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鬼谷子注

更新时间:2022-09-22 13:11:46

鬼谷子注 连载中

鬼谷子注

来源:创别 作者:陶弘景 分类:其他 主角:於後 人气:

主角是於後的小说《鬼谷子注》此文是陶弘景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飞,谓作声誉以飞扬之;箝,谓牵持缄束,令不得脱也。言取人之道,先作声誉,以飞扬之。彼必露情竭志而无隐,然後因其所好,牵持缄束,令不得转移。〕

凡度权量能,所以徵远来近。

〔凡度其权略,量其材能,为远作声誉者,所以徵远而来近也。谓贤者所在,或远或近,以此徵来,若燕昭尊隗,即其事也。〕

立势而制事,必先察同异,别是非之语;

〔言远近既至,乃立赏罚之势,制能否之事,事势既立,必先察党与之同异,别言语之是非。〕

见内外之辞,知有无之数;

〔外谓浮虚,内谓情实,有无谓道术能否,又必见其情伪之辞,知其能否之数。〕

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

〔既察同异、别是非、见内外、知有无,然後与之决安危之计、定亲疏之事,则贤不肖可知也。〕

然後乃权量之,其有隐括,乃可徵,乃可求,乃可用。

〔权之所以知其轻重,量之所以知其长短,轻重既分,长短既形,乃施隐括,以辅其曲直,如此则徵之亦可,求之亦可,用之亦可。〕

引钩箝之辞,飞而箝之。

〔钩谓诱致其情,言人之材性,各有差品,故钩箝之辞,亦有等级。故引钩箝之辞,内惑而得其情曰钩,外誉而得其情曰飞。得情即箝持之,令不得脱移,故曰:钩箝,故曰:飞钩箝。〕

钩箝之语,其说辞也,乍同乍异。

〔谓说钩箝之辞,或捭而同之,或合而异之,故曰:乍同乍异也。〕

其不可善者,或先徵之,而後重累;

〔不可善,谓钩箝之辞所不能动,如此必先命徵召之。重累者,谓其人既至,然後状其材所有,其人既至,然後都状其材术所有,知其所能,人或因此从化者也。〕

或先重以累,而後毁之;

〔或有虽都状其所有,犹未从化,然後就其材术短者訾毁之,人或过而从之,言不知化者也。〕

或以重累为毁,或以毁为重累;

〔或有状其所有,其短自形,此以重累为毁也。或有历说其短,材术便着,此以毁为重累也。为其人难动,故或重累之,或訾毁之,所以驱诱令从化。〕

其用或称财货、琦玮、珠玉、璧白、采色以事之,

〔其用,谓人既从化,将用之,必先知其性行好恶,动以财货采色者,欲知其人贪廉也。〕

或量能立势以钩之,

〔量其能之优劣,然後立去就之势,以钩其情,以知智谋。〕或伺候见[山间]而箝之,

〔谓伺彼行事,见其[山间]而箝持之,以知其勇怯也。〕

其事用抵巇。

〔谓此上事,用抵巇之术而为之。〕

将欲用之天下,必度权量能,见天时之盛衰?制地形之广狭、岨嶮之难易?人民货财之多少?诸侯之交,孰亲孰疏?孰爱孰憎?

〔将用之於天下,谓用飞箝之术,辅於帝王。度权量能,欲知帝王材能可辅成否。天时盛衰,地形广狭,人民多少,又欲知天时、地利、人和,合其泰否。诸侯之交,亲疏爱憎,又欲知从否之众寡。〕

心意之虑怀,审其意,知其所好恶,乃就说其所重,以飞箝之辞,钩其所好,以箝求之。

〔既审其虑怀,知其好恶,然後就其所最重者而说之,又以飞箝之辞,钩其所好,既知其所,好乃箝而求之,所好不违,则何说而不行哉。〕

用之於人,则量智能、权材力、料气势,为之枢机,以迎之随之,以箝和之,以意宜之,此飞箝之缀也。

〔用之於人,谓用飞箝之术於诸侯也。量智能、料气势者,亦欲知其智谋能否也。枢所以主门之动静,机所以主弩之放发,言既知其诸侯智谋能否,然後立法镇其动静,制其放发,犹枢之於门,机之於弩,或先而迎之,或後而随之,皆箝其情以和之,用其意以宜之。如此则诸侯之权,可得而执,己之恩又得而固,故曰:飞箝之缀也。谓用飞箝之术连於人也。〕

用於人则空往而实来,缀而不失,以究其辞,可箝而从,可箝而横,可引而东,可引而西,可引而南,可引而北,可引而反,可引而覆。

〔用於人,谓以飞箝之术任使人也。但以声誉扬之,故曰:空往,彼则开心露情,归附於己,故曰:实来,既得其情,必缀而勿失,又令敷奏以言,以究其辞,如此则从横东西,南北反覆,惟在己之箝引,无思不服。〕

