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战世界史

更新时间:2022-09-22 13:37:02

宋战世界史 连载中

宋战世界史

来源:黑岩 作者:著作佐郎 分类:历史 主角:李宁宋 人气:

主角是李宁宋的小说《宋战世界史》此文是著作佐郎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繁华安逸,让人爱上皇宋!积贫积弱,让人为之心忧!而当不属于这个时空的挑战悄然来临,生活在岁月静好里的人们,又该怎样踏上负重前行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夜无眠!

佛晓将至的时候,庞籍的家丁们终于为他带来了些许好消息。

有鉴于这股贼兵来势凶猛,周围的驻军在接到消息之后,就已经向泉州城附近集结。

只是宋朝兵制,各部互不统属,且一贯奉行小大相制的原则,以至于群龙无首,宛如烂泥一摊。

不过,当他们听说庞籍这位转运使就在附近的时候,当即就找到了主心骨。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并在凌晨时分汇聚成了一股强大的洪流。

安排仿真的过程是复杂的,以至于军事爱好者李宁都没看懂。但另有一事让他欣慰不已,手握复合弓福建弓手们,也已经严阵以待。

虽然李宁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招募弓手的命令,好像是在十几年之后的庆历年间……怎么现在就有了呢?

这期间,难道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吗?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已经将军阵布置妥当的庞籍,兴奋的快步走到他跟前说道:“先生快看,这军阵可堪一战否?”

李宁瞥了一眼,立刻竖起大拇指说道:“醇之公真是好手段!”

“哈哈哈!不是老夫吹牛,倘若有个十几万大军,照样能摆出个平戎万全阵来。”

李宁险些一口海风呛死。

所谓平戎万全阵,是当年宋太宗亲自御创的一套阵法。总共需要士兵十四万人,因为规模实在太过宏大,以致阵型首尾不能相顾,因此还特意设置了二百多名所谓“望子”,充当瞭望手的角色。

但即便有了高空侦察兵,十四万人的阵型依旧过于混乱和密集,不但影响军令的传达,同时也严峻的考验了宋朝的指挥体系。

而宋朝的指挥体系本身就是一个奇葩。首先是军官识字率低,打仗向来都是野路子。开国初年的时候,毫无人数优势的骑兵逮着辽国主力狂揍不止,是而有了满城和雁门关大捷。不过,这也造成了他们和文臣指挥习惯的根本不同,而文臣往往充当军队的统帅,因此造成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局面。

在这种局面之下,万人规模的智慧已经相当成问题,遑论十四万人的巨阵!

所以,所谓的平戎万全阵,虽然真实地出现在历史上过,但最终结果几乎是百战百败。

所以,这个阵型在李宁这里的评价,只有一声嗤笑。

庞籍有些不满,问:“先生笑什么?”

李宁明显的感受到了这种不满,只好胡诌道:“咱们又不真动手,何必那么大阵仗。”

早就猜到他不是真动手的庞籍,自然也打消了不满,但他也不免好奇道:“那先生准备如何退敌?”

“虚张声势以慑,明利匿害以诱。”

这话说得新颖,庞籍先是一愣,而后就笑道:“原来是忽悠他们走啊。”

“是啊。就是我这忽悠水平有限,所以才劳烦众位乡亲了。”

“先生真是客气。”庞籍笑道,“左右也得防范,倒不如先集结起来。要是谈不成的话,那就……”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喧闹!

李宁定睛一看,原来是马其顿军队正在集结。

那极富特色的萨里沙长矛,此时已经黑压压的指向天空,仿佛乌云坠落在地面。

李宁向庞轻笑了两声,后者立刻会意,向旁边的几名乡兵军官挥了挥手,接近八千人的方阵开始缓缓移动。

他们没有萨里沙长矛,但前行不久之后,弓手们就在李宁的命令之下,用一轮齐射彰显了复合反曲弓的威力。

由于“胶漆之材”,尤其是动物角和筋的使用,使得复合反曲弓拥有更大的弹性、更坚实的受力结构,甚至更舒适的握持感。凡此种种,都大大提升了弓箭的射程和准确度。

有这样优良的武器,宋朝当然会着重培养其使用者。因此招募弓手在北宋时期是很常见的事情。

毕竟弓箭手培养起来相对简单,容易速成,只要不射中自己的脚面就行。但厮杀格斗的招式,却要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才行。

