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宠归

更新时间:2022-03-29 05:36:39

帝宠归 连载中

帝宠归

来源:落初 作者:映柔 分类:言情 主角:墨龙宣赫 人气:

经典小说《帝宠归》由映柔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墨龙宣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一个三岁小不点儿,却被皇帝抢去深宫做皇后。要怪就怪她爹太风流,敢与当朝皇帝玩断袖。玩就玩了呗,偏又将一国之君玩抛弃。  皇帝大怒:“墨清风,你敢蹂躏朕的感情,朕就蹂躏你的千金。”  洞房夜,床上小新娘哭花了脸,“我要爹爹…”  一皱眉,重声道:“这里只有皇上!”  管他谁,扑进怀里大哭:“皇上爹爹…”  又皱眉:“不是爹爹,是相公!”  又大哭:“相公爹爹,然儿饿…”  唉,恨归恨,这怀中娃儿该咋办?要不…先当女儿养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爹,然儿饿了…然儿不想玩藏猫猫了…”墨柔然自墨清风怀中苏醒,小手揉了揉睡眼。

转眼间已到黄昏,墨清风已怀抱着女儿在郊外漾夕湖边茂密碧草中躲避了两个时辰。此时的漾夕湖上一如四年前那般为一片错落青碧所铺陈,映衬得那朵朵酣睡荷花越发娇态可掬。唯不同的,是此时的漾夕湖除去大片荷花外,没有船,没有食物,亦没有康婉儿…

“爹爹,然儿肚子好饿…”

“然儿…”

墨清风听着女儿小肚子里已咕咕敲着小鼓,不由得一阵心疼。回头往身后看了眼,墨清风发现身后碧草丛中,立着一座由三根木桩搭支而起的简易小屋,好像是附近渔夫临时歇脚的地方。

掀起遮在屋前的破烂布幔,墨清风抱着柔然弯腰走进小茅屋里,将她放坐在里面一团草垫上道:“然儿,乖乖待在这里,爹爹这就去给然儿买好吃的…”

“不要——”然儿紧赖在墨清风怀中道:“然儿怕…爹爹带然儿一起…”

现下龙宣赫已派人到处在找他们父女了,若带着然儿一起,怕更容易被人发现。墨清风只得哄道:“然儿,再和爹爹玩一次藏猫猫好么?若是然儿赢了,爹爹就给然儿买冰糖葫芦吃。”

一听冰糖葫芦,小柔然一双眼睛立时闪亮如星,拍手道:“然儿要冰糖葫芦…连叔叔爹爹都找不到然儿,然儿一定赢。”

墨清风将身上披风披到小然儿身上,微笑道:“那然儿快快在小茅屋里躲好,爹爹一会儿便要找到然儿喽。”

“爹爹出去,不准偷看!”

墨清风出了小屋,回头时,便见然儿很快躺倒在草垫里,拉着披风将整个小脸儿蒙住好了。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总以为遮住自己双眼,别人就会看不到他们。留然儿一人在这空旷湖边,他心中到底不放心,一定要快些回来。

墨清风出了屋将布幔重新掩好,迅速消失在碧草丛中。他方一闪身离开,背后便立时黑影一现,现出两位黑袍人来。

“头儿,要将那人也…”身后那人指着墨清风远去背影,发出的,竟是女子如莺娇音。

“不用,陛下只要我们将皇后带回去!”洪亮而冷冽的声音自深墨斗篷内传出,正是龙宣赫派出的影卫无影。

小茅屋内,然儿在草垫上躺了不到一会儿,便听到外面响动,她以为是爹爹回来了,小手忙将披风自面上拿下,爬起身来蹑着小脚悄悄躲在布幔之后。

“嘚!”

布幔掀起的一刻,一个娇小身影突然自内跳出,嘚的一声大叫。

“啊——”

领头进屋的黑袍女子竟被这幔后跳出的小不点儿吓了跳,“啊”的尖叫了声,后退了步。

“怎么了?”身后跟着的无影忙扶住前面女子。

“哈哈哈…”幔后的小人儿双手捂着小嘴笑弯了腰。

“小鬼!大白天的要吓死人啊!”