虽覆能复,不失其度。

〔虽有覆败,必能复振,不失其节度,此箝之终也。〕〈忤合〉第六

〔大道既隐,正道不得,坦然而行,故将合於此,必忤於彼,令其不疑,然後可行其意,即伊、吕之去就是也。〕

凡趋合倍反,计有适合。

〔言趋合倍反,虽参差不齐,然後施之计谋,理乃适合。〕

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

〔言倍反之理,随化而转,如连环之属。然其去就,各有形势,或反或覆,理自相求,莫不因彼事情,为之立制也。〕

是以圣人居天地之间,立身御世,施教扬声明名也。必因事物之,会观天时之宜,因之所多所少,以此先知之,与之转化。

〔所多所少,谓政教所宜多、所宜少也。既知多少所宜,然後为之增减,故曰:以此先知,谓用倍反之理知之也。转化,谓转变以从化也。〕

世无常贵,事无常师。

〔能仁为贵,故无常贵;立善为师,故无常师。〕

圣人常为无不为,所听无不听。

〔善必为之,故无不为;无稽之言不听,故无所听。〕

成於事而合於计谋,与之为主。

〔於事必成,於谋必合,如此者与众立之,推以为主也。〕

合於彼而离於此,计谋不两忠。

〔合於彼,必离於此,是其忠谋不得两施也。〕

必有反忤:反於是,忤於彼;忤於此,反於彼,其术也。

〔既有不两施,宜行反忤之术。反忤者,意欲反合於此,必行忤於彼。忤者,设疑其事,令昧者不知觉其事也。〕

用之天下,必量天下而与之;用之国,必量国而与之;用之家,必量家而与之;用之身,必量身材能气势而与之。大小进退,其用一也。

〔用之者,谓反忤之术。量者,谓其事业有无。与,谓与之亲。凡行忤者,必称其事业所有而亲媚之,则暗主无从而觉,故得行其术也。所行之术,虽有大小进退之异,然而至於称事扬亲则一,故曰:其用一也。〕

必先谋虑计定,而後行之以飞箝之术。

〔将行反忤之术,必须先定计谋,然後行之,又用飞箝之术以弥缝之。〕

古之善背向者,乃协四海、包诸侯、忤合之地,而化转之,然後以之求合。

〔言古之深识背向之理者,乃令同四海,兼并诸侯,驱置忤合之地,然後设法变化而转移之,众心既从,乃求其真主,而与之合也。〕

故伊尹五就汤、五就桀,然後合於汤;吕尚三就文王、三入殷,而不能有所明,然後合於文王。

〔伊尹所以就桀

〔纣〕者,以忤之令不疑。彼既不疑,然後得合於其真主矣。〕

此知天命之箝,故归之不疑也。

〔以天命系於殷汤文王,故二臣归二主不疑也。〕

非至圣人达奥,不能御世;劳心苦思,不能原事;不悉心见情,不能成名;材质不惠,不能用兵;忠实无真,不能知人。故忤合之道,己必自度材能知睿,量长短远近孰不如?

〔夫忤合之道,不能行於胜己,而必用之於不我若,故知谁不如,然後行之也。〕

乃可以进,乃可以退;乃可以纵,乃可以横。

〔既行忤合之道於不如己者,则进退纵横,唯吾所欲耳。〕〈揣篇〉第七

〔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权,而揣诸侯之情。量权不审,不知强弱轻重之称;揣情不审,不知隐匿变化之动静。何谓量权?曰:度於大小,谋於众寡,称货财之有无。〕

多少、饶乏、有余不足几何?辨地形之险易,孰利孰害?谋虑,孰长孰短?君臣之亲,疏孰贤孰不肖?与宾客之知睿,孰少孰多?观天时之祸福,孰吉孰凶?诸侯之亲,孰用孰不用?百姓之心,去就变化,孰安孰危?孰好孰憎?反侧孰便?能知如此者,是谓权量。