果然这一轮齐射过后,虽然因为臂力的缘故,箭矢飞的并不怎么远,但对面的马其顿步兵方阵还是吓了一跳。

宋朝弓箭的射程一般在150米左右,但如果换成弩的话,起步就在200以上。

至于最远射程到哪里,由于“学术界还在激烈争论”,所以先给他一个上不封顶吧——澶渊之盟缔结前,张环(待考)射死萧达凛的那一箭,相传(网传)就有千步之遥,约合一千五百米。这个,恐怕还不是宋朝弓弩的极限射程。

毕竟在南宋时,魏丕就把三弓弩的射程增加到了一千步——《宋史·魏丕传》有实锤记载。而八牛弩的结构更为复杂,动辄需要数人乃至十数人转动绞盘,其威力,当在结构简单的三弓弩之上。

一千步——1536米是个什么概念。著名的毛瑟98K,最大射程1500米,有效射程800米。600米外可以穿胸,300米方有爆头之把握。总之,穿越者落地一把98K,是无法在澶州城外干掉萧达凛的。

而更富特色的M200狙击步枪,采用特制子弹和手动枪机的操作方式,也只能做到两千米的有效射程。

当然,这玩意儿的准确度就可怕了。如果落地有一把,别说萧达凛,萧太后说不定都干掉了。

当然,亚历山大也不在话下。人家太后躲在大营里不出来,亚历山大可是动辄就会冲锋在前的。干掉他的机会,多得不胜枚举。

不过,这位老兄今天可不敢冒失了。

敌人一阵箭雨黑压压的腾空而起,直接覆盖了两者之间以三分之一的距离。更糟心的是,有几架接近扭力投石机的东西,分明把弓箭射过了半场。

“停止前进!”亚历山大命令道。

“陛下,是对方在前进!不是我们。”阿明塔斯提醒道。

打惯了胜仗的亚历山大显然有些不太适应。而这时候,不甘寂寞的泉州城也做出了他们的表演——一阵箭雨从城头上发出,其中几支直接戳进了亚历山大的步兵方阵里。虽然小巧的圆形盾牌挡住了几支,但也有几名士兵受伤甚至战死。

李宁皱了皱眉。这帮混球昨天怎么不动手?非得等到今天出来添乱!

庞籍也有些恼火。他命令部下用号角与对方联络,一阵比呜呜祖拉要深沉许多的声音过后,泉州城上终于知悉了庞籍的身份和意图,当下也不再作声。静静地准备援兵以应万全。

庞籍也终于可以纵“驴”出阵——南方缺马,福建又多山,驴子是货运的主要工具。作为商人的蒲亚讷,自然在庄园里准备了许多。

和很多人的想象不一样的是,马其顿也是个缺少优良马种的国家。但他们的马匹还是要比驴子大一些。若不是年近五旬的庞籍风度翩翩,恐怕压力山大早就有了轻视之心。

他见对方冲他挥手,又没带几个随从,于是命令阿明塔斯的骑兵追被接应,自己则带着几名亲信走上前去会话。

之所以可以会话而不是继续笔谈,是因为李宁等人把林卡斯人亚历山大捆成了粽子,拿他当做村头大喇叭与对方交流。

以下是大宋帝国与西方文明的第一次官方交流。

“尊敬的亚历山大国王陛下。您为什么无故侵犯我们的国家?我们与马其顿相隔万里,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相隔万里?这话让亚力山大莫名其妙。

阿明塔斯明明向他汇报说,已经找到了来时的路,这证明他们就在小亚细亚,距离老家希腊并不遥远。

“这位和蔼可亲的老者,我想你有什么东西弄错了。波斯人抢占了我们在小亚细亚的城邦,我们此行,是秉持着争议和仁慈来拯救同胞的。”

这是东征初期的标准外交说辞。既符合了事实,又掩盖了雄心。

“但这里不是波斯,而是波斯以东的地区。您确实来到了万里之外,难道您就没发现什么异常吗?”李宁上前,直接用蹩脚的希腊语说道。

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语言天赋确实很高。在别人备战的时候,他用一个晚上和希腊士兵们交流,竟然很快的掌握了古典希腊语。