素来以身为皇家影卫为荣,又以影卫中唯一一名女子为傲的落无声,发现躲在破布后唬吓自己的竟是个小鬼头时,顿时挥舞着拳头恼羞成怒。

这事儿若传出去了,以后在兄弟们面前还怎么抬头?这小鬼比蟑螂还可恶,一定要灭口,一定要!

“无声!”

背后无影展开手中画像看了眼,朝正挥舞着拳头意图磨刀霍霍的落无声喝了声,冷冷道:“这小鬼…好像是你未来的主子!”

“啊?”

落无声高举的双手立时停住,不禁挠了挠头,露出兜帽内半张讪讪通红的芙蓉娇面来,不可思意盯着却下小人儿问道:“小鬼,你叫什么?”语音中,明显多了份温和。

“然儿不是小鬼!”

小柔然朝身前立着的两位装扮怪异的黑袍男女扮了个鬼脸,迈着小步,拨开挡在面前的两根黑桩,边向外走,边背着小手不忘回身嫩声招呼二人道:“乖啊,你们自己玩儿,然儿该找爹爹去了…”

“额…”

落无声微微愣了下,这方回过神来,追上前道:“小鬼别走!”

【皇宫】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召阳宫处处贴着大红囍字,宫内红烛闪耀,到处摆放着金玉珍宝,在烛光摇曳中显得富丽堂皇。龙宣赫命人将洞房安排在召阳宫,似是故意做与某人看。

召阳宫外,落无声摘下头顶斗篷,露出整张如花美颜来,看模样儿,也就十六七岁年纪,身上那一袭黑衣,更衬出她身段玲珑矫健。

抱胸依宫外大红柱子上,落无声望着宫内猫二指挥着一大帮宫人七手八脚的围着那小鬼头忙乱,娥眉微蹙,食指轻敲着朱唇问一旁似门神一般立着的无影道:“头儿,你说陛下…当真是要这小鬼做皇后?”

无影一伸手拉了落无声背后兜帽遮住她整张玉面,方冷道:“再说一遍,主子的事,你少管!走!”

“我只是好奇…”

“不要不要…”

宫内,小柔然揪扯着宫女们好不容易方给她戴好的凤冠,嘴里不停嚷嚷着:“好重…然儿不要戴花花…然儿要爹爹…”

“哎哟,我的小祖宗,皇上就要来了,您就别闹了!”

猫二一把将然儿双手自凤冠上摘下,又顺势将绣着凤凰的盖头往她小脑瓜上一盖,连催着两旁宫女太监道:“好了好了,快将皇后抱床上去!”

小皇后消失多半天,吉时早已错过,加上龙宣赫本就不愿在这三岁小丫头身上浪费功夫,因而这场大婚除免去祭天,祭地,祭宗庙之外,其余礼节亦一概从简。

“干嘛又藏猫猫…”

小柔然撅着小嘴被宫女们抱至绣着龙凤双喜的大红缎绣床幔内,小手不时半掀起头顶红布逗着面前宫女道:“喵~喵~”直逗得宫中侍女太监都忍俊不禁。

宫外一声“皇上驾到——”龙宣赫气宇轩昂健步踏进寝宫,驻步望了眼床幔内坐着的小新娘,眉头不由一皱,向地上众人道了句:“平身罢!”

众宫人忙自地上立起向来,躬身静立在一旁。

走至床边,龙宣赫低头看了眼床边不停荡漾着的一双小腿儿,眉头不由一皱。他实未料想到过,自己会与一个三岁小娃儿洞房花烛。

“墨清风,你的女儿在朕手里,朕不信你不会乖乖现身!”龙宣赫心中狠道了句,伸手便要掀去那顶几乎遮盖住小柔然整个身子的大红盖头。

“嘚!”

