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致异类

更新时间:2022-09-21 11:26:01

致异类 已完结

致异类

来源:时阅 作者:释疯 分类:其他 主角:小叔麦田 人气:

经典小说《致异类》由释疯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叔麦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从小就爱做奇怪的梦的女孩,在成长中一面得到一面失去。去争取,又流放自己;流放自己,又拼命呼吸。 简洁和异类,和贝加,和徐笑,和文烈,每一场相遇都是偶然!每一场相遇又似乎注定! 我们一生遇见的人太多,有的人匆匆而过,哪怕一场交集,也仅仅走进你的生活;而有的人,注定是你生命的朱砂,他像一场神圣的仪式,轻而易举便走进了你的生命,甚至,灵魂。 所过之处,满城烟雨。 铭记于心的终究会相忘于江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贝加的突然表白让简洁觉得很苦恼,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贝加怎么会喜欢自己。

简洁天真狭隘地认为,谈恋爱首先要具备的几个条件就是:有颜有料有经济!也就是说谈恋爱是俊男靓女们的事情,是青春偶像们的事情,是有钱人的事情。

至少,是别人的事情。

而作为相貌平平的普通人,到了适婚的年龄,找个旗鼓相当的人把婚一结,该生娃生娃,该养家养家,就行了。

普通人生活都扯不伸透,谈恋爱,那就是不务正业。

简洁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并且是个不想恋爱、不想结婚更不想生孩子的普通人。

更何况,

以前贝加是一个让简洁忽略的“沉默到伪成熟的小男孩”,后来却突然“变”成了阳光帅气到令她自惭形秽,热情好心到让人避之而唯恐不及的大块头。

这也太诡异了。

还有,他们三观不同,简洁想不明白,天鹅怎么会也有想吃蛤蟆肉的?

简洁拍拍脑袋,烦恼到不能自已。

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贝加明白,他们只是同学,是普通朋友,永远也不可能以恋爱的姿势走到一起。

时间一天天过去,贝加死缠烂打,简洁不知如何有效招架,感觉把这一辈子的拒绝都用光到贝加身上了。

十月中旬,系里打回给简洁一张没有加盖县政府印章的证明材料,让她尽快拿回去盖好章然后交回系里。

简洁拿着那张签了字却没盖章的A4纸,无辜懵逼。

回成都,再坐车回县城,盖章,然后返回学校,不论怎么算,都最少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下午去成都,打个旅馆,第二天一早回县城,盖好章,然后返回,快马加鞭,晚饭之前差不多到学校。”

简洁觉得很糟心,一来又要开始不熟悉的长途旅程,最主要的是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住过旅馆。

都说车站很乱,还有各式各样很多坏人……哎!

简洁一想到成都以繁华发达和龙蛇混杂出名的荷花池汽车站,她就觉得内心忐忑、烦躁不安。

“怎么办呢?”简洁苦恼。

“简洁,你男朋友给你留言。”正当简洁为荷花池住旅馆烦恼之际,刘儿朝她一挥手机。

“啊?”

简洁几乎从床铺上跳了起来,脑袋“咚”地一声撞在上铺的横梁上,疼得姑娘直龇牙。

一惊一急,简洁刚要喊疼又被自己给噎住了,一通咳嗽,小脸憋得绯红,好一会儿才能够说出话来。

“我哪儿来什么男朋友啊?”简洁不乐意地嚷嚷。

“自己看,他说他知错了,呃……让你回他信息,别不理他……”

“小两口闹矛盾呢?”刘儿问。

简洁瞪了一眼刘儿,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一看:妈呀!见鬼啊?

“他怎么知道你的QQ?”

“不是你说的吗?”刘儿白了一眼简洁,有些小小的嫉妒地说。“话说这么好的男朋友都被你找到了,真是不容易,知足吧!小女人。”

“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啊?我不是他女朋友!他也不是我男朋友!我们之间……我们之间就没有之间,我们只是很早以前的同学。这男人怎么这样啊?”

又想到贝加之前在所有老同学面前造谣说自己是他女朋友,简洁觉得又委屈又恼怒,恨不能照面儿就给对方一巴掌。

贝加!

简洁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对啊!他不是就在成都嘛!又对市区那么熟悉,找他啊!正好当面跟他说清楚,大家只是朋友,不谈恋爱。

最后请他帮忙找个安全的旅馆。

简洁这一找贝加,简直把贝加乐上了天,不管简洁说什么,还没听完就都统统答应。

“翘课、不考试、翘班……打雷、刮风、下大雨……都去接你,不迟到!不食言!”贝加郑重其事地说。

扔掉电话,贝加兴奋得手舞足蹈,竟然丝毫不嫌恶心地搂着黄博士“么么哒”了一口,也是够了。

十月二十六号,阳光明媚,已经有了一丝秋的味道。

简洁心情很好,她喜欢这样的天气出门,感觉像是在旅行,不由地哼起了小曲儿。

下午的阳光,透过车窗热乎乎地洒在人身上,姑娘刚开始还哼着小曲儿,不一会儿就身子一歪,依着窗户睡着了。

大巴车开到成都高速路收费站的时候压过减速带,“哒!哒”地震了两下。

简洁醒了,揉了揉朦胧睡眼,看向窗外:见鬼,又下雨!