亚历山大听懂了,他身后的士兵们也是。

——哦,原来伟大的战神阿喀琉斯,竟然把他们送到了波斯更东的地方。这真是神奇,恐怕只有战神阿喀琉斯才能做到。

然而他们的国王却很尴尬。他知道,自己早就发现了异常,但为了不让士兵们产生过多的怀疑,他向士兵们撒了谎。如今谎言被戳穿,他的威信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好在,身后的士兵们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这让他稍稍安心。

但旋即就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李宁刚才说到的“异常”。

那道光幕。

如果这真是万里之外,那么光幕就是罪魁祸首。

他还记得,阿明塔斯穿越光拇指猴就回去了,托勒密则没有穿过,带回来的就是截然不同的情报,以至于让他觉得自己的部下受到了欺骗。

而且,他在受骗之后的愤怒,好像也为他招来了一场严重的失败。

看看林卡斯人亚历山大,那个和自己同名的家伙,如今狼狈地被捆在那里,丢尽了希腊勇士的脸不说,也充分证明了两者的实力差距。

再想想刚才的弓箭,亚历山大豁然觉得,或许这是一个比波斯更加强大的国家。

既如此,在消灭波斯之前,他自然没有必要招惹另一个强敌。

因此他忽然转变态度,并向对方送上了阳光般的微笑:“对不起尊敬的老者,看来是我弄错了。”

身后的随从们一阵轻笑,对面的李宁也放下了悬着的心。

庞籍看到年轻人的脸色变化,知道又该自己出场了。

“如此,我方将放回所有俘虏,并为他们提供医疗。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也可以用自己的医生。这是我们的诚意!”

亚历山大忽然面前一亮,忍不住赞叹道:“这可真是个仁慈的国度!”

后面的随从们立刻一阵附和。他们不是拍马屁——这不是希腊传统——他们和国王有着相同的价值观,自然觉得国王说的有道理。

但庞籍的话还没说完;“但,你们得放缓我方被掳掠的人口。”

最后还重重的补充道:“尤其是女人!”

希腊各城邦的军事制度并不相同,但马其顿无疑是其中很差劲的一个。他们的军队里允许女人随行,劫掠行为更是经常被他们的统帅们所放纵。

所以昨天晚上这帮人的行为是不难猜测的。

而庞籍之所以有这样的要求,自然也是李宁所授。

另一个方面,乡兵们之所以集结的如此之快,也是因为这群人带来的恐惧实在太大。

其实,亚历山大也是心中有数的,要不然,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多年的教育岂不是喂了狗?

所以,他很痛快的答应了庞籍的要求,并迅速的吩咐部下去执行。

而此时,庞籍则受到了李宁塞过来的小纸条。

“光幕,可来,则可再来。”

庞籍脑海中嗡的一声响,这个威胁就太大了。今天他们侥幸得胜,但万一对方去而复返,就不知是否还有这等幸运?

顾及此处,庞籍忍不住问道:“如何是好?”

“一,筑城以控。二,整军备战!”

庞籍立刻明白了,但也忍不住黯然神伤。想不到,大宋竟然会在他的辖区与敌交战。那么福建的百姓……

见他面色忧郁,李宁不禁慷慨陈词道:“欲谋一世之安宁,岂有不修武备之道理?”

这道理庞籍当然懂,但李宁这个年轻人,说话未免有些硬气,之前是看他有学识,才对他各种尊敬,但现在,庞籍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

好在李宁也知道轻重,当下缓和语气,并且用比喻的手法说道:“域外有蟒曰眼镜蛇。每御敌,昂首而立,颈膨舒张如扇,且嘶嘶鸣叫不止。敌常慑于其凶而退。然其其牙中藏毒,涓滴入体,则立毙当场。盖外表之凶悍,不过雕虫小技耳。今我等以雕虫小技退敌,有失举纲张目之明,反有本末倒置之忧。皇宋之毒,远不及此蟒,当修炼之。”

这话实际上没什么营养,至少内涵上与之前一样,相当于说了句废话。只是因为情绪激动,用上了文言文。倒是其中眼镜蛇的陈述,颇让庞籍觉得新奇,不由自主的便记了下来。同时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皇宋这条蛇武装到牙齿。

当然,这首先得得到皇帝的许可。

刚好,如此重大的事情,也该让朝野上下有所知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