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更新时间:2021-11-25 04:23:05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连载中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夙长心 分类:言情 主角:纪青雪 人气:

《王爷有疾:替嫁王妃太妖娆》由网络作家夙长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纪青雪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享誉全球的顶尖地下医生,道上人称“鬼医”,因一场意外一朝穿越成了相府不受宠的二小姐。这受尽欺辱也就算了,还得被逼着嫁给一个寿命不到三年的病秧子,只是等纪青雪嫁过去后才发现这王爷病得还不是一般的轻。第一天,某王爷笑容可掬,如沐春风:“阿雪,城外的桃花开了,我们去看看吧。”“……”第二天,他又板着一张脸,冷若冰霜“纪青雪,快来伺候本王就寝。”“……”纪青雪被烦得实在不行了,苦口婆心地劝他:“王爷,精神分裂是病,咱得治啊!”刚说完就被那人直接压在了床上,那人又换了一副深情的模样,吻着她的唇角。“本王是有病,但王妃就是治我的良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宴会风波(二)

前往迎风阁的路上,游怀竹与纪青雪聊了许多,除了初见时悸动,此时纪青雪已经慢慢冷静了下来,毕竟那段岁月与那份情意都完整地属于另外一个人。

与她无关。

“阿雪,听说你与睿王成亲了?”即使早已知晓了这事儿,可游怀竹仍旧固执地如从前一般唤她阿雪。

这一声“睿王妃”,他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嗯,前不久的事儿。”

游怀竹眼底盘旋着纪青雪看不清的情绪:“从前你说愿得一人心,那你现在嫁给睿王是因为喜欢吗?”

纪青雪一愣,别人只会告诉她,该嫁不该嫁,从没有人问她欢不欢喜。

“不是。”纪青雪如实答道。

闻言,游怀竹突然抓着纪青雪的手臂,迫切道:“既然如此,在你看了我的信后,为什么还是做了这个选择?”

信?什么信?

纪青雪疑惑地看着他,在她原本的记忆里,游怀竹去了边关后,她与游怀竹通过两次信。

第一次是游怀竹戍边第三年的生辰,纪青雪想着,边关风沙,金戈铁马,就不算见不到他,能让这浅薄的字为他带去几分暖意也是好的。

第二次是在皇上下旨成婚的第三日,玉姨娘要纪青雪嫁到睿王府的时候。

她含泪给游怀竹写了一封信,信上只有四字:望君长安。

此后,她便与游怀竹断了联系,更不曾收到他的任何一封信。

看见纪青雪脸上疑惑的神情,让游怀竹本就惴惴不安的心,更加凉了几分。

——阿雪她从未收到过那封信,所以自然也不会知道他对她的心意。

“阿雪……”游怀竹情不自禁将她拥进了怀中,连声音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纪青雪皱起眉头,除了必要的逢场作戏以外,她很不喜欢别人碰自己。

她心里思量着,要不要干脆打晕他算了。

“纪青雪!”

不远处,南宫炎缓缓朝纪青雪二人走来“找了你许久,不是还要表演吗,在这儿做什么?”

游怀竹向南宫炎行了礼:“微臣拜见睿王。”

南宫炎睨了他一眼:“游将军,你此刻该庆幸你还好好儿的站在这里。”

这话说得淡而无味,却又似敛藏着无数的锋芒,令游怀竹十分胆战心惊。

早已听闻睿王脾气古怪,一向喜怒无常,此番他见到自己与纪青雪相拥而立的场景,恐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可若是责难他一人也就算了,可游怀竹怕就怕他会与纪青雪秋后算账,毕竟现在纪青雪是他的王妃。

于是游怀竹上前解释道:“王爷,微臣刚刚从边关回来,见到自幼相伴长大的王妃,所以一时有些情难自己,王爷若要怪罪,就怪罪微臣一人便是。”

南宫炎说话语气毫无起伏,让人不辨喜怒:是吗?那就请游将军控制好你的情难自己,否则终会害人害己。

他揽住纪青雪的肩膀,径直越过了游怀竹,他边走边嘀咕:看不出来,爱妃这魅力很大啊,看来以后为夫得把你看紧些了。

纪青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想多了。

游怀竹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添了几分淡淡的失落。

阿雪,是不是我来得太迟了,所以才错过了你。

等走远了些,纪青雪便挣脱了南宫炎的怀抱,自顾自地往前走着。

南宫炎长眉轻挑:你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纪青雪猛地回头,瞪着他:“你这男人脸皮比城墙还厚。”

南宫炎点头:“多谢爱妃夸奖。”

“我这是在夸你吗?”

“本王就是如此理解的。”

南宫炎二人一路拌嘴,终于回到了迎风阁,可是刚到就有宫女给纪青雪跪了下去。

“请王爷王妃赎罪,奴婢该死!”

纪青雪莫名其妙地问她:“发生了何事?”