在简洁生命中,有一些情况,若非巧合,科学无法解释:

比如自从简洁远离小镇,每次回家,车开到成都,天就会下雨。

比如简洁上高中的时候住校,每周末回家之前,只要她妈妈算计她劳动改造,天就会下雨。

比如自打简洁记事起,只要简洁很伤心,天就会这雨。

还好一直以来,简洁都喜欢在雨中漫步,她喜欢走着走着便被雨水慢慢淋湿,或者瞬间被大雨湿透的感觉。

那样她可以哭,反正别人分不清她脸上挂着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再后来,简洁每次置身雨中,总是莫名地感动。

但这次简洁紧了紧单薄的衣服,感觉到窗外的凉意,却觉得心情都被濡湿不好了。

破老天!简洁于是在心里小声地咒骂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莫名地忐忑,惴惴不安。

贝加早早地守在荣昌到成都的班车下客处,简洁还没下车,他便已经看见了她,激动地跟她挥手打招呼,并迎了过去。

贝加领着她走出拥挤的车站。

出得车站,人不那么拥挤了,简洁有意识地与贝加隔开一点距离。

然而雨淅淅沥沥,时不时吹过一阵风,冷得简洁直皱眉。

贝加却得意地笑了,觉得老天也是帮他的,于是不由分说,温柔而蛮横地一把将简洁拉进自己怀里,两个人紧裹一件牛仔外套,也没说话,更不松手。

简洁愣了愣,觉得温暖,又有些石化,想要挣脱开来而不得,她觉得心跳加速,有些不争气地脸红,只好埋着脸,不敢仰头看贝加,也不敢看周围的行人。

其实,城市里的人们匆匆忙忙,根本就无心在意贝加的得意,也没有人关心简洁的羞臊不自然。

简洁像个会走路的木头人一样被贝加钳着行走在人群中,没有配合,也不抗拒。他们上27路公交车,过了很久,才在数码广场下车,步行两分钟过十字路口。

“那就是我们学校。”贝加突然停下来,手指向对面。

简洁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那么……小……的大门。”

说完,她不由得尴尬了,这样说太耿直,却不友好厚道。

然而贝加并没有觉得意外:“这里可是寸土寸金,老大。看见那栋楼了吗?21层,女生宿舍!”

简洁意兴阑珊。

贝加只好换个话题,他问简洁:“饿了没?带你去吃饭,吃完饭陪你逛逛。”

简洁赶紧点头,她肚子里早就咕噜噜地闹了好一阵儿了。

一番小小地讨论,他们决定去学校食堂。

“看看你们学校食堂的伙食怎么样。”简洁说。

当然,她觉得学校比外面便宜才是真的。

然而走进学校,简洁便后悔了。

简洁不让贝加拉她的手,于是贝加把外套让给她披上,和她并肩而行,一路上尽遇到他的朋友。

贝加成了人来疯,各种主动给对方打招呼。

然后,

“你女朋友?”

“嗯!”

“那谁啊?”

“我女朋友!”

“我不是你女朋友。”简洁生气了,小声地强调。

贝加却假装没有听见,依旧看着熟人就乐呵呵地打招呼,十足的人来疯。

吃过晚饭,贝加陪简洁逛街,一路上兴高采烈,像吃着糖果逛花灯的小孩子。

简洁只觉得没趣,焉儿耷耷的。

简洁内心快要崩溃,她发现根本就和贝加说不清楚,反而越描越黑。真成了她简洁巴巴地来看望贝加。

“我晚上住哪儿?”简洁问,她现在只想静静,想结束这毁三观的一天。

“师大附近旅馆比较多,环境不错,价格还便宜,离这儿不远,坐几分钟公交车就到了。”贝加说。

贝加领简洁去到一家旅馆,开了一个单间。

简洁走到房间门口,突然停了下来,她转身看着身后的贝加,突然感到铺天盖地的紧张与尴尬,似乎空气都凝固了,令人无法呼吸。

简洁于是不由自主地咬着嘴唇,低头看自己缠绕自己的手指,没有骄傲与冷漠,没有学霸光环的笼罩,只有单纯愚钝、不知所措。

他为什么还不走呢?他应该自己主动走嘛,这样杵在这里多尴尬啊!难不成还打算进屋坐坐喝杯茶?

贝加不可思议地看着这样的简洁。

此刻,简洁与贝加寡女孤男,贝加看她的表情令她不敢直视。

“你……”简洁看看贝加,又看看楼梯口的所在,终于开口逐客,“我……”

贝加却一把将简洁抱在怀里,任她越挣扎,他越是无法克制地将她抱得更紧。

“不要赶我走,让我陪着你,好吗?”贝加祈求地看着简洁,眼神渐渐地涣散朦胧,焦虑,浑身炙热,烤得简洁发痛。

“我……不要……”简洁突然害怕了,嘴唇有些发抖,“你……快回学校吧!我……唔……”

简洁还想说什么,贝加却覆住了她的。

简洁却突然觉得一阵难受攻心,她推开贝加,冲进卫生间,竟然“哇哇”地呕吐不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