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影叠叠

更新时间:2021-11-24 00:40:50

鬼影叠叠 已完结

鬼影叠叠

来源:落初 作者:妖火焚书 分类:灵异 主角:白痴张长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鬼影叠叠》的小说,是作者妖火焚书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月圆之夜,死亡的歌声。一桩桩的灭门惨案下所映射的人性的黑暗。传闻当中的魔狱一点点的浮出水面,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我就是其中的那一员。我还记得当时自己踏上找魔狱的征途时那种傻傻呆呆的样子。还歪斜的带着一顶鸭舌帽。在那个最为胆大妄为的年龄,我还记得当时我们亲眼目睹了一条黑色的妖龙!ps:求打赏求推荐呀!作者在这里不胜感谢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咚咚,咚咚!”

火车在轨道上极富有节奏性的相互碰撞声很具有催眠性质,让许多在火车上无所事事的旅客此时窝在座位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我的姥姥和母亲他们坐在我的对面,在我的旁边坐着的是一位高高瘦瘦,留着大背头,略有些发白面膛的中年男子。

这个人看上去长得挺儒雅的,身上穿着十分新崭崭的西服,还打着领带,举手投足间都与我们有着很大的差异,但是我不清楚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和我们坐在同一列的廉价火车上。

并且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个人总是不经意间,在你回头的时候会发现他一直在注视着你,这种感觉说实话,让人感到非常的难受。

我与姥姥在过了两个多小时后,火车很快,到了甘肃站,我们便准备下车了,但就在我经过那男子的时候,那男子却在不经意间往我的手中塞了一张硬纸片。

这个事除却我自己还有那个男子之外,别人谁也不知道,我也没给姥姥说,便匆匆忙忙的下了车。

我们老家位于甘肃省边界的一个小村庄,我们一路上换了不少大巴车,还有三轮车,才将自己搭到了老家的那个小村庄,一下车,只感觉自己置身于万千大山的层层挟裹当中,那种头一次与天地,自然能有如此近的距离的感觉非常的爽,这是一种在城市所体验不到的感觉。

这种空旷,自然,简扑的感觉让我将近几日的不快瞬间一扫而空,让我心中的那些苦痛,落寞与在城市的那些孤独,在这时都纷纷的一扫而光,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跟着姥姥一路穿行在这小街小巷当中,路边的那些景色无不勾起了属于我小时的一些回忆。

到了姥姥的家之后,我借口要去厕所,打算窥探一番那个男子究竟给我的什么玩意儿,这几天的诡异经历此时再多一些诡异的经历也让我深信不疑了,我甚至幻想过这个家伙给我的是一张什么驱鬼专家的名片,但是现实总是让人失望的。

找小姐,请拨打:xxxxxxxxx价格,优惠有保障哦!

“草,这***。”我气得一把就要把那张名片扔进茅坑,但是我的手在触摸到名片的表面时,发现上边还有一道道的笔印。

我又将那张名片拿了回来,朝着自己刚才触摸的地方看去,这才看见在这张纸片的空白处还有一排用圆珠笔写的字,只是略有些淡,如若不注意还看不出来。

“如有需要,请打:xxxxxxx”

又是一排的电话号码,我皱了皱眉头,又想到那个家伙神神叨叨的模样,想了想竟然鬼使神差的用自己的手机记下了这一排的电话号码,这时外边的姥姥叫我,我便将那名片直接扔了,然后走了出去。

在我出来的时候,姥姥手中提着两只大活鸡,在他们的脚上还拴着两根红绳,那两只活鸡此时正在唧唧的惨叫着,仿佛知道他们将面临的命运。

一旁的老爷此时见我回来也迎了上来,我的老爷是一个略胖的老头,长得很富态,他和我姥姥恰好相反,我的姥爷是一个学西医的人,所以他一向对姥姥的那一套嗤之以鼻,但是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姥姥姥爷这一对本就感觉矛盾的人当年是怎么在一起的。

姥爷此时见姥姥手里提着两只活鸡,还对我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燕,你迷信这些也就算了,怎么还带孙子这样。”

姥姥此时一边往我的右胳膊上绑着一根红线,一边道:“这可是佛祖开过光的,你要好好带在手腕上。”在听见姥爷不满的声音之后斜瞥了一眼老爷之后道:

“你还这样说,你年轻的时候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我的姥姥终究没有再说下去,看她的样子这仿佛是一个天大的秘密,话刚到这里马上就停了下来,姥爷听了之后,原本想说什么也停了下了,皱了皱眉而后摇着头叹了口气。

