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海无碑

更新时间:2021-11-24 00:43:48

北海无碑 已完结

北海无碑

来源:落初 作者:公子谣言 分类:历史 主角:楚沉毓裴尘东 人气:

公子谣言新书《北海无碑》由公子谣言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楚沉毓裴尘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有全九州最好的计谋,灭齐国,覆北燕,为太子力争平地。可与他频频作对,将他从将军之位拉下来的人,竟是死后重生的……。且看他如何使用阴谋论,如何扭转乾坤,借着一场场血腥幸免于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衍和楚沉夏一路疾行,走到溪边,刘衍看到地上躺着的几十具尸体,心里一震。他的将士,挥刀战马,浴血奋战都没有死,可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

右卫将军王镇看到刘衍,忙起身道:“殿下,这些都是我营中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他们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

刘衍向前走了两步,正要蹲下去,却被王镇拦下,他语气颇多沉痛:“他们死相残忍,殿下还是不要看了。”

“笑话,我征战沙场什么惨样没有见过?”刘衍低骂了一声,即使是做了心里准备,在翻过尸身看到糜烂的正脸时,还是不由得一惊。

对于他们这种铮铮铁骨的汉子来说,死并不可怕,不过是一刀子的事情,可谁也不愿意死前还要受那么多的折磨。

王镇重重叹了口气:“有看到的士兵说,他们发了狂的抓挠自己的脸,露在外面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好的。最终还是饱受折磨死去了,陈大夫说他们是中了毒,中了什么毒却查不出来。殿下,我军中一定是混入了鲁国的Jian细,鲁国的人都狡黠Jian诈,假意投降假意求和就是要将我大宋军队搞垮啊!”

刘衍起身背对着他,目光沉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镇等了一会,见他不说话,急道:“殿下,殿下应当机立断啊,将混在军营中的鲁国人全数杀死,以绝后患啊。现在心软,到时候死的就不止是我营中的几十个兄弟了啊!”

刘衍转身凝目看着楚沉夏,缓缓问道:“你觉得如何?”

楚沉夏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淡淡道:“当然不行。”

王镇一愣,十分意外地转向楚沉夏,他居然用这样的语气和殿下说话,重点是殿下的脸上并无半分怒意,倒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刘衍也早已意料到他会这么答,于是催促道:“你有什么想法就说,不要每次等我问了你才说。”

听他这么说,楚沉夏索Xing直接进入话题:“是,殿下不必着急,我方才问过了,这六十七名士兵与另外二百多人一起吃的晚饭,所以并不是在饭菜上中的毒。”

刘衍点头同意他的说法:“我也是这么想的。”

因为天气太冷,两人说话时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白气,楚沉夏眼眸一紧,望向不远处的军营,轻声道:“当务之急,是查清他们中的是什么毒?”

眼风扫到王震似乎想说些什么,连忙抢在他前天道:“殿下,永明公主的随身医女孙半容应该知道此毒是什么。”

刘衍听到孙半容三个字,脑海浮出她面无表情的脸,不解道:“为什么是她?还有你又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殿下应该知道徐氏家族吧,这位孙姑娘就是徐熙老爷子唯一的徒弟。”

徐氏家族是宋国无人不知的医药世家,徐熙的两个儿子都被请进宫专门为皇子们治病,大儿子徐道度因为有脚病不能行走,皇帝派六皇子庆王亲自带兵将他接来皇宫。就连鲁国也亲自派人来请徐熙的爱徒出山为公主治病,可想而知,徐氏家族的地位是相当瞩目显赫的。在这个乱世,大夫都是举足轻重的,人们宁可得罪官兵,也不会去得罪一个大夫。

刘衍有些惊讶,回想她的行为又觉得确实在情理之中,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我这就去请孙姑娘来。”王震十分着急地开口,得到刘衍肯定的眼神,脚步匆匆奔向了军营。

刘衍眉头微皱,回来走了两步,眼眸猛地一抬,发问道:“那你又是什么人?”

“殿下疑心我?”楚沉夏怔了怔。

“你自己不知道吗?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你只是个普通士兵的,普通士兵敢这么对我说话?”刘衍的目光牢牢锁在他的脸上。

楚沉夏连忙躬身行礼道:“是我太没规矩冒犯了殿下,我会改的。”

刘衍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我介意的不是你的态度,就算改了又如何?你内心的想法会因此消下去一分吗?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费尽心思接近我究竟想做什么?”