〔天下之情,必见於权也。善修量权,其情可得而知之。知其情而用之者,何适而不可哉!〕

揣情者,必以其甚喜之时,往而极其欲也。其有欲也,不能隐其情。必以其甚惧之时,往而极其恶也。其有恶也,不能隐其情,情欲必失其变。

〔夫人之性,甚喜则所欲着,甚惧则所恶彰,故因其彰着,而往极之,恶欲既极,则其情不隐,是以情欲因喜惧之变而失也。〕

感动而不知其变者,乃且错其人,勿与语,而更问所亲,知其所安。

〔虽因喜惧之时,以欲恶感动,尚不知其变。无此者,乃且置其人,无与之语,徐徐更问斯人之所亲,则其情欲所安可知也。〕

夫情变於内者,形见於外。故常必以其见者,而知其隐者,此所谓测深揣情。

〔夫情貌不差。内变者,必见外貌,故常以其外见而知其内隐。观色而知情者,必用此道,此所谓测深揣情也。〕

故计国事者,则当审权量;说人主,则当审揣情。谋虑情欲,必出於此。

〔审权量,则国事可计;审揣情,则人主可说。至於谋虑情欲,皆揣而後行,故曰:谋虑情欲,必出於此也。〕

乃可贵,乃可贱;乃可重,乃可轻;乃可利,乃可害;乃可成,乃可败。其数一也。

〔言审於揣术,则贵贱成败,唯己所制,无非揣术所为,故曰:其数一也。〕

故虽有先王之道、圣智之谋,非揣情隐匿,无所索之,此谋之大本也,而说之法也。

〔先王之道、圣智之谋,虽弘旷玄妙,若不兼揣情之术,则彼之隐匿,从何而求之?然则揣情者,乃成谋之本,而说之法制也。〕

常有事於人,人莫先事而至,此最难为。

〔挟揣情之术者,必包独见之明,故有事於人,人莫能先也。又能穷几尽变,故先事而至,自非体玄极妙,则莫能为此矣。故曰:此难为者也。〕

故曰:揣情最难守司,言必时其谋虑。

〔人情,险於山川,难於知天。今欲揣度而守司之,不亦难乎!故曰:揣情最难守司,谋虑出於人情,必当知其时节,此其所以最难也。〕

故观蜎飞蠕动,无不有利害,可以生事美。生事者,几之势也。

〔蜎飞蠕动,微虫耳,亦犹怀利害之心。故顺之则喜悦,逆之则勃怒,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是以利害者,理所不能无;顺逆者,事之所必行。然则顺之招利,逆之致害,理之常也。观此可以成生事之美。生事者,必审几微之势,故曰:生事者,几之势也。〕

此揣情饰言,成文章而後论之。

〔言既揣其情,然後修饰言语以遵之,故说辞必使成文章,而后可论也。〕〈摩篇〉第八

摩之符也。内符者,揣之主也。

〔谓揣知其情,然後以其所欲摩之,故摩为揣之术。内符者,谓情欲动於内,而符验见於外。揣者,见外符,用知内情,故曰:符为揣之主也。〕

用之有道,其道必隐。

〔揣者所以度其情慕,摩者所以动而内符。用揣摩者,必先定其理,故曰:用之有道。然则以情度情,情本潜密,故曰:其道必隐也。〕

微摩之以其所欲,测而探之,因符必应。其应也,必有为之。

〔言既揣知其情所趋向,然後以其所欲,微而摩之,得所欲而情必动,又测而探之。如此则内符必应。内符既应,必欲为其所为也。〕

故微而去之,是谓塞窌匿端。隐貌逃情而人不知,故成其事而无患。

〔君既所为,事必可成,然後从之。臣事贵於无成有终,故微而去之尔。若己不同此计,令功归於君,如此可谓塞窌匿端,隐貌逃情,情逃而窌塞,则人何从而知之?人既不知所以息其所僭妒,故能成事而无患也。〕