安静寝宫内猛的响起一声小孩儿稚嫩惊叫声,龙宣赫不禁蓦地一下缩回手来。

床上小柔然已掀起盖头,对着龙宣赫的小脸儿笑的灿烂。她可一早就盘算着将来人吓上一跳了。

“呵呵…咳咳…”背后侍立的猫二见此,不由得同宫人们笑出了声来,又忙又咳嗽掩饰。

龙宣赫见床上这小鬼头竟敢当着自己的面恶作剧,朝背后忍俊众人喝了声:“下去!”面色阴冷对着那张天真小脸。

“陛下,这合卺酒…”

“下去!”

一个小屁孩儿也配与他合卺酒!龙宣赫厉喝了声,直吓的猫二忙将放着交杯酒的承盘塞向身后,掩门退到召阳宫外。

发现眼前这位俊面爹爹一脸凶相喝退了众人,小然儿不禁吓了跳,泪珠儿立时在眼眶打转:“爹爹…爹爹快来…”

“住口!不许哭…”龙宣赫命道。

“哇…然儿要爹爹…要爹爹要爹爹…”

床上小人儿可不管什么龙颜大怒,哇的一声越发哭闹了起来

“好吵…”龙宣赫对着床上小人儿一皱眉,怒声道:“这里只有皇上!”

管他谁,小人儿一头扑进龙宣赫怀里,连揩着鼻涕大哭:“皇上爹爹…”

龙宣赫见自己衣襟前瞬间湿粘了一片,不禁又一皱眉,推起那张满是眼泪鼻涕的小脸儿更正道:“不是爹爹,是相公!”

小柔然突然住了声,歪头盯着龙宣赫。

龙宣赫以为这小家伙终于听懂了,方要再教导几句,未料,小家伙小嘴儿瘪了瘪,复抱住他大哭道:“相公爹爹,然儿饿…”

“饿了?”龙宣赫微怔了下,回身自几上拿了块糕点递到小柔然面前。

“谢谢相公爹爹…”雨过天晴,然儿伸小手自龙宣赫手中拿起糕点。

“哦,还挺乖巧…”

龙宣赫望着那小家伙埋头吃的香甜,面上不禁现出一丝笑意,这方细细打量着他这位小皇后。瓜子脸儿,弯翘的睫毛下一双黑珍珠般闪亮的眼睛,鼻梁小巧挺直,一张樱桃小口被糕点塞得满满的,而那一身小新服,正衬得她小脸儿娇嫩可爱。

伸手抚摸着那张娇嫩面颊,龙宣赫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张小脸,像极了墨清风。

“相公爹爹…然儿渴…”

“哦,渴了?”龙宣赫又起身自几上倒了杯水递到然儿唇边。

“相公爹爹…”

“不许叫相公爹爹…”这什么称呼嘛,龙宣赫眉头又是一皱。

小然儿一脸疑惑:“不叫相公爹爹‘相公爹爹’那叫相公爹爹什么?”

龙宣赫感觉自己脑袋有些晕糊,无奈道:“罢了,你爱怎么叫怎么叫。”

“相公爹爹,然儿吃饱了可不可以去找爹爹啊?”

龙宣赫面上闪过一丝冷笑,向床边小人儿道了句:“快睡吧,明日一觉醒来,你爹爹就来了。”

“真的?”小然儿将信将疑,“那…相公爹爹今晚可不可以陪然儿睡睡?”

“什么?”

没错,他龙宣赫是立了这么个连牙都未长齐的小娃儿为后,可立她实属恼羞置气,若真要他与这三岁娃儿同床共枕的话…

阿米陀佛,罪过罪过!

龙宣赫断然道:“自已睡!”

“可然儿怕黑…”

“自已睡!”

“呜…呜…”

“住口!不许哭!再哭朕将你扔出窗去!”

“哇——相公爹爹不要脸,欺负然儿…”

“烦…够了!朕陪你睡就是了…不许尿床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