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弥琉之翼

更新时间:2021-09-15 02:26:40

弥琉之翼 连载中

弥琉之翼

来源:落初 作者:猪油包子 分类:玄幻 主角:侍卫泰叔 人气:

《弥琉之翼》为猪油包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如果生命有轮回,我生生世世一定不要再见到你,因为爱你的痛,一世就够了……”一个错误的感觉,绑架了一段姻缘,在稀琉国皇权的争夺战中,两人的情感在平行世界里擦过。作为王国唯一的继承人,她却不能强迫一段错误的感情,究竟是选择一个愿意为自己奉献生命的人,还是一个甘愿为他付诸生命的人,但是继承人,却没有选择的权力……一段异世国度的虐恋爱情,一场错误姻缘的最终结局如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兄,今天公主又没来上课?”早上,国王和大臣们议完事,正准备回寝宫,被王叔给叫住。

王叔是国王唯一的兄弟,因为身体一向不太好,身子骨比较瘦削,面容略显憔悴,比起国王感觉王叔的年龄更年长些。

“侄儿见过王伯。”王叔的儿子弥佑,比弥琉小两岁,但和弥琉贪玩调皮的性子完全相反。他从小就沉着稳重,认真好学,每门课都能得到老师的赞许,成绩总是拿第一。

“弥佑,听说老师今天又对你赞不绝口,表现不错!”国王对着这位眉清目秀的青年说。弥佑也像他父亲一样瘦,但是温文尔雅、谈吐有礼,不像他的父亲讲话略带一些刻薄。

“这是我应该的,以后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做好一名辅臣,帮助姐姐处理国政。”

“弥琉有你这个好弟弟,真是省了不少心,也让我放心了。”

望着国王离开的背影,王叔狠狠地踩了弥佑一脚。

“父亲!您干什么?!”

“做好一名辅臣?!我从小那么严格地教育你,你就只是志在做一名辅臣?!”

“父亲,我以后承袭您的爵位,不是辅臣是什么?”

“没用的东西!长大你就懂了!”

“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以后都不会去懂您的那些心思!”少年一甩手,撂下他的父亲走得很远了。

“公主,午饭时间到了,该起床午饭了。”两名侍女端着午餐的盘子,站在公主殿的门外喊着。

“又是没有一点反应,怎么办?”

“门没锁,我们送进去吧,不然餐没送成,又会被瑶姑狠狠地呵斥了。”

“好,我们送进去吧。”

两名侍女蹑手蹑脚地推开门,看到公主殿内一片安静。

“公主?还在睡吗?该用午饭了。”

只见床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公主,该用午饭了,公……啊!”

小侍女掀开被子,里面居然是两个大枕头。“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另一名侍女第一反应跑去衣柜,拉开柜门一看:“最新的护甲不见了,公主又溜去击剑场了!”

击剑场传来剑之间互相碰撞的“噹噹”声。只见弥琉轻轻一个转身,避开了斐的剑,接着顺势压低身子,剑从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弥琉的剑尖从下面穿进了斐的剑柄,接着她的手画个圈,把斐的剑从他手中脱下来。

“当啷!”斐的剑被抛到了一旁。

“我输了,公主的剑术还是那么厉害!”

“算了吧,每次你们都在想尽办法的放水,太明显了!我都差点看不下去了!”弥琉卸下手上的护甲,汗水浸湿了额头上的头发,随着她轻轻一甩,清秀的脸庞显露出来,脸上白里透红的,斐看得傻了眼。

“怎么?被我说中,想不出借口了?”

斐被公主的话拉回思绪来。“不是,公主是剑术真的了得,臣甘拜下风。”

“出一身汗心情爽快多了!”弥琉伸展一下手臂,如释重负一样。

“公主想开了?”斐试探道。

“不然怎么样?只听过强娶,没听过强嫁的,加上勉强也没幸福嘛!本公主我拎得起放得下!”