摩之在此,符之在彼,从而应之,事无不可。

〔此摩甚微,彼应自着。观者但睹其着,而不见其微。如此用之,功专在彼,故事无不可也。〕

古之善摩者,如操钩而临深渊,饵而投之,必得鱼焉!故曰:主事日成,而人不知;主兵日胜,而人不畏也。

〔钓者露饵而藏钩,故鱼不见钩而可得;贤者观功而隐摩,故人不知摩而自服。故曰:主事日成,而人不知也。兵胜由於善摩,摩隐则无从而畏,故曰:主兵日胜,而人不畏也。〕

圣人谋之於阴,故曰:神;成之於阳,故曰:明。

〔潜谋阴密,日用不知,若神道之不测,故曰:神也。功成事遂,焕然彰着,故曰:明也。〕

所谓主事日成者,积德也。用民安之,不知其所以利,积善也。而民道之,不知其所以然,而天下比之神明也。

〔圣人者,体道而设教,参天地而施化,韬光晦迹,藏用显仁,故人安得而不知其所利,从道而不知其所以然,故比之神明。〕

主兵日胜者,常战於不争不费,而民不知所以不服,不知所以畏,而天下比之神明。

〔善战者,绝祸於心胸,禁邪於未萌,故以不争为战。师旅不起,故国用不费。至德潜畅,玄风遐扇,功成事就,百姓皆得自然,故不知所以服,不知所以畏,比之於神明。〕

其摩者:有以平,有以正;有以喜,有以怒;有以名,有以行;有以廉,有以信;有以利,有以卑。

〔凡此十者,皆摩之所由而发。言人之材性参差,事务变化,故摩者亦消息盈虚,因几而动之。〕

平者,静也;正者,直也。喜者,悦也;怒者,动也。名者,发也;行者,成也。廉者,洁也;信者,明也。利者,求也;卑者,谄也。

〔名贵发扬,故曰:发也。行贵成功,故曰:成也。〕

故圣所独用者,众人皆有之,然无成功者,其用之非也。

〔言上十事,圣人独用以为摩,而能成功立事,然众人莫不有,所以用之,非道不能成。〕

故谋莫难於周密,说莫难於悉听,事莫难於必成,此三者然後能之。

〔谋不周密,则失几而害成;说不悉听,则违顺而生疑;事不必成,则止篑而有废。皆有所难能任之,而无难者,其唯圣人乎!〕

故谋必欲周密,必择其所与通者说也。故曰:或结而无隙也。

〔为通者说谋必虚受,如受石投水,开流而纳泉,如此则何隙而可得,故曰:结而无隙也。〕

夫事成必合於数,故曰:道数与时相偶者也。

〔夫谋成必先考合於术数,故道、术、时三者相偶合,然後事可成而功业可立也。〕

说者听必合於情,故曰:情合者听。

〔进说而能令听者,其唯情合者乎?〕

故物归类,抱薪趋火,燥者先燃;平地注水,湿者先濡。此物类相应於势,譬犹是也。此言内符之应,外摩也如是。

〔言内符之应,外摩得类则应,譬犹水流就湿,火行就燥也。〕

故曰:摩之以其类焉,有不相应者;乃摩之以其欲焉,有不听者,故曰:独行之道。

〔善於摩者,其唯圣人乎!故日独行之道者也。〕

夫几者不晚成,而不抱久而化成。

〔见几而作,何晚之有;功成不拘,何抱之久。行此二者,可以化天下。〕〈权篇〉第九

说之者,说之也。说之者,资之也。

〔说者,说之於彼人也。说之者,有资於彼人也。资,取也。〕

饰言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损也。

〔说者,所以文饰言语,但假借以求人於彼,非事要也。亦既假之,须有损益,故曰:假之者,损益之谓也。〕

应对者,利辞也。利辞者,轻论也。

〔谓彼有所问,卒应而对之者,但便利辞也。辞务便利故所。〕

成义者,明之也。明之者,符验也。

〔核实事务,以成义理者,欲明其真伪也。真伪既明,则符验自囗囗符验也。言或反覆,欲相却也。〕

难言者,却论也。却论者,钓几也。

〔言或不合,反覆相难,所以却论前事也。却论者,必理精而事明,几微可得而尽矣。故曰:却论者,钓几也。求其深微曰钓也。〕

佞言者,谄而于忠。

〔谄者,先意承欲,以求忠名,故曰:谄而于忠。〕

谀言者,博而于智。

〔博者,繁称文辞,以求智名,故曰:博而于智。〕

平言者,决而于勇。

〔决者,纵舍不疑,以求勇名,故曰:决而于勇。〕

戚言者,权而于信。

〔戚者,忧也。谓象忧戚而陈言也。权者,策选进谋,以求信名,故曰:权而于信。〕

静言者,反而于胜。

〔静言者,谓象清净而陈言,反者先分不足以窒非,以求胜名,故曰:反而于胜。〕

先意成欲者,谄也。繁称文辞者,博也。策进谋者,权也。纵舍不宜者,决也。先分不足而窒非者,反也。

〔己实不足,不自知而内讼,而反攻人之过,窒他谓非,如此者反也。〕

故口者,几关也,所以闭情意也。耳目者,心之佐助也,所以窥间见奸邪。故曰:参调而应,利道而动。

〔口者,所以发言语,故曰:口者,机关也。情意宜否,在於机关,故曰:所以关闭情意也。耳目者,所以助心通理,故曰:心之佐助也。心得耳目,即能窥见间隙,见彼奸邪,故曰:窥间见奸邪。耳心目三者,调和而相应感,则动必成功,吉无不利,其所无囗囗则以顺道而动,故曰:参调而应,利道而动者也。〕

