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逃不开寂寞

更新时间:2021-12-08 23:34:09

逃不开寂寞 已完结

逃不开寂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六月小默 分类:言情 主角:易冷 人气:

《逃不开寂寞》是六月小默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逃不开寂寞》精彩章节节选:为什么,会感到寂寞?为什么,会在寂静的夜里,没身繁华如梦,灯红酒绿,不管有多么匆忙,还是感觉不真实,孤独蔓延?为什么,众里寻他千百度,依然找不到,可以到老的爱情?骆轻尘从来没有想明白过。一杯红酒,一盒香烟,一个拥有无比虚幻的网络,每天乘坐的地铁。这是她生活的全部。她从来不相信爱情。繁华,一身如梦,谁都,逃不开寂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骆轻尘想起上次在机场送走林梅夫妇之后,她鬼使神差环上顾影手臂那件事儿,她的脸就禁不住发热。那次顾影送她回到家后,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愣愣地呆呆地坐在厅里。她完全想不起自己环上顾影手臂后来的事情,只记得,顾影懒散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好一阵后,她猛地跳了起来,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林梅,告诉她自己把她表哥给非礼了,可是又想起她还在飞机上,于是又打给了莫上桑。

“什么?你竟然向那个地铁男投怀送抱了?”

“哎呀,不是啦,就环上他的手臂而已。”

“哈哈哈,不用否认,我知道的,我们家的尘尘终于开始新恋情了。”

骆轻尘听了这话,心里那个急啊,她又开始辩解,“哎呀,该怎么说呢,反正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怎么想啊。”

“哎,早知道不跟你说了。”

电话里传来了莫上桑极度兴奋和激动的笑声,骆轻尘可以想象得到,莫上桑此时一定坐在沙发上,捧腹大笑。她叹了一口气,甩甩脑袋。

准是中邪了。

那晚,骆轻尘失眠了。什么也没做,没有去红颜知己,也没有写稿。

优雅的西餐厅里,骆轻尘埋头使劲地吃着牛排,以掩饰她的无措。她吃牛排的时候从来都是很斯文的,绝不会出现像现在这种毫无形象的状况。

顾影终于看不下去了,“那么使劲干嘛?又没人跟你抢。”

“呃?”骆轻尘抬脸,一脸茫然。

“呵。”顾影摸着下巴,“你今天很奇怪啊。”

“没有。”骆轻尘一口否定,“我是太饿了。”

说实话,顾影还是相当怀念一个星期前机场里骆轻尘环上他手臂的情景。当她转身,慢慢走过来,然而环上他手臂的一瞬间,他有点懵了,但在一刹那之间,他又恢复了之前的懒散,脸上浮现了笑容。

美女投怀送抱,还是他很感兴趣的美女,他真的受宠若惊。他从被动变为主动,手臂环着她纤细的手臂,并伸出右手,之间划过她红如樱桃的嘴唇。他真的想吻她,可是她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也许,这个时候还不太合适。总会有合适的时候,他可以吻上那两片鲜艳欲滴的唇瓣。

他还记得送她回到她住区楼下,她打开车门,仓皇逃跑的情景。那时候,他笑了笑,带着七分戏谑说,“我不介意,下次我们再见到时,你也这样环上我的手臂。”这一说,她那身影就跑得更快了。他终于忍不住爽朗地笑了。

今天早上,他也是很早就在她住区楼下等着她。他打电话给她:“我在你住区楼下,你下来,我们去吃饭。”

她结巴了,“我…….我….”

“别我啊我的,下来,吃饭。”

十五分钟后,她下来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看到她这个样子,一时玩心大起。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他打开车门,下车,指着自己的手臂,示意她挽着他的手臂,“再见到时也像上次那样吗?”

“呃?”

看着她一脸茫然,他终于收起玩心,“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去吃饭。”

回忆到现在,顾影收回思绪。他看着现在拿着纸巾擦嘴的骆轻尘,说,“等下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她好奇。

“去了就知道了。”他一脸神秘。

“喔。”

“你这个狐狸精,就是因为你。”一个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到骆轻尘面前,指着她骂她狐狸精。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脸上身上已是满是香槟。

骆轻尘低头看着胸前被泼脏的头发和衣服,又抬脸看这个还在愤怒中举着杯子的女人,无比郁结。这是什么状况?妻子发现丈夫和一个女人吃饭,以为是小三,当场捉奸?丫的,我跟小三压根就沾不上边。她转头看顾影,此时顾影早已没了先前的懒散。他拿起桌上的纸巾,帮骆轻尘擦着弄脏的头发和衣服,眼睛愤怒地看着那女人。

“易晓曼,你闹什么?”