楚沉夏一早就想到他会这么问,等了这么久他终于还是问了出来,于是干脆道:“我做这么多的事,想方设法接近殿下,是为了有机会接触朝堂,为我至亲沉冤”

刘衍眉间一跳,想起多年前的一桩惨案,胸口一闷,正要说些什么,王震已经赶过来了。

孙半容目光在尸体上略微一瞥,欠身行礼道:“殿下。”

“不必多礼,劳烦半容姑娘去看看了。”刘衍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只觉得面前的女子虽不爱笑,一张脸倒也不让人觉得冷冰冰,行事作风不卑不亢看着也舒服,偏偏整个人给人一种莫名的疏远感。

半容越过刘衍朝尸体走去,眼风看到静默在一旁的楚沉夏,不由得偏头去看,对上他冰冷的眼眸,心里一惊,连忙加快脚步走到尸体前。

刘衍看着她毫不介意地翻开尸体,在尸身上摸来摸去,抽了抽嘴角道:“原本这种事情是不该由女子做的,辛苦孙姑娘了。”

半容听到他从半容姑娘转为孙姑娘,翻着尸身的手一愣,忽然受惊了一般将手缩回,疾步走向刘衍。

没有表情的脸终于惊慌了一回,语气焦灼道:“还有谁碰过这些尸体了!立刻到我面前来!”

“怎么了?”刘衍看着她这表情,心知事情不太好。

“殿下,这些人是被一种名为疥虫的毒虫钻进了皮肤,全身发痒溃烂而死。如果谁碰了这些尸体,我不保证会不会有疥虫钻到触碰者身上。”孙半容指了指那堆尸体道,“即刻将尸体焚化,告诫士兵不要靠近溪水一带,这里有许多的疥虫。”

在场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士兵高喊着殿下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喘着大气道:“殿...殿下,军营里也死人了。”

“快过去看看!”刘衍想也不想就往军营走去,王震连忙上前拦住他,低声劝道:“殿下!刚刚你也碰了尸体了,让大夫看一眼吧!看了我们才能放心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还有什么脸回金城啊!”

刘衍回头看了一眼半容,半容肯定地点了点头:“殿下要是真碰了那些尸体,还是让我看上一眼比较稳妥。”

说完这话,半容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刘衍想也不想便将衣袖挽起。孙半容看到他满臂的伤疤,目光一跳,倒不是看到这么多伤疤被惊到的,只是想不到面容如玉,看似养尊处优的顺王殿下竟然真的拿命在守这个国。

温热的手臂触碰到半容冰凉的手指,刘衍不由得微微一颤,半容斜斜看了他一眼,仔细拂过他手臂的每一处,又轻轻摁了两下,才道:“并无异样。”

“嗯,我先过去看看,你替这里触碰过尸体的将士看完就过来找我。”刘衍手臂一甩,袖子就掉落下来,目光在她脸上落两回才收起。

“殿下记得告诉其他将士,万万不可触碰尸体。”半容一面在王震手上摸索,头也不抬地说道。

刘衍微微点头便匆匆走了过去,楚沉夏眼眸微紧,盯着孙半容看了一会,孙半容下意识地偏头撇了他一眼,淡然道:“你碰了吗?”

明明没碰,不知怎的,楚沉夏脱口而出:“碰了。”

王震诧异道:“什么时候碰的?我怎么没看见?”

楚沉夏眉毛一扬,笑道:“我碰过殿下了。”

半容目光落回到王震手臂上,不再说话,王震当即反驳道:“大夫都说了殿下没事,你碰了殿下会有什么事?”

楚沉夏淡淡一笑,目光越过半容,落在昏暗的林子里,眼眸时沉时浮,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要干什么?”王震看着半容掏出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比划着,心里不由得一震。

楚沉夏打趣道:“我猜这位大夫是要替你刮骨疗伤呢。”

王震脸色有些难看,咬牙道:“那大夫你下手快些,我怕我撑不住。”

半容撇了一眼楚沉夏,笑出声来:“好,我快些。”

王震一听即刻紧闭着眼,半容朝一个举着火把的士兵轻轻招手,匕首在火苗上烤了一会,在原来的伤口上滑裂开来,黑色的细足一惊,往里爬了一爬,半容解下他身上的酒囊,斜斜看了一眼额间布满汗的他。

手一翻转,酒囊中的酒一下子倾倒在他的手臂上,顺着伤口流进血液,那只拇指大的疥虫惊慌失措地从皮肉里爬出来,被酒水冲到草地,蜷在一起没有动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