故系言而不乱,翱翔而不迷,变易而不危者,观要得理。

〔苟能睹要得理,便可曲成不失。故虽系言纷葩不乱,翱翔越越不迷,变易改常而不危者也。〕

故无目者,不可示以五色;无耳者,不可告以五音。

〔五色为有目者施,无目不可得而示其五色。五音为有耳者作,故无耳不可得而告其五音。此二者为下文分也。〕

故不可以往者,无所开之也。不可以来者,无所受之也。物有不通者,故不事也。

〔此不可以往说於彼者,为彼暗滞无所可开也。彼所不来说於此者,为此浅局无所可受也。夫浅局之与暗滞,常闭塞而不通,故圣人不事也。〕

古人有言曰: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言者,有讳忌。众口烁金,言有曲故也。

〔口食可以肥百体,故可食也;口言或可以招百殃,故不可以言也。言者触忌讳,故曰:有忌讳也。金为坚物,众口能烁之,则以众口有私曲故也。故曰:言有曲故也。〕

人之情,出言则欲听,举事则欲成。

〔可听在於合彼,可成在於顺理,此为下起端也。〕

是故,智者不用其所短,而用愚人之所长;不用其所拙,而用愚人之所工,故不困也。

〔智者之短,不胜愚人之长,故用愚人之长也。智者之拙,不胜愚人之工,故用愚人之工也。常能弃拙短而用工长,故不困也。〕

言其有利者,从其所长也;言其有害者,避其所短也。

〔人能从利之所长,避害之所短,故出言必见听,举事必有成功也。〕

故介虫之悍也,必以坚厚;螯虫之动也,必以毒螫。故禽兽之用其长而谈者,知用其用也。

〔言介虫之坚厚以自藏,螫虫之动也,行毒螫以自卫,此用其所长也。故能自免於害,至於他鸟兽,莫不知用其长,以自保全,谈者感此,亦知其所用而用也。〕

故曰:辞言五,曰病,曰怨,曰忧,曰怒,曰喜。

〔五者有一,必失中和而不平畅。〕

故曰:病者,感衰气而不神也。

〔病者恍惚,故气衰而不神也。〕

怨者,肠绝而无主也。

〔怨者内动,故肠绝而言无主也。〕

忧者,闭塞而不泄也。

〔忧者怏悒,故闭塞而言不泄也。〕

怒者,妄动而不治也。

〔怒者郁勃,故妄动而言不治也。〕

喜者,宣散而无要也。

〔喜者摇荡,故宣散而言无要。〕

此五者类则用之,利则行之。

〔此五者既失於平常,故用之在精,而行之在利。其不精利,则废而止之也。〕

故与智者言依於博,与拙者言依於辨,与辨者言依於要,与贵者言依於势,与富者言依於高,与贫者言依於利,与贱者言依於谦,与勇者言依於敢,与过者言依於锐,此其术也,而人常反之。

〔此量宜发言之术也。不达者反之,则逆理而不免成於害也。〕

是故,与智者言,将此以明之;与不智者言,将此以教之,而甚难为也。

〔与智者语,将以其明斯术;与不智者语,以此术教之。然人迷日因久,教之不易,故难为也。〕

故言多类、事多变,故终日言,不失其类,故事不乱。

〔言者条流舛难,故多类也。事则随时而化,故多变也。若言不失类,事亦不乱。〕

终日不变,而不失其主,故智贵不妄。

〔不乱故不变,故其主有常,能令有常而不变者,智之用也。故其智可贵而不妄。〕

听贵聪,智贵明,辞贵奇。

〔听聪则真伪不乱,知明则可否自分,辞奇则是非有证。三者能行,则功成事立,故须贵之。〕〈谋篇〉第十

为人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

〔得其所因,则其情可求;见情而谋,则事无不济。〕

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三仪者,曰上,曰中,曰下,参以立焉以生奇,奇不知其所拥,始於故之所从。

〔言审情之术,必立上智、中才、下愚三者,参以验之,然後奇计可得而生。奇计既生,莫不通达,故不知其所拥蔽,然此奇计非自今也。乃始於古之顺道而动者,盖从於顺也。〕

故郑人之取玉也,载司南之车,为其不惑也。夫度材、量能、揣情者,亦事之司南也。故同情而俱相亲者,其俱成者也;同欲而相疏者,其偏害者也。

〔诸同情欲,共谋立事,事若成,後必相亲,若乃一成一害,後必相疏,理之常也。〕

同恶而相亲者,其俱害者也;同恶而相疏者,偏害者也。

〔同恶谓同为彼所恶,後若俱害,情必相亲,若乃囗囗囗理必相疏,亦理之常也。〕

故相益则亲,相损则疏,其数行也。此所以察同异之分类一也。

〔同异之分,用此而察。〕

故墙坏於隙,木毁於其节,旋盖其分也。

〔墙木毁由於隙节,况於人事之变,生於同异,故曰:斯盖其分。〕

故变生於事,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说生进,进生退,进生制,因以制於事,故百事一道,而百度一数也。

