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武道圣帝

更新时间:2021-11-26 00:57:14

武道圣帝 连载中

武道圣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鱼大鲲 分类:玄幻 主角:谷宝贝 人气:

《武道圣帝》为鱼大鲲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十万年前,苍穹之上有众神战而陨落,神尸天降,世人观而感悟。 十万年后,太古大陆有剑修一剑冲凌霄,有法修翻山蹈海,又有武夫一怒,拳脚撼天地。 少年罗天生从太岁山中走出,身背青铜古棺,踏遍河岳山川,明志于百态人间。 哪管他神威如狱,无论他权势滔天,但凡这天下不平,世间不公,皆在我眉眼心头,断之于一念之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至半深,祭坛中心升起天祭之火,火光冲天而起,映照近百里方圆。

祭火不远处,罗天生和班鲁席地而坐,地面被祭火烘烤的热乎乎,面孔泛红,人手一根寒鸦翅根,吃的不亦乐乎。

两人周围,不时有人指指点点,大多是议论两人的装扮,也有许多宗门弟子上前讨好班鲁,希望能攀点儿交情,日后为其炼器。

班鲁大口吃肉,铁碗饮酒,只和罗天生嬉笑交谈,对那些攀附之人毫不理睬。

神工班家可倨傲,不认实力只认人。

显然,罗天生就是班鲁这趟太岁祭之行认可的幸运之人,交情说深不深,只有一餐野味,烤肉盐巴。说浅不浅,动用了班家面子,省却黄金一锭,先洞剑阁一步而行。

“时间差不多了。”班鲁拍拍屁股站起来,往祭坛下方远远看了一眼:“这个时辰,想必不会再有人来,两刻之后祭祀大人过来主持祭礼,古神战场就要开了。”

罗天生在地上久坐,背后的青铜棺材有些歪了,反手扶正,把腰腹间的铁链收紧,也往祭台下面看了两眼,刚要收回目光,“咦”了一声道:“班鲁,你眼力不太行啊,我就看到了,又有人过来了。”

“啊?”班鲁揉揉眼睛,一副见了鬼的神情:“不会啊,我眼力好着呢,锻铁炼器最考较眼力,锻器成胚不容有丝毫差错,要是看走了眼……”

说到一半,班鲁声音戛然而止。

远处山林间,又有一行五人缓缓前来,为首老者高大威猛,穿一身暗灰色羽毛大氅,鹤发童颜,一对眼睛大如铜铃,身躯仿佛和大地融为一体,行走之间步履沉凝,感其气息,显然是一位六境巅峰法修,修的是山石大地一脉。

另外四人都是年轻男子,三人在后一人在前,前方之人穿了一件枯叶蓑衣,头戴毡帽,右手握着一根弯弯曲曲的黝黑木杖,表面生着几只碧绿嫩芽,看上去颇有生机。

“咳咳!”班鲁干咳几声:“罗天生啊,不是我眼力不行,是他们衣服的颜色和夜色太接近,刚才没看仔细。”

罗天生呵呵一笑,也不多说,只是问道:“班鲁,这些人的身份你知道吗?”

班鲁还未回答,旁边已经有其他宗门弟子惊呼起来:“是土木宗三长老,人称‘撼地鲲鹏’的韩鲲鹏,想不到这次的太岁祭,竟然是他带队!土木宗这一代的弟子里面,据说出了一个木土双修的天才弟子,就是身穿蓑衣的那个年轻弟子吗?”

有带队前来的宗门宿老面色凝重,缓缓点头:“韩鲲鹏有二十年未曾出山,闭关多年,距离七境已经不远,土木宗居然让他出山领队,必然是对那个木土双修的弟子极为看重,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似乎是叫杜无冬,生平只知春秋夏,不见寒冬叶凋零。”

“师叔?”这位宿老身边的年轻弟子一脸疑惑:“刚才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宗门宿老叹息道:“这个杜无冬,幼年父母双亡,是在极寒之地冻饿而死。他娘为了活他一命,自断手指,以热血喂养,恰巧碰上土木宗掌门真人游历天下,收了杜无冬为徒,而杜无冬不但资质惊人,修炼更是刻苦,一身真气极为凝练,能以土生木,枯木逢春,最恨冰天雪地,故而称为不见寒冬。”

“是个苦命人。”罗天生站的不远,听了那宗门宿老所言,低声感慨几句,目光在杜无冬身上游弋几眼便不再多看。

班鲁走到罗天生身旁,拍拍他的肩膀,脸色凝重:“这样身世的人,心肠好就罢了,要是行差踏错,杀起人来绝对不会心慈手软,进了古神战场,你可要千万当心。”

“明白。”罗天生点点头,想了一想,笑问道:“班鲁,你看我是好人吗?”

