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仙道长途

更新时间:2022-09-19 12:45:33

仙道长途 连载中

仙道长途

来源:落初 作者:岁酒 分类:仙侠 主角:牧隽慕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仙道长途》是岁酒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牧隽慕华,书中主要讲述了:牧隽一直觉得,自己是低调励志修真女主世界里打酱油的路人甲,所以她努力,再努力拖着酱油瓶远远的滚出了女主的世界。若干年后,她在另一方世界遇到了一个美人儿聊起这段辛酸史,美人儿淡淡说:我知道这个人,将来会被XX杀掉。牧隽大惊,忙问可是会预言?美人儿抓抓脑袋尴尬的说:重生的!牧隽大悟:原来我们都是别人世界里打酱油的.……………………………………………………………………交流群QQ:54986018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牧隽努力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让情绪失控,在她的背后慢慢出现一道人影,牧隽神识略有所感,转身便看到身着赤金宽袖长袍的男子,头发披散着,额间一道‘血’字敕纹,金黑色眼眸似温柔多情般的望着自己,牧隽呆怔,他就是那个玄衣大修!难道此地是他的识海?

牧隽忍不住向后退,却发现整个身子除了眼睛都无法动弹,只能瞪圆了眼珠惶恐的看着玄衣大修朝自己走来,他在只有一个臂膀的距离处停下来,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来,我带你出去。”声音若编钟般深远,牧隽木木的看着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半刻,犹犹豫豫的把手放了进去,随即被他握紧。

牧隽居然能感觉到他脉搏的跳动,还有掌心干燥的热度,牧隽的神识有些混乱,脚步无意识的随着他向前走,时间仿若过了一万年,又仿若不到一息,前方出现了一道门,门缝处透漏耀眼的白光,男子伸手推开门,牵着她跨了出去……

牧隽慢慢睁开眼睛,视线还没有找到聚焦,就陷入一双清冷深远金黑色世界里,牧隽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迷茫的双眼,稚嫩的容颜,呆滞的表情。牧隽的眼睛传来阵阵酥痒,定神才发现他长长的睫毛竟与自己的睫毛纠缠到了一起。呼吸间能嗅出鼻腔里溢满了好闻的水香,混着独特的男Xing荷尔蒙味道,他高高的鼻梁与自己的鼻尖靠在一起,凉凉的……

牧隽睁开眼睛,望着陌生的房顶,半响才回过神来,翻身坐起来,下颚放在膝盖上,苦恼的揉揉额头:昨夜从水月城来到这云华宗的一路上,只要打坐都很难进入入定的境界,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那双金黑色眼睛,深呼吸都仿若随时都能闻到那股水香,太让人煎熬。

起身走到桌边灌下满杯的灵茶,精神终于放松了一些,推开门走出院子,天快要放亮了。顺着道路走进了一处六角凉亭,撑着身子探出头望向下面,牧隽身子一颤,惊出一身冷汗,为何没人告诉自己这山峰居然是悬在半空的,还似秋千般来回的晃动。牧隽微微颤颤的抓着栏杆坐下来,伸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吁了一口气,这世界太玄幻了,我要回老家!!

“可是被吓着了?”牧隽捂住胸口眯着眼睛发现,亭子左边柱子上靠着一个身影,瞧了几息才慢慢瞧清楚竟是冷面玉苍,有些恼怒的翻翻眼睛,转身望着下面若隐若现的黑漆漆的山峰不理他。

玉苍双手环胸望了一眼气鼓鼓的牧隽,勾起嘴角慢悠悠的说道,声音带着少年独特的清脆:“这里便是云华宗最神秘的云峦七峰:一座主峰、六座伴月峰,伴月峰与主峰之间用六根深海玄铁打造的铁链连接在一起。云峦七峰上面除了主峰是掌门所居,其中五座都是元婴上君的主峰,只有这座落樱峰是无主的。”

“云空天城也是这样的么?”牧隽第一次听到玉苍说这么多话,有些缓不过神来。

“它只是一座独峰,没得伴月峰,”亭子外慢慢悠悠的走来一个身影,牧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轻崆,他的说话时总能让听的人感觉到他的笑意:“云峦七峰以前也没有七峰,是云华宗开山始祖从别处搬来的,所以为了防止它们跑掉,又用玄铁精金造成链子锁着它们。”

“为何开山始祖当初不把云空天城也搬来?”牧隽抱膝坐在凳子上,侧头看着轻崆衣摆画出优雅的圆晕,轻巧的坐到旁边,这少年的身上总弥漫着桃花的芬香,也不知怎么有男子喜欢这样的味道,又不是花妖。

“做人不能太贪心,总得给世人留个念想才对!”轻崆身子向后靠在柱子上,一只腿搭在凳子曲起,右手撑在栏杆上,伸出左手的食指朝牧隽优雅的摆了摆,虽才十二岁,一举一动间竟说不出的优雅。

“好热闹,你们可都在这儿,也不叫我……”墨霏疾步走了进来,腰间的玉佩却丝毫不见摆动,只有裙摆画出美好的圆弧,墨霏不客气的坐到牧隽和轻崆的中间,伸手拍拍牧隽的肩膀:“可是不习惯?”

牧隽直起身子把背靠在后面的柱子上,无力的点点头,墨霏了悟的笑笑,转头看向靠在柱子上玉苍,皱了皱眉头:“木头,你也睡不着?”