〔言事有本根,各有从来,譬之卉木,因根而有枝条花叶,故曰:变隙然後生於事业,生事业者,必须计谋;成计谋者,必须议说;议说必有当否,故须进退之。既有黜陟,须事以为法,而百事百度,何莫由斯而至,其道数一也。〕

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智者达於数、明於理,不可欺以诚,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是三才也。

〔使轻货者出费,则费可全;使轻难者据危,则危可安;使达数者立功,则功可成。总三材而用之,可以光耀千里,岂徒十二乘而已。〕

故愚者易蔽也,不肖者易惧也,贪者易诱也。是因事而裁之。

〔以此三术,取彼三短,可以立事立功也。谋者因事兴虑,宜知之而裁之,故曰:因事而裁之。〕

故为强者,积於弱也;有余者,积於不足也。此其道术行也。

〔柔弱胜於刚强,故积弱可以为强;大直若曲,故积曲可以为直;少则得众,故积不足可以为有余。然则以弱为强,以曲为直,以不足为有余,斯道术之所行,故曰:道术行也。〕

故外亲而内疏者,说内;内亲而外疏者,说外。

〔外阳相亲,而内实疏者,说内,以除其内疏;内实相亲,而外阳疏者,说外,以除其外疏也。〕

故因其疑以变之,因其见以然之。

〔若内外无亲而怀疑者,则因其疑而变化之,彼或因见而有所见,则因其所见而然之。〕

因其说以要之,因其势以成之。

〔既然见彼或有可否之说,则因其说要结之;可否既形,便有去就之势,则因其势以成就之。〕

因其恶以权之,因其患以斥之。

〔去就既成,或有恶患,则因其恶也。以权量之,因其患也,为斥除之。〕

摩而恐之,高而动之。

〔患恶既除,惑恃胜而骄者,便切摩以恐惧之,高危以感动之。〕

微而正之,符而应之。

〔虽恐动之,尚不知变者,则微有所引据以证之,为设符验以应之。〕

拥而塞之,乱而惑之,是谓计谋。

〔虽有为设引据符验,尚不知变者,此则或深不可救也。使拥而塞之,乱而惑之,因抵而得之。如此者,可以计谋之用也。〕

计谋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结,结而无隙者也。

〔公者扬于王庭,名为聚讼,莫执其咎,其事难成,私者不出门庭,慎密无失,其功可立,故公不如私,虽复潜谋,不如与彼要结,二人同心,物莫之间,欲求其隙,其可得乎。〕

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

〔正者循理守常,难以速进;奇者反经合义,事同机发。故正不如奇。奇计一行,则流通而莫知止也。故曰:奇流而不止者也。〕

故说人主者,必与之言奇;说人臣者,必与之言私。

〔与人主言奇,则非常之功可立;与人臣言私,则保身之道可全。〕

其身内、其言外者疏;其身外、其言深者危。

〔身在内而言外泄者,必见疏也;身居外而言深切者,必见危也。〕

无以人之所不欲,而强之於人;无以人之所不知,而教之於人。

〔谓其事虽近,彼所不欲,莫强与之,将生恨怒也。教人当以所知,今反以人所不知教之,犹以暗除暗,岂为益哉。〕

人之有好也,学而顺之;人有恶也,避而讳之。故阴道而阳取之也。

〔学顺人之所好,避讳人之所恶,但阴自为之,非彼所逆,彼必感悦,明言以报之,故曰:阴道而阳取之也。〕

故去之者纵之,纵之者乘之。

〔将欲去之,必先听纵。令极其过恶,过恶既极,便可以法乘之,故曰:纵之者,乘之也。〕

貌者,不美又不恶,故至情托焉。

〔貌者,谓察人之貌,以知其情也。谓其人中和平淡,见善不美,见恶不非。如此者,可以至情托之,故曰:至情托焉。〕

可知者,可用也;不可知者,谋者所不用也。

〔谓彼情宽密,可令知者,可为用谋,故曰:可知者,可用也。其不宽密,不可令知者,谋者不为用谋也。故曰:不可知者,谋者所不用也。〕故曰:事贵制人,而不贵见制於人。制人者,握权也;见制於人者,制命也。

〔制命者,言命为人所制也。〕

故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

〔圣人之道,内阳而外阴;愚人之道,内阴而外阳。〕

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难。以此观之,亡不可以为存,而危不可以为安,然而无为而贵智矣。

