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七夜宠幸:素手遮天

更新时间:2021-09-26 13:57:23

七夜宠幸:素手遮天 已完结

七夜宠幸:素手遮天

来源:落初 作者:烂番茄 分类:言情 主角:夏晓璐云鬓 人气:

《七夜宠幸:素手遮天》作者:烂番茄,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夏晓璐云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来自异世界的一缕幽魂,附身在白刃国彩凝公主的身上。因守孝需进帝陵七天七夜。就是这七天七夜,本将成为驸马爷的男人,如魔鬼般出现在帝陵中。不仅强占了她的身子,更是百般羞辱七夜后,她的胸口俨然出现了一朵兰花烙印,也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他成为帝王的媒介。本以为息事宁人,就能得到太平日子,可……当他的利剑穿透了她的胸膛……当她看着为了救她而被他杀害的仆人……当她那未有出世的孩子即将夭折……她幡然醒悟,无欲无求得到的只有更多的伤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帝陵里面的摆设自然将夏晓璐瞠目。

空旷的帝陵是由四根粗壮的盘龙柱支撑着,摆设更不用,处处透着豪华奢侈,这就是帝王的陵墓吗?

好气派,好威严!

一时间惧意竟然被这份震慑所掩盖,胆子也不由大了起来,走下台阶,向着内部走去。

淡淡的香味飘散在四周。

夏晓璐时刻目光停驻在正中央的大床上,床上正躺有一人,看他所穿服饰,她即明白此人正是刚过世的白刃国国主白成天。

他就是彩凝公主的父皇。

没想到初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地方!

惧意已经消失不少,人也已经来到了床前,夏晓璐俯视着床上的人。

光是这样看着还真以为国主不过是睡着了,红润的双颊根本看不出是个死人!

单是睡眼就有股威严志气,天庭饱满不难想象白成天在世时是如何的威风凛凛。

夏晓璐将目光收回,走到床前蒲团前,双膝一弯跪下。

就算自己在如何的对白成天没有感情,可他毕竟是彩凝公主的父皇,是她这具身体的爹爹。

她还是虔诚的三跪九叩,以表示对死者的敬意。

待结束她转身坐在蒲团上,手托着下巴,思忖着接下来自己要如何在这里度过这难熬的七天七夜!

夏晓璐不知自己何时居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正当夏晓璐睡着之际,帝陵北角处密合的墙壁发出低弱的轰鸣声,没多久墙壁就被移开了一角,足以容纳一个人进出。

当墙壁移开后,一道身影款步从外走入,来至帝陵中。

透过夜明珠带来的亮光,扫视了一圈,目光停驻在靠在床眼前的小小身影上。

桀骜的脸上双眉微微蹙起,双唇抿成一线,迈开脚步向着床前走去。

危险的讯号惊醒了夏晓璐,抬起头眼睛惺忪,人还没有完全的回神,眼睛因出现的男子而瞠大。

左右张望了下,夏晓璐心里面这打鼓,不是说这帝陵只有她一人么?

那眼前之人又是谁?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帝陵中?

男子一身白色衣衫竟与自己身上所穿的素衣白裳如此相近,夜明珠点亮了他的容貌。

呼吸一紧,好一个俊美非凡,朗月星辰的男子,只可惜他过于冷清的眸子让人滋生出要远离他的信号。

“公主。”他低沉中伴着Xing感的磁音传来。

夏晓璐猛然清醒,差点就忘了身在何处,忙整理起心绪,站起身,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帝陵之中!?”

来人双眸闪烁冷清渐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邪恶,此刻双眼居高临下锐利的望着夏晓璐。

“嗯?公主莫不是国主过世打击过重?”他微微扬扬眉,语气戏谑:“还是掉入湖中让你患了失心疯,把我都忘了?”

好大的胆子,他居然敢对一国公主如此说话,眼中可还有礼数?

夏晓璐脑中快速的转动着,忽而灵光一闪,惊呼:“你是宁王!”

男子唇边一扬,眉宇稍展,为他原本俊美的脸上增添了一分帅气:“看来公主还是记得。”

夏晓璐望着离自己不过一臂之隔的宁王,他就是人人敬畏的白刃国新君宁王!

不可否认他确实有帝王应有的气势,光是这样看着他,身体就被震慑住无法动弹。

即使脑中警铃不住响起,提醒着她要远离他,可自己竟一步也无法移动。

嘴巴微微开启,夏晓璐努力寻思着应该说些什么。

他却并不打算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上前一跨手伸起抓住了夏晓璐垂落在身侧的手臂,用力一扯。

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宛如大山逼近夏晓璐身上的力量顷刻间被抽空。

宁王低眼紧逼身前人,俯身凑近夏晓璐的耳边,说:“外头都说公主是不慎掉入湖中,可我却不信,公主可告诉缘由?”语气低弱,虽是询问却更似逼问。

夏晓璐身体不禁一缩,他这话什么意思?