那小宫女哭得满脸泪花:“回王妃娘娘的话,娘娘刚刚交给奴婢的琴被弄坏了,奴婢明明是放在桌上的,就出去了一小会儿,结果回来的时候那琴的弦就全断了。”

纪青雪与南宫炎对视一眼,心中了然,除了那位纪大小姐,还有谁能干出这事儿!

她就是想看自己在宴会中出丑,她还那么喜欢把人踩在脚底下,享受那所谓高人一等的感觉。

“看来视你为眼中盯的人还不少啊。”

南宫炎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人,他倒十分想知道那女人此刻在想些什么。

纪青雪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勃然大怒,反而十分平静,她看着南宫炎说:“那有什么,顶多来一个收拾一个,来两个擒一双就是。”

只是眼前,她要的琴已经被弄坏了,当务之急应该想想如何度过这个危机才是。

是她大意了,未曾想在皇宫里,纪青灵也敢用此下流招数。

“木青,将本王准备好的东西拿过来吧。”

话音刚落,便见木青抱着一把琴走了进来:“王爷,这是按照你吩咐准备的琴。”

纪青雪楞楞看着南宫炎:“你……你早就知道?”

南宫炎但笑不语,这皇宫就像是一座金碧辉煌的牢。在这牢笼里,他见过了太多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它们都在最阴暗的角落盘旋滋长,一点点蚕食着这笼里面的人,直到把他们逼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他早就料到了,纪青雪此番绝没有如此顺利,所以预先就让木青下去准备了古琴。

“怎么样,爱妃,这琴你可满意?”南宫炎问道。

纪青雪手下轻轻拨动琴弦,琴立刻发出清脆的声音,不绝于耳,她赞道:“好琴!”

南宫炎站在她身后,若有所思道:“你仿佛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儿,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

对于南宫炎的话,纪青雪置若罔闻,她双手置于琴上急速弹着,那是南宫炎从未听过的曲子。

过了一会儿,纪青雪才停了手,她转身一脸无所谓地说:“秘密,每个人都有,难道你就没有事情瞒我吗?”

此刻,她的眼神太过犀利,仿佛要看进南宫炎的内心处。

南宫炎却十分坦然道:“有,只是你不该知道那些事。”

是不该,还是不能。

纪青雪抱着琴和琉璃杯出了门,走到门口时,她说:“你的事儿,我没有兴趣知道,所以我的事儿你也无须过问。你我只是合作关系,仅此而已。”

南宫炎一人留在原地许久,他说:“你没有兴趣,我对你却有。”

南宫炎的眼神,仿佛是狩猎者看到了猎物,又或是棋逢对手的兴奋,毕竟他过了很长一段了无无趣的日子。

纪青雪,在我没有玩腻儿你以前,一定要好好活着,千万不要死得太早了。

南宫炎突然问道:“木青,是他吗?”

木青点头:“王爷料得不错,这琴弦的确是太子授意让人弄断的。”

南宫炎冷哼一声,他这个大哥存了什么心思他都明白,即使他离了这皇宫,他依然不放心自己。

木青脸上有些犹豫,思及片刻,还是将话说出了口:“王妃,好像误会了什么。”

“那女人估计认为弄断琴弦的是纪青灵吧。”

看刚才的情形,就知纪青灵与她势同水火,由此可见影玄暗中调查的结果也有几分可信。

“我们不用告诉王妃吗?”

“不必。”

木青十分奇怪:“为何?”

南宫炎薄唇轻启:“这出戏,我喜欢。”

迎风阁大厅,众人已经等候已久,不是等纪青雪弹奏出什么绝世名曲,而是等着看她的笑话。

在场众人里有许多身份显赫的世家千金,她们多与纪青灵交好,所以这纪青灵的事儿,她们多少也知道一些。

不过是一个空有相府嫡女的名头,实则蠢钝至极,被人欺负了也不知还手的蠢丫头罢了,所以她们并未将她放在眼里。

她纪青雪若能得了这百花宴的头筹,那才是见了鬼。

纪青雪缓缓步入大厅,皇上见她姗姗来迟,便问:“青雪,怎么去了如此之久?”

“莫不是弟妹第一次在这样的宴会上表演,所以有些怯场了?”

说话的是太子南宫澜,他脸上带着笑意,只是这笑容纪青雪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恶心。

尤其是在听到他与纪青灵说的那番话以后,南宫澜这个人在她眼里就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回皇上,青雪路上有事儿耽搁了。”

纪青雪的无视让南宫澜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心里怒气大盛,这个女人居然敢无视他!

纪青雪让人在大厅中放好了琴,然后她就将自己从御膳房要来的琉璃杯小心翼翼地放在琴上,不停地调整着被子的位置和角度。

众人见她这样,纷纷交头接耳,皆不知这纪青雪到底要做什么。

皇上按捺不住,替众人问了纪青雪:“青雪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纪青雪神秘一笑:“皇上,可否先容青雪卖个关子,稍后您便知道了。”

皇后接过了话茬,有些迫不及待地说:“快开始吧,本宫倒有些期待你的表演了。”

纪青灵在心中冷笑:故弄玄虚,纪青雪,我看你稍后如何收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