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劫道行

更新时间:2021-09-07 05:49:22

劫道行 已完结

劫道行

来源:落初 作者:张桃之 分类:武侠 主角:王八波涛 人气:

新书《劫道行》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张桃之,主角王八波涛,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海外孤岛成大争之地,从孤岛走到江湖。从江湖到庙堂,大珠小珠落玉盘,看这玉盘究竟有多大。一本武侠玄幻风格的书,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奇了怪哉,走了半天还是回到原点了。”一群人在竹林外议论纷纷。

“喂,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有人注意到杨亥民与张枫冥从竹林中走了出来遂上前问到。

杨亥民一副沉思的表情道:“走了几个时辰完全是在绕圈。”

“唉...也不知这是什么鬼地方,但看其这么邪乎莫非这林里有什么宝藏?”众人一听眼前一亮,但怎么渡过这片竹林呢?虽然不甘,但众人的目光还是黯淡了下来。

“要说你们蠢就是蠢!烧了砍了不就行了?”一名扛着狼牙棒的大汉道。

众人闻言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道:“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你去试试?”

“哼!试试就试试!”大汉扛着狼牙棒便向竹林走去。

“他们...”张枫冥有些急了。

“由他们去吧,不解开外面的阵法是看不见山谷的。”杨亥民淡淡一笑。

“去海滩吧,我需要了解更多情况。”杨亥民道。

二人来到海滩,却见海滩已然成了一座小型集市了,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有卖兵器的有卖清水干粮的也有卖药的,更有甚者开始卖拐了,但没人愿意去沾这个晦气。

“这算是什么说法?他们把这儿当什么地儿了?”张枫冥愣声道。

杨亥民没有回答,他在似乎张望着想要寻找那个名叫唐柏虎的少年亦或那个胖子但却不见其身影。

“咦,这人好怪,红毛耶。”张枫冥指着不远处道。

杨亥民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虎皮的红发少年杵着长枪站在海滩礁石之上呆呆的望着大海。

杨亥民亦倍感好奇但却也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于是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可千万别当着别人面说。”

“我知道啦,反正他也不会听到的。”张枫冥摊了摊手道。

忽然,周边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只见周围之人越聚越多。

“我们也去看看。”张枫冥话音方落便没了人影。

杨亥民摇头一笑便跟了过去,来到人群外围之时本来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挤进去看看,但当他仿佛听到有女子的哭泣声时便暗自运力周身的空气开始急速流动,当他每进一步时都会有一股气将别人挤开,而被挤开之人往往都会怒目相视但当见到杨亥民与自己相隔几寸之时便又会将不善的目光转到他人身上。

不远处,楼船之上唐柏虎一手持笔一手捧书稍稍瞥杨亥民一眼便又开始下笔了。

在他身边还站有两个人,一人青年白衣负剑面无表情只有当他看向身旁之人时目光才会柔和下来。

“你若觉得不好,那我救她。”青年道。

而他身旁之人一袭紫衣只见她轻启樱唇淡淡道:“我欠你一次。”

青年闻言笑了笑伸了个懒腰道:“不欠不欠,你开心的话,那便是最好的。”当他正欲抽出长剑之时却忽然止住了随后神色一冷又回到了女子身旁。

“有趣儿~”唐柏虎伸着脑袋张望着,手下笔墨却不曾停过。

“小娘子,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还是从了我吧!大爷包你快活似神仙!嘿嘿嘿!”

人群之中便是一块空地,空地中二男一女,女子颇为漂亮,使一口三尺清风。两名男子则是一个中年大汉一个青年儒生。儒生躺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大汉舞者一口九环刀调戏着女子。

“咦!”杨亥民忽见一人二话不说拔刀杀出,那大汉吃了一惊,九环刀一横,格住长刀,不由倒退一步,而那出刀之人正是张枫冥。

“劳资是东海蛟龙龙四海!识相的速速去了!”大汉喝到。

“可我是...”张枫冥话说到一般脚步轻提,轻弹长刀发出阵阵翁鸣:“可我是你大爷啊!”

“多谢少侠相助,小女子他日必有所报!”女子扶着半死不活的男子转身就逃。

“......”张枫冥望着那一男一女的背影一时间无言以对。

“小子,你找死!”龙四海见到手的鸭子都飞走了,勃然大怒,不在留手,大刀挥舞间刀气四射!但张枫冥却是不紧不慢尽数破去刀气见招拆招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龙四海见对方小看自己,怒火中烧当下极招上手,长刀横在胸前,周围之人见状暗道不妙,立刻脚下生风立刻退却十数丈之远。

“去死!”龙四海一声大喝,横在胸前的长刀忽然横切而出化作一道长及数丈耀眼的白刃破风而去。而杨亥民却仍在原地,周边之人无不投以壮士的目光,在他们看来此刀范围甚广但凡被波及到一定是要被拦腰斩断命丧九泉的。

“好!”张枫冥不由得叫了一声,以长刀指向白刃右手手臂微微收缩紧接着左手忽然向刀柄拍去。

“着!”一声翁鸣长刀如雷电迅猛无比破开白刃直取龙四海心房。

龙四海大惊,心知提到了铁板,咬牙硬抗。九环刀一翻,便是一招“浪翻九重云”!挥洒出一道刀气之波。二者相碰,只闻一声爆响,气劲四射,周边礁石炸裂尘土飞扬!那长刀亦弹回到张枫冥手中。

“少…少侠饶命,龙四海认栽!”