“你把这两只活鸡提到你刘叔他家去,在他家门口记着扣三下门,就说是燕子推荐你过来的,你刘叔到时候会见你的。”我的姥姥道。

“哦!”我也没多问,便准备走,但却被姥姥一把拽住道:

“现在先别去,等天黑了再去,你刘叔这人一向是天亮睡觉,天黑才开始工作的。”

姥姥嘴中的这个刘叔,说实话在我的印象中也没有这个人,第一次听到时就是当时还在家的时候,姥姥叫他刘大师,我姥姥这人看人一向标准很高,能让她都出言这么赞颂的人,想来也应该有上几分的本事,总之,自从这两天种种在我身上的诡异经历发生之后,已经完全的颠覆了我以往的世界观。

“不过一个神棍,”这时姥爷在一旁背着手看上去颇为不屑的说道,姥姥没有理会他,姥爷又道:“春鹅回来没?我看看她病怎么样了。”

“还不是那样,在里屋呢。”我姥姥听了此话之后,看上去神情也有些悲伤,毕竟任谁的女儿遭受了这个境遇只怕是心里也不好受。

“唉,我当时就说那个人不行,不行,春鹅硬是要给我犟来犟去,这下倒好,看她成了什么样子。”姥爷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还提他干什么,孩子都还在这里呢,真是的。”姥姥在一旁没好气的说道。

姥爷听完之后,虽然气还没消,但是碍于我在这里,也便不再说了,脸色却还是十分难看,而后便去了里屋,看上去是去看我的母亲了。

我姥姥的家是一个不算大的庭院,农村的家大同小异都是这样,楼房非常少见,多数都是一个不大的庭院,里边有着不少的屋子。

姥爷进去之后,姥姥在我旁边道:“别听你姥爷的,他就是个倔脾气,说的都是气话。”

我没说什么,但是我也知道姥爷他说的都是实情。

“对了,长辉,你饿不饿,我去给你煮碗面吃去,在家这几年姥姥也知道你过得不容易吧,肯定吃不上啥好的东西。”姥姥转移话题道。

说实话这几年自从家里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哪里吃过一顿好的饭,都是一些泡面什么的东西,吃的人直反胃,但是为了填饱肚子也不得不吃那种东西,一个人本就不容易了,还要带着我这个半疯半傻母亲,可想而知。

其实本来这种日子过惯了,苦痛都往自己的心里咽,感觉也就没什么了,但是此时姥姥一说,心里的那种曾经的苦却是再次不可抑制的翻涌了上来,同时在听到这句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听到过属于自己的一句关怀之后,我的内心猛地一震,鼻子一酸,泪却是不可抑制的滴落了下来。

姥姥此时见我直接哭了,笑了声道:“哭什么,傻孩子。”而后便将那两只活鸡扔到了一旁,去厨房做饭去了。

我们出发是从早上的八点开始的,一路上的颠簸一直到现在到了姥姥家都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半左右了,说不饿那是假的,我坐在这个伴随着自己童年长大的小庭院当中,一时间倒有些感慨。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生活的重担过早的压在我的身上,在就让笑这种东西离我太远了,只能是多了一些如同像大人那般的感伤,和对生活的无奈。

正在我感伤的劲,突然从里屋传来一阵女孩的嬉闹声,我疑惑的向着那个方向看的时候,却看到一个打扮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里屋跑了出来。

她穿着蓝白色的衣裙,竖着一头马尾辫,细长的两条小腿上还套着纯白的丝袜,身形看上去很瘦小,白嫩的脸蛋还略微带着一些腮红,看上去十分的讨人喜爱,如同一个熟透的大苹果一般,此时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上去才四五岁左右的小屁孩,两人看上去正在嬉戏玩闹,此时那小男孩一把抱住了他的姐姐,冲着那女孩嬉笑着。

那小女孩如同琉璃般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里边多少包含着些许对于生人的惧意,我还是头一次看见打扮的这么俊俏的姑娘,脸蛋旁还带着些许粉嘟嘟的婴儿肥,这让我这个猥琐大叔一时拘束的连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彤彤,洋洋,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你哥哥。”这时姥爷从里屋走了出来,冲着那女孩叫到。

那女孩听了我姥爷的话之后愣了下,而后才睁着略有些好奇的大眼睛朝我慢慢走了过来,倒还是那个小男孩很皮,一点也不认生人,一把朝我扑了过来,抱着我口水都留在了我的身上,嬉笑着叫着:“哥哥、”