班鲁嘿然一笑:“你当我神工班家只会打铁的吗?老祖说过,识人如辨器,我没有老祖那种眼力,看人倒是一向很准。你就是实力差点儿,心眼儿多点儿,人还是挺不错的。”

罗天生咧嘴,翘起大拇指:“真准。”

两人说话的工夫,韩鲲鹏,杜无冬,还有土木宗的另外三名弟子,已经向三百甲士缴纳了五枚金锭,先后登上祭坛,在祭火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位置好找。

这五人过来,早有一些无名无望的小宗门主动让路,不少人点头哈腰主动示好,显然是不想在古神战场与他们成为敌人。

“人已经不少了啊。”罗天生双眼眨动几下,目光缓缓扫视祭坛,片刻收回。

方面千丈的祭坛之上,诸多宗门之人或坐或站,总数也不知几万几千,气息或强或弱,绝大多数是一二境的年轻修士,偶尔有人展露气息,达到四五重境界,也有五六境的宗门长老,是陪同年轻弟子前来,数量倒不算很多。

“古神战场的情况,你知道吧?”班鲁拉着罗天生走到一处相对僻静的角落,好心交代:“那些五六境的修士,进了古神战场,虽然受到战场杀气压制,发挥四境实力应该不难,我看你身上有宝气,是家里大人给的保命底牌吧?要是有人杀你,你可不要轻易动用,能跑就跑,最好是跟在我身边,班家的名头还是有点儿用的,别不好意思。”

罗天生刚要说话,眉头突然一皱。

祭坛下面,又有一行人飞快接近,并没有带队长老,是九名青年修士,年纪轻的约有二十三四岁,大的能有三十出头,个个腰间佩剑,衣着相同,都是青衣青衫,行动极为迅捷,向三百甲士交过金锭之后飞速登上祭坛,毫不耽搁,立刻在人群间穿梭,似乎在寻找什么。

“是他们!”罗天生目光一凛,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

这九人衣领位置,都绣着一柄剑形图案,外面有金线穿织。

同样的图案,罗天生不久之前刚刚见过,被他杀死的乾坤阁三人,包括乾坤阁掌门的独子陆白霜,衣领一角都有这样的标志!

“大箱子,棺材,剑匣……”乾坤阁九名弟子口中低声自语,但凡有身背长方形器物之人,都是他们的查看对象。

祭坛上人数众多,背负剑匣之人不少,背大箱子的也有几个,至于背棺材的,只有罗天生一人。

不到盏茶时分,一名乾坤阁弟子寻到罗天生和班鲁附近,目光在两人身上飞快扫过,眼睛瞬间一眯,目露精光,当下招手叫喊:“师兄师弟,这里有个孩子,和咱们要找的人有九成相似!”

嗖嗖嗖!

话音刚落,另外八名弟子从各个方向团团围聚过来,在罗天生和班鲁身上反复打量。

“他们在找杀死陆白霜的凶手啊。”罗天生看着不远处的乾坤阁九人,心中了然,往前迎面走了两步,面露笑意。

来的正好,我也在找你们呢,就是不知道那几名无辜村民是被谁杀的。

或者,这九人都有参与?

“你!”最先发现罗天生的乾坤阁弟子伸手一指,杀气凛然:“我是乾坤阁弟子,现在只问你一句,我家少主陆白霜,是不是你杀的?有胆做就要有胆承认,要是不认,我就只认你背上这口棺材,身背铜棺,年约十四,认不认都是你!”

罗天生还未说话,周围许多宗门之人纷纷散开,腾出好大一块空地,有人窃窃私语,声音压低:“背着棺材,行至有异,早就看他不对劲了,原来是个杀了人的凶手!”

也有人惊讶叹息:“陆白霜,那是净唐国乾坤阁少主啊,掌门陆沉机的独子,这孩子捅的篓子不小,这条命怕是没了。”

“是啊!”有人煽风点火,嘿嘿坏笑:“净唐国和咱们大衍朝廷交好,乾坤阁又是净唐国的供奉,不管这小孩占不占理,做出这种事情,一个不好就会惊动朝廷,到了那个时候,朝廷说什么也得给净唐国一个交代,这么小的年纪,惹出这么大的事端,看谁能保得住他!”

班鲁从刚才开始,脸色不曾变化丝毫,仍然站在罗天生身边,只是转头看他一眼,绷着脸嘟哝几句:“出趟远门,好不容易认识个朋友,还是个事儿精,喝酒吃肉的时候就见你拿着陆白霜的风息剑……这事儿不会真是你干的吧?”

“是。”罗天生轻轻点头,又摇摇头:“可惜那时候不知道他们宗门来了多少人,恰好有事要办,先去牛头谷拿东西了,没把他们杀绝,连累了几个无辜百姓。”

班鲁一阵无语。

杀人就罢了,你还想杀绝?乾坤阁可不是小门小派,门人弟子众多,更有掌门七境剑修陆沉机,哪是那么容易杀绝的?

小而言之,宗门江湖仇怨,往大了说,这能扯到净唐国和大衍朝廷的国事,可不要想的太简单。

乾坤阁弟子的处理方法很简单。

唰唰唰!

九人配剑出鞘,脚下各按方位,把罗天生团团围困,为首弟子厉喝道:“此人杀我少主,我等必报此仇!班家人,我知道你的身份,劝你不要赶这趟浑水,赶紧走开,否则兵刃无眼,剑下无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