人,唧唧歪歪什么,他们都揍过了,就差你的了!”

紧接着,砰地一声,光头被冯宝宝摔在了一清斋门口的台阶上,曝起一圈烟尘。

冯宝宝哈哈一笑,拍着手上的灰去找胖子他们,“哎,你们两个,没吃亏吧?”

胖子嘻嘻笑道:“有老大保护我们,哪儿能吃亏呢,嘿嘿嘿。”

眼镜扶了扶镜框,将鸡毛掸子丢在地上,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你踹我一脚我还你一拳,那是泼皮打架;你卸了我的胳膊,我断了你的手指那是意气用事,咱们现在可是社会主义文明法治社会……”

“快去死——”

冯宝宝跟胖子两人一人白了他一眼,给眼镜脑门拍上两巴掌。

胖子转过头来看着倒了一地的人,突然看到日光照耀下一抹亮光直冲着冯宝宝后背刺过去,亮锦般的刀光划破了风声。

“老大,小心刀子!”胖子嚎了一句。

砰!

当啷——

冯宝宝扭头,突如而至的腿风将眉间的两绺鬓发吹起,就见到秃子握刀的手腕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那人揪住秃子的胳膊往肩膀一搭,拳头在秃子身上快速砸出几下,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冯宝宝听过这种声音,只有骨折的时候才会发出。

她怔怔看着徐叫花丢下疼昏过去的秃子,然后又一脚踢飞小刀,站到了自己面前,黑面白牙,邋里邋遢。

许久,冯宝宝才反应过来,愣愣的道:“谢……谢谢。”

徐叫花看着她,澄黑的眸子里如桃花潭水般,波澜不惊,平静的道:“这店,你不卖是对的。”

“为什么?”冯宝宝有些不明所以,于是睁大了眼睛,圆鼓鼓的,看上去十分可爱。

“因为,你今生今世的荣华富贵,就在这个店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