〔智者宽恕故易事,愚者猜忌故难事。然而不智必有危亡之祸,以其难事,故贤者莫得申其计划,则亡者遂亡,危者遂危,欲求安存,不亦难乎!今欲存其亡,安其危,则他莫能为,惟智者可矣。故曰:无为而贵智矣。〕

智用於众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於众人之所不能见。

〔众人所不能知,众人所不能见,智独能用之,所以贵於智矣。〕

既用见可否,择事而为之,所以自为也;见不事,择事而为之,所以为人也。

〔亦既用智,先己而後人。所见可否,择事为之,将此自为;所不可见,择事而为之,将此为人,亦犹伯乐教所亲相驽骀,教所憎相千里也。〕

故先王之道,阴言有之曰:天地之化,在高与深;圣人之制道,在隐与匿,非独忠信仁义也,中正而已矣。

〔言先王之道,贵於阴密。寻古遗言,证有此理,曰:天地之化,唯在高深;圣人之制道,唯在隐匿。所隐者中正,自然合道,非专在仁义忠信也。故曰:非独忠信仁义。〕

道理达於此义之,则可与言。

〔言谋者晓达道理,能於此义达畅,则可与语至而言极矣。〕

由能得此,则可与谷远近之义。

〔谷,养也。若能得此道之义,则可与居大宝之位,养远近之人,诱於仁寿之域也。〕〈决篇〉第十一

为人凡决物,必托於疑者,善其用福,恶其有患,害至於诱也。

〔有疑然後决,故曰:必托於疑者。凡人之情,用福则善,有患则恶。福患之理未明,疑之所由生,故曰:善其用福,恶其有患。然善於决疑者,必诱得其情,乃能断其可否也。〕

终无惑偏有利焉,去其利则不受也。奇之所托。

〔怀疑曰惑,不正曰偏。决者能无惑,偏行者乃有通济,然後福利生焉。若乃去其福利,则疑者不受其决;若有利於善者,隐托於恶,则不受矣。致疏远,谓疑者本其利善而决者隐其利善之情,反托之於恶,则不受其决,更致疏远矣。〕

故其有使失利,其有使离害者,此事之失。

〔言上之二者,或去利托於恶,疑者既不受其决,则所行罔能通济,故有失利罹害之败,凡此皆决事之失也。〕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阳德之者,有以阴贼之者,有以信诚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

〔圣人善变通,穷物理,凡所决事,期於必成。事成理着者,以阳德决之;情隐言伪者,以阴贼决之。道成志直者,以信诚决之;奸小祸微者,以蔽匿决之。循常守故者,以平素决之。〕

阳励於一言,阴励於二言,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

〔励,勉也。阳为君道,故所言必励於一,一无为也。阴为臣道,故所言必励於二,二有为也。君道无为,故以平素为主;臣道有为,故以枢机为用,言一也,二也。平素也,枢机也。四者其所施为,必精微而契妙,然後事行而理不难。〕

於是度以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可则决之。

〔君臣既有定分,然後度往验来,参以平素,计其是非,於理既可,则为之决也。〕

公王大人之事也。危而美名者,可则决之。

〔危由高也。事高而名美者,则为决之。〕

不用费力而易成者,可则决之。

〔所谓惠而不费,故为决之。〕

用力犯勤苦,然而不得已而为之者,则可决之。

〔所谓知之所无奈何,安之若命,故为之决。〕

去患者,可则决之;从福者,可则决之。

〔去患从福之人,理之大顺,故为决之也。〕

故夫决情定疑,万事之机。以正乱治,决成败,难为者。

〔治乱以之正,成败之决,失之亮厘,差之千里。枢机之发,荣辱之主,故曰:难为。〕

故先王乃用蓍龟者,以自决也。

〔夫以先王之圣智无所不通,犹用蓍龟以自决,况自斯已下,而可以专己自信,不博谋於通识者哉!〕〈符言〉第十二

〔发言必验,有若符契。故曰:符言。〕

安徐正静,其被节无不肉。

〔被,及也。肉,肥也。谓饶裕也。言人若居位能安徐正静,则所及人节度,无不饶裕。〕

善与而不静,虚心平意,以待倾损。

〔言人君善与事结,而不安静者,但虚心平意以待之,倾损之期必至矣。〕

有主位。

〔主於位者,安徐正静而已。〕

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

〔目明则视无不见,耳聪则听无不闻,心智则思无不通。是三者无拥,则何措而非当也。〕

以天下之目视者,则无不见;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不闻;以天下之心虑者,则无不知。

〔昔在帝尧,聪明文思,光宅天下,盖用此道也。〕

辐凑并进,则明不可塞。

〔夫圣人不自用其聪明思虑,而任之天下,故明者为之视,聪者为之听,智者为之谋。若云从龙,风从虎,霈然而莫之御,辐凑并进,不亦宜乎!若日月照临,其可塞哉!故曰:明不可塞也。〕