龙四海浑身是伤,鲜血鲜血淋漓,无力的躺在地上。九环刀散落在一旁。

“那女子求你之时,你可曾答应?”张枫冥不屑道。

“哈~早知会有今日,却不料来得如此之快…”龙四海扬天一笑。

刀起,刀落,鲜血染红了空地…

“这...我又没说要杀你...”张枫冥愣住了,原本自己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就算了,没想到他竟然...而且自己从未杀过人...

望着被鲜血染红的土地张枫冥无言以对。杨亥民走到张枫冥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他是条汉子。”

“我知道...”张枫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内心的这种触动他却无法形容出来,他向师兄看去只见师兄仍是坚定从容,他意识到外面的世界绝非桃源...

“喂!你们!”张枫冥收了长刀,对方才那些围观之人怒目而视道。

“你们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张枫冥怒道。

那些人闻言纷纷缩了缩脑袋,方才二人之间的对决他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知道这位少年可不是个好惹的主。

但仍有人硬着头皮道:“像这种事我见过也有七八回了,早就看淡了!若人人都要出手相救岂不是会被累死?再说了,为了一个陌生人可没必要拼了老命!”

“是啊,谁不想当英雄?可咱没这本事,看看还不行了?”有人附和道。

“你们...啊...气死我了!”张枫冥闻言气得直跺脚,可对方说的话却又好像是对的,这让他十分不忿。

“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心既是理。”杨亥民揉了揉张枫冥的脑袋道。

“哼!”张枫冥挣开杨亥民的手,也不顾地上的血水挖了起来。

杨亥民看在眼里却没有上前,但在他心中却欣慰道:“你开始成长了。”

不多时,张枫冥安葬了龙四海将那已经断成几节的九环刀插在土地之上,迎着海风来到了岸边礁石之上,师兄弟二人肩并肩却没有任何言语。

良久...

“好些了?”

“好些了。”

此刻,海岸线上又出现一只巨船的身影,船愈靠愈近依稀可见楼船高打“悦来”二字,不少人又在海滩便张望起来。

“悦来客栈?”杨亥民疑惑道。

“那是什么?”张枫冥不解道。

“一家客栈的名称,在北荒中原西域南疆几乎都有它的身影,据说其情报网遍布天下而其因为背后的神秘势力也一直没人敢招惹,所以江湖中人的落脚之所也往往会选择悦来客栈。”悦来客栈这么大的名声杨亥民自是听说过,但他也是第一次见打有悦来旗号的人,心中也十分好奇。

船越靠越近,最终停泊在浅滩以外,接着数艘小舟载着十余人纷纷靠岸。

“兄弟,到岸了!”一青年扶着一白衣枪客道。

那白衣枪客却丝毫不理青年的情道:“无事!”然后杵着银枪径直走到海边大口吐了起来。

“死傲娇!”青年白了那枪客一眼随后往周围一扫不由道:“妈耶,好多人啊。”

小舟陆陆续续的抵达海滩,当有两名女子上岸之时海滩上的人纷纷将目光集中在两人身上,只见一名女子一袭青衣腰挎柳叶刀一头乌黑的秀发扎着马尾,一双冰冷的眼神冷冷的扫视众人一眼之后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独自离开了。

而另一女子一身粉白色的衣裳,一双清澈漂亮的桃花眼,正是眉目如画,又带着几分俏皮,芙蓉如面,又带着几分纯真,仿佛连一颗泪珠也会把他的腮儿滴破。只见她四处张望了好一会才迈步向集市那边走去。

张枫冥站在远处有些发痴,喃喃道:“漂亮...”

而杨亥民看见那位少女之时却忽然有种钻心般的疼痛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但自己努力去想,却想不出来。

等到张枫冥回过神来却发现师兄的额头上的冷汗如豆珠般往下流,汗水流过他的眼角好似泪痕一般。

“师兄,你不要吓我啊。”张枫冥急道。

“我...我不知道...”杨亥民捂着心房单膝跪倒,为什么心仿佛被一千根针扎过一般?二十年来自己从未有过这种毛病。

“不管了,我试试!”张枫冥在一旁急得直跺脚,最终一咬牙决定用自己真气试一试。

“看上去,他好像很痛苦?”就在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出现在张枫冥的耳畔,张枫冥回头望却面色有些发烫道:“我...我师兄有些不舒服。”

“我来吧。”说话之人正是之前那个粉白衣裳的少女,只见她来到杨亥民身前看了一会才轻轻的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杨亥民的胸口之上。

“应该没事了。”少女轻声道,显然她不想打扰到病人。

“啊?哦...谢谢了。”张枫冥谢道。

“师兄,你觉得怎么样了?”张枫冥见杨亥民不再流汗,面色也没那么痛苦了心中大喜。

不过一会,杨亥民才回过神来,那种疼痛感不在了。

“没事了。”杨亥民长舒一口气道。

“你可得好好谢谢这位姑娘...诶?人呢?”张枫冥愣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