“我……”话来不及出口,只觉喉咙一紧,呼吸瞬间被夺。

“公主可知你现在可是什么身份?!”宁王戾眼一闪,手扣住夏晓璐咽喉的力道一沉。

“唔……”呼吸困难咽喉更是传来剧痛,若是他再稍稍用力自己的喉管必定被捏碎。

夏晓璐出于本能的求生,伸起手试图去扳开掐住她喉咙的手。

奈何她的力量薄弱,又岂能抵过宁王那宛如钢铁铸造的大掌。

空中被榨干肺部发出抽疼,神智也开始涣散,视线逐渐模糊不清。

夏晓璐心中恐惧不断扩大,宁王是真的想要这样置她于死地!她能深切的感受到!

想想自己所面对的人,所面对的命运,她就觉得这一切都变得讽刺而可笑。

这算什么公主?

穆七的无礼历历在目,而现在宁王更是变本加厉,妄图扼杀她!

看来自己是终难逃一死了!

夏晓璐以为宁王会这样掐着她直到呼吸终止,原先的痛苦渐渐地麻木,神智早已呈现出漂浮,人就在此刻一沉,掐住咽喉的手收回。

她顺势跌坐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咳嗽连连,眼睛充血泪水落下。

宁王面无表情从上而下俯瞰坐在地上的夏晓璐,未发一言。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夏晓璐手搭在床沿上,抬头敌视着宁王,手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

宁王触及到夏晓璐脸上的神情,扬眉戏谑道:“公主难道在生气?”

夏晓璐简直为宁王的厚颜无耻拍案叫绝!

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惜现在身体的无力,让她几次努力也只能徒劳,仍是跌回地上。

“你……”喉咙发出警告的疼痛,声音沙哑干涩。

宁王伸手用力扯去了她头上的白玉冠,令她一头瀑布似的黑发瞬间散落在身后,望着她惊恐害怕的模样,讥笑闪过眼底,说:“公主不是一直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身体瑟瑟抖动,夏晓璐发现自己在他的面前变得是如此的渺小,宛如是他踩在脚底的蝼蚁,随时都会丧命。

“宁王,别忘了这里是先帝的陵墓!”夏晓璐尖涩的说出,她不能坐以待毙。

“先帝的陵墓?”宁王举目环顾了下四周,随后扬唇道:“这里作为你跟我的大婚礼堂应该不错!”

夏晓璐被宁王的话吓到了,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一定是疯了!

“你,你不是想要杀了我吗?”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受并不是假的!

宁王竟然毫不避讳的说:“是!可你不能死了,你死了我的皇后谁来做?”

“你要的不就是个皇后么?不是我也可以!”夏晓璐拼尽了全力低吼,谁稀罕什么皇后,跟这种人在一起不是他疯就是自己疯!

宁王手放在唇边轻敲了几下,目光闪现狐疑,紧盯着夏晓璐良久。

夏晓璐被看得浑身不舒服,戒备的用手怀抱住胸口。

“你刚才说什么?”宁王缓缓开口。

夏晓璐微鄂,随即回神,吸了口气,说:“我说,你要的不过是个皇后,不是我也可以!”

没想到这话才出口,宁王的脸色巨变,阴森的骇人,原本还带着戏谑的眸子也转变成冰冷。

话也没说上前就揪起夏晓璐散落的长发,硬是拖着将她甩上了大床。

一连串的动作快而猛,夏晓璐就算事先有戒备可还是防不慎防,整个人如抛物线一般掉落在床上,发丝的揪疼与宛如散架的身子,使得她一阵耳鸣目眩。

好疼……

宁王手又揪起夏晓璐的头发,拖着来到了先帝尸体旁,阴冷道:“看清楚上面写的字。”

头被摁住迫使夏晓璐抵不住往先帝的尸体靠近,恶心感泛上夹杂着泪水不住的涌起。

迷离的眼前闪过金光,夏晓璐透过泪水腐蚀的眼睛,看到的是一块金子铸成的册子,册子已经被打开,上面密密麻麻刻着字。

定神一看,夏晓璐明白过来,宁王为何没有杀了她,而是留下她一口气。

这册子上所写,应该就是先帝的遗诏。

意思说的是在他死后由宁王接替帝位,而条件必须是彩凝公主成为皇后,若是做不到宁王就无法登上皇位。

唤句话说,彩凝公主要是死了,他宁王到手的帝位也就没了!

难怪他会神色巨变,说穿了还不是舍不得这个帝王的宝座。

看完册子的夏晓璐突然觉得很可笑,回身仰头望着宁王,沉声道:“放开我!”

宁王居然听话的将手从她的身上抽离,只是目光仍是没有移开,紧盯着她。

夏晓璐撩起垂落的发丝,硬是忍着疼坐起,说:“你想要帝位,就不要妄想动我一下!”这个是筹码,她必须要牢牢的握在手中。

宁王眼中闪过,不信,错愕,讶异,双眼半眯起端倪着应该算是威吓他的夏晓璐。

宁王的紧逼,夏晓璐丝毫不敢松懈,他现在就像是一头待机而动的猛兽。

帝陵内气氛诡异。

良久,宁王目光一变,嘴中大笑声传出:“哈哈……哈哈……”

夏晓璐毛骨悚然,宁王的笑声狂傲,他蓦地收住笑容,面目狰狞的看向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