“……”玉苍好似没听见般,若长在柱子上了,牧隽瞄了瞄两人,又转眼去看轻崆,他朝牧隽摊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

“果然是个木头呆子!!”对于玉苍的无视,墨霏不以为意,转过身子探出脑袋朝下面望了望,半响才缩回来:“好高!”牧隽赞同的点点头。

天刚蒙蒙亮,云华宗外门三十六峰的贡山峰半山腰便亮起灯光,人影绰绰细声低语,贡山峰主李材笼着袖子站在山顶望着山腰那一片灯光处笑容柔和,身边另一个面容半百的男子背着手侧头看了李材一眼,笑着说:“每次这个时候,你笑容才会真诚点。”

李材也不辩驳,倒是赞同的点头:“每次看到他们就会想起,当初来宗门的心情,在屋子里转了半宿,天光也似这个时候,便起身在院子里张望,遇到熟悉的人,便会凑到一起说得热闹。那些管事的师兄们师姐们都不管的,随便怎么闹都行。”李材脸上闪过怀念,半百的男子神情亦然,他们虽然资质普通,这些年得宗门护佑,能在灵气充盈的地方修炼,修为按部就班的增长,甚至能护佑家族后辈,也算是人生得意了。

花篱站在院子里望着天空若隐若现的云峦群峰,侧耳听那些兴奋难掩的同伴说起云华宗庞大,外三十六峰的热闹,内十二峰那些内门弟子的惊艳绝绝,云峦七峰上的元婴上君大能们,同时对昨日那几位资质超绝的同伴们充满了羡慕憧憬。又说起自己的灵根品级去哪个外峰更好,哪个峰头有自己的族内长辈,能得护佑一二……每一张稚嫩的脸上都能看出期待憧憬,个个都摩拳擦掌,准备在修真大道上闯出番成绩来。

“听说昨日里,容陌大修在水月城收了几个好苗子?”一个蓝白相间的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用手拐了拐同伴,“内十二峰的人都传遍了,听说还是千年难遇的天灵根,足有两个之多!”同伴眼神发亮,凑过来低声说道,“真的?”

“昨日里从水月城回来的师叔亲口说的。”

“真是天佑宗门啊。”

“说的是,我云华宗端坐这修仙第一大派,可不是作假的。”

……

耳边无数的消息在花篱的脑袋里转了又转,她双手慢慢的握紧,眼神坚定:无论他们有多好资质,我只管坚定自己的道途,总有一天定会站在云端俯视他们,云峦七峰也能来去自由。

朝阳初升,群山笼罩在薄雾中,牧隽、轻崆、玉苍、墨霏四人站在伴云峰南面的崖天亭中,手撑着栏杆呆呆的望着下面:云雾缭绕的群峰,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汹涌澎湃,雄伟壮丽,无数的山峰从云雾中探出头来,仿若待放的芙蓉,清新明丽。

时不时有身着云衣宽袖的内门筑基弟子甚至金丹大修们驾着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在空中飞过,在峰峦之间进进出出。各种灵鸟飞禽成群结队的飞上来又俯冲下去……

四人的神情呆滞,良久回不了神,听别人说是一回事,自己亲眼看见才知道什么叫震撼!

“往常听族内长辈们说起,云华宗的云峦七峰物华天宝、景色秀绝,还觉得多是夸奖,亲眼见到才知道:‘云涛起,群峰翠,七峦踏云,朱阁临清溪,琼宫衔紫房’是个什么景象。”墨霏低语说道。

“我辈多幸运,得天眷顾,拥天纵之质,才能入得云华宗门。”轻崆满心感叹,

“看此美景,大道之途再多险阻,我定能走下去。”牧隽喃喃说道,旁边三人心有同感的点头。

玉苍撩起眼角带着若无的笑意望着远处,静静说道:“吾辈同证大道,不若定下百年约定,如何?”牧隽、轻崆、墨霏三人对视了一眼,侧过身面对着玉苍齐声说道:“有何不可!”

“百年后的今日,此亭煮酒论道。”玉苍一锤定音,四人同时笑起来,望向东方,金乌升空,灿灿如辉。

“你们倒是会找地方,”容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四人忙回身朝他见礼,容陌抬手示意,走到栏边望着下面的群峰说:“云峦七峰此处看景倒算是一个好地方。”牧隽四人点头,容陌笑笑:“以后等你们转遍云峦七峰就知道,还有很多美景引人入胜。”转身衣袂翩翩:“时辰已到,今日是你四人的拜师大典,速去沐浴更衣,稍后随我去主峰。”四人拜别,朝各自的院子奔去。

牧隽踏入自己的暂居小院,已有两个蓝白相间的十八九岁的女子等在里面,两人一见牧隽便过来见礼,牧隽忙还礼,其中一个眉眼柔美的女子轻笑道:“我二人虽已筑基,却比不得师妹,想来十年后我二人便要称师妹为师姐了。”

“那也是十年后的事,此刻称你们为师叔也不为过。”牧隽笑着回道,心中却在暗暗惊讶,两个筑基期的女修来打理自己的杂事,太奢侈了吧?

牧隽随着二女一个单独的房间,踏进房门迎面而来的是充盈的灵气,圆形水池清澈见底,池底是五彩的石子,池边两侧站立着两只仙鹤,两道水流从它们的嘴里流出来,二女放好牧隽要穿的衣物,便退了出去,独留牧隽一人在里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