“其实,你没有发现身边一直有一个人……”

“报~”斐话还没说完,一名卫兵冲了进了,大声地喊到。

“什么事那么急?!”斐酝酿了那么久的深情告白一下子被打断,内心不爽快。

“公主,斐卫官,门口有个自称是驸马的男子求见!”

“什么?!”弥琉和斐同时叫道。

翼站在门口,紧锁着眉头,手上拳头攥得紧紧的,一条条青筋明显地暴露出来。两日前,他也是站在这个门口,想找斐,可是被卫兵们拦在门外,怎么都不肯帮忙通报,在这里,普通的国民没有王族的勋章或是进宫的手谕,是根本不可能进到王宫里面。

那日,镇长把翼叫进里屋,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阿谀谄媚道:“哎呀,我的好兄弟,听说你就快要做国王的乘龙快婿了,你说你以后想保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只是,以后不要忘了我这个镇长在操持着这些事,有机会向公主美言几句,给我封个爵位怎么样。”

“你所托非人了,我并没有想着当什么,我现在只想就事论事,小皑他并没有……”

“有没有我们说了算,我们的人在现场,你又没在现场!”“白眼狗”突然插嘴。

“诶~这里没你说话的份,注意身份,这可是国王未来的女婿!”镇长呵斥道。

“对不起,我想你们找错人啦,如果你们是打着这种算盘,恕我无能为力!”翼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从镇长那里出来,径直地去了王宫。

“你好,我想找斐卫官,能帮忙通传一下吗?”翼被门口的两个卫兵拦下。

“对不起,普通国民进宫要有手谕才能通行。”

“我只是找人,不进去,能帮忙通传一下吗?”

“对不起,我们的职业是守卫宫门和放行可通行之人,不负责传信。”一名卫兵冷冷地说。

正当翼准备掉头走的时候,另一名卫兵赶紧上前悄悄地提醒前面那名卫兵:“那天斐卫官不是说如果有人称是公主找的那位民间驸马就要通传吗?”

“笨蛋!他又没说他是那位驸马。”“哦哦……”

等到翼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接近黄昏。刚踏进家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哭啼声。

“翼哥哥,不好了!”梧桐看到翼回来,赶忙跑了出来:“小皑、小皑被打死了!”

“什么?!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害的!!你这个凶手!”一个妇人嘶吼着嗓子从里面冲了出来。“不是因为你!小皑就不会被抓!就不会想着逃跑!就不会被抓回去打死了!!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陪我一个儿子!!”

“夫人!你冷静点!”旁边的中年男人一边哭着一边劝说道。“翼,我们知道你对小皑好,小皑也很喜欢你,把你当成亲哥哥一样。但是我们实在不想再看到今天这样的悲剧了!你留在镇上一天,镇长就会拿更多人的性命威逼你!!”

“你就是杀人凶手!!你把儿子还给我!!”妇人尽力地嘶吼着,一下子气急攻心,晕厥了过去。

“夫人!夫人!!”男子赶紧过去扶着那位妇人,和梧桐一起将她抬了进屋内。

“孩子。”爷爷杵着拐杖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知道这并非你的本意,但是这个国家现在就是这样,豺狼当道、草菅人命、民不聊生,世袭制已经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太多的弊端。孩子,我再说一次,你不属于这里,有太多的人需要你这样的革命家对这个国家做出改变了,只有彻底推翻这个制度,国家才有救啊!”

“爷爷,我……”

“别说了,爷爷会照顾好自己和桐儿的,翼,也许这对你和公主都不公平,大势所趋,爷爷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找到你的亲人……”爷爷眼中含着泪,把那个装着象牙吊坠的铁盒子塞进了翼的手里。“走吧,孩子!赶紧走吧!”

天下起了瓢泼大雨,翼浑身都被雨水浸湿了,他手中攥着盒子,艰难地抬着脚步,走到森林那棵最高的大树下坐了下来。他抬起头,任由雨水冲洗着脸,冲洗着他的思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