我一时有些尬,但还是摸了摸那小男孩的脑袋,道:“好弟弟,好弟弟、”

姥爷的话也让我知道了面前这俩人是谁了,我还记得当年上初中的时候,来姥姥家我的这个小妹妹还在学爬,没想到一晃眼六年过去了,我这小妹长得都已经这么讨人喜爱了起来,看她年龄已经有个八九岁左右了,相较于这个好弟弟,我倒是对我这个好妹妹兴趣更多一些。

“彤彤,呃,还认识哥哥不?”我他妈真的是猥琐,我敢肯定现在自己就完完全全跟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拿着一根棒棒糖在哄骗小萝莉一般,连我自己都这样感觉了,更何况别人。

那小女孩认生,一点也不买我的帐,毕竟女孩的思想一般来说都很早熟,可能说是一个像她这么大的男孩可能还啥都不知道,很好骗,但是女孩心思一般都很慎秘,绝对不可能像那些动画片里说的一样,一根棒棒糖都能他娘的拐走一个小萝莉去。

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很好奇的打量着我,叫到:“叔,哥哥,你多大了。”

“我的妈,我的天,我明明还是一名年方十八正值青春年少的美少男,他娘的竟然被别人叫叔叔,再坚强的人格此时都要崩塌了,”

我强忍住自己想要把面前这个小女孩狠狠捏在手中蹂躏一番的龌龊想法,强令自己挤出一丝笑容,道:“哥哥今年十八岁了,妹妹,你多大?”

“哦,我今年八岁了啊,都已经上五年级了呢。”那小女孩嘟着肉呼呼的小脸蛋冲我甜甜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脑此时就是浮现出了功夫里边包租公说的那句话,“过来叔叔给你量身高啊!”

“靠,好吧,我承认我很猥琐,而且还是那种只感在心里想想,不敢付诸行动的猥琐,连我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了起来。”

说实话,我的妹妹确实长得挺高的,而且很瘦,不像别的女孩,这么小的年龄都长得很胖,她大概有一米二左右那么高吧,总之这也是我心里估计的,但是我坐着的话,能和她基本算是平视,而且一点也不违和。

“恩!”我点了点头,装出一副长辈对晚辈关怀的正人君子的模样,而后十分自然的抬起右手,轻轻的摸了摸那女孩的头。

“该死,我竟然有了某种反应,我他妈真不是人,”感受到下身的反应,我骂了一声自己之后,马上收回了手,感觉自己十分的尴尬。

我的妹妹没有管我,在我旁边轻声道:“哥哥,我去玩了。”一边说着,又重新的嘻嘻哈哈的和那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庭院当中嬉闹了起来,我望着他们两在他庭院当中的嬉闹,神情略有些伤感。

我又想起来了那天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这时姥姥已经在厨房忙活完了,她给我端出来了一大碗的面,那股独特的香味在就将我的食欲牢牢的勾引了出来,腹中顿时如同打鼓一般的叫了起来。

我几乎是狼吞虎咽般的将那碗面风卷云涌的消灭,就连一旁嬉闹的两个小孩都被我的吃相吓到了,但是说实话,这么多年,出了偶尔去外边吃一趟之外,我好久都没吃到过这种家里自己做的面,那种感觉只感觉是魂牵梦萦的。

姥姥给我端了两碗面,而后将剩下的两碗端到了里屋,和我母亲吃,我在外边足足吃了两大碗面条,才十分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很久都没有吃的这么满足过了。

那小女孩也是好笑,此时见我吃的十分满足,倒是十分有意思的过来端着我吃过的碗,向着厨房走去,我问她做什么的时候她竟然说帮我洗碗,让我哭笑不得。

我拍了拍她,接过她手里的碗道你这丫头,哪能干这种粗活,再说了,你怕是还没个洗碗的池子高吧,在接过碗的时候,她那白嫩肉呼呼的小手和我的手完整的成了一个对比,

我的手指非常的宽大,而她的小手在我的手中看上去十分的小巧,就和一个小玩具一样,十分好笑。

我的妹妹此时睁着萌萌的两个大眼睛,看着我抢去她手中的碗,在哪里俏生生的站着,我直接便去了厨房将碗洗干净了,而后放在柜橱当中,只是令我惊讶的是,我的妹妹的也跟着我跑了进来,我不知道她是单纯的不爱跟我说话,还是本来就不爱说话,站在那里背着两个小手,俏生生的立在原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