有主明。

〔主於明者,以天下之目视也。〕

德之术,曰:勿坚而拒之。

〔崇德之术,在於恢弘博纳。山不让尘,故能成其高;海不辞流,故能成其深;圣人不拒众,故能成其大。故曰:勿坚而拒之也。〕

许之则防守,拒之则闭塞。

〔言许而容之,众必归而防守;拒而逆之,众必违而闭塞。归而防守,则危可安;违而闭塞,则通更壅。夫崇德者,安可以不弘纳哉!〕

高山仰之可极,深渊度之可测。神明之位术正静,其莫之极欤!

〔高莫过山犹可极,深莫过渊犹可测,若乃神明之位,德术正静,迎之不见其前,随之不见其後,其可测量乎哉。〕

有主德。

〔主於德者,在於含弘而勿距也。〕

用赏贵信,用刑贵正。

〔赏信则立功之士,致命捐生;刑正则受戮之人,没齿无怨也。〕

赏赐贵信,必验耳目之所见闻;其所不见闻者,莫不闇化矣。

〔言施恩行赏,耳目所见闻,则能验察不谬,动必当功,如此则信在言前,虽不见闻者,莫不闇化也。〕

诚,畅於天下神明,而况奸者干君。

〔言每赏从信,则至诚畅於天下。神明保之,如赤子天禄,不倾如泰山,又况不逞之徒,欲奋其奸谋,干於君位者哉!此犹腐肉之齿,利剑锋接,必无事矣。〕

有主赏。

〔主於赏者,贵於信也。〕

一曰天之,二曰地之,三曰人之。

〔天有逆顺之纪,地有孤虚之理,人有通塞之分。有天下者,宜皆知之。〕

四方上下,左右前後,荧[火惑]之处安在!

〔夫四方上下,左右前後,有阴阳向背之宜,有国从事者,不可不知,又萤[火惑],天之法星,所居灾眚,吉凶尤着。故曰:虽有明天子,必察荧[火惑]之所在,故亦须知也。〕

有主问。

〔主於问者,须辨三才之道。〕

心为九窍之治,君为五官之长。

〔九窍运为,心之所使;五官动作,君之所命。〕

为善者,君与之赏;为非者,君与之罚。

〔赏善罪非,为政之大经也。〕

君因其政之所以求因与之,则不劳。

〔与者应彼所求,求者应而无得,应求则取施不妄得应,则行之无怠。循性而动,何劳之有?〕

圣人用之,故能赏之;因之循理,固能久长。

〔因求而与,悦莫大焉!虽无玉帛,劝同赏矣!然因逆理,祸莫速焉!因之循理,固能长久者也。〕

有主因。

〔主於因者,贵於循理。〕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群臣生乱。

〔周谓遍知物理,於理不周,故群臣乱也。〕

家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开。

〔家,犹业也。群臣既乱,故所业者无常,而内外闭塞,触途多碍,何如知所开乎!〕

开闭不善,不见原也。

〔开闭,即捭阖也。既不用捭阖之理,不见为善之源也。〕

有主周。

〔主於周者,在於遍知物理。〕

一曰长目,二曰飞耳,三曰树明。

〔用天下之目视,故曰:长视。用天下之耳听,故曰:飞耳。用天下之心虑,故曰:树明者也。〕

千里之外,隐微之中,是谓洞天下。奸莫不闇变更。

〔言用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故千里之外,隐微之中,莫不玄览。既察隐微,故为奸之徒,绝邪於心胸,故曰:莫不闇变更也。〕

有主恭。

〔主於恭者,在於聪明文思。〕

循名而为,实安而完。

〔实既副名,所以安全。〕

名实相生,反相为情。

〔循名而为实,因实而生名,名实不亏,则情在其中。〕

故曰:名当则生於实,实立自生於理。

〔名当自生於实,实立自生於理。〕

理生於名实之德,

〔无理不当,则名实之德自生也。〕

德生於和,和生於当。

〔有德必和,能和自当。〕

有主名。

〔主於名者,在於称实。〕

〈转丸〉、〈胠乱〉二篇皆亡。

〔或有〈庄周.胠箧〉而充次第者。按鬼谷之书,崇尚计谋,祖述圣智,而〈庄周.胠箧〉乃以圣人为大盗之资,圣法为桀跖之失,乱天下者,圣人之由也。盖欲纵圣弃智,驱一代於混茫之中,殊非此书之意,盖无取焉。或曰:〈转丸〉、〈胠箧〉者,本经〈中经〉是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