“顾影,就是因为他,所以你才不要是吗?”女人指着骆轻尘,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愤怒,“就是因为这个狐狸精你就抛弃我?”

骆轻尘皱紧眉头。什么状况?难道,这女人真的是顾影的老婆?周围已经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就像看一部电视剧的剧情一样。

“骆轻尘?”kaven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确定。

“嗯?”骆轻尘抬起脸,就看到一张英俊的脸,还有那双蓝色的眼睛。

Kaven一扫之前的不确定,“真的是你啊。”此时他怀里还拥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和他一同打量着骆轻尘。是的,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骆轻尘脸上、头发、衣服都还有未干的香槟汁,正在往下滴,样子很是狼狈。“你怎么搞成这样样子?”

骆轻尘尴尬地笑了笑,很无奈地耸了耸肩。

“狐狸精,勾引我男人。”女人再次指控骆轻尘。

“狐狸精?你勾引她男人了?”kaven问骆轻尘。

还没等骆轻尘答上话,女人的愤怒的声音又响起了,“没错,就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我男人。”

“易晓曼你闹够了没有,我不是你男人,你发什么疯?”顾影已经愤怒了。也是,他怎么不愤怒呢?这样的狗血的事情。如果他真是女人的男人还算得过去,问题他不是女人的男人。他一直都把她当做妹妹的。

Kaven打量了一眼还在愤怒中的顾影,又看了一眼那女人,随即他玩味地说,“啧啧啧,骆轻尘,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有妇之夫也敢招惹,我看这样吧,你去招惹有妇之夫,不如来招惹我,我单身的,觉得没有女人会泼你香槟。”

骆轻尘心里哀嚎了。周围人的视线更加集中地投向这边了。

女人听到了kaven这么说,更加愤怒了,“你这狐狸精,勾引了顾影还不满足,勾引别的男人。”女人说完,扬起手就要打骆轻尘,顾影及时抓住她即将要落在骆轻尘脸的手。

“够了。易晓曼。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的。”

“顾影,你怎么能抛弃我,我那么喜欢你爱你。从小到大一直都这样。”

顾影一把拉过骆轻尘,拥在怀里,“她才是我女朋友。你不是。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

骆轻尘无奈翻翻了白眼,真是倒霉,原来这女人是在单恋顾影。

“你只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顾影说道这,拥紧了怀里的人,“她才是我喜欢的人。”

骆轻尘咬牙,心底骂着顾影:滚他丫的,竟然把我拉去当做挡箭牌了。

“哎哎,你们继续哈,我要先走了。”kaven走了两步,又突然转回身来,对骆轻尘说,“有空我请你喝酒。”说完,他拥着女人,扬长而去。

周围看剧情的人也算明白了,原来是女人在单恋男人,还把男人的女朋友给泼香槟了。于是纷纷摇头散开,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顾影。你真狠。”

女人眼里满是受伤,她含着泪,跑出了餐厅。骆轻尘吐出一口气,咬牙切齿地对顾影说,“你的女人真麻烦。”

“她不是我女人。只是我一个青梅竹马,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的。”

“她也挺漂亮的,干嘛不喜欢人家?”

“她漂亮我一定就要喜欢她么?”顾影反问。

“呃,不是,只是我想,从小一起长大,总会日久生情吧?”

“不会。”

骆轻尘猛地想起,自己还在顾影怀里,于是她无比郁闷地扬起脸,“能不能松开你的手?”

顾影低头一看,原来还抱着她,于是他戏谑笑了,“这样不是挺好的么?干嘛要松开?”

骆轻尘一听这戏谑的话顿时火了,“这样狗血的事情,好什么好?快给我松开。”

顾影松开了手,收起刚才戏谑的笑容,“我带你去换衣服吧。”

这狗血的事件让骆轻尘耿耿于怀。以至于,两个星期后,每每想起,都想把顾影剥皮了。她跟莫上桑说了这事,莫上桑先是哈哈大笑了好一会儿,随后说,“尘尘,帅男人都是容易招惹女人的。”

“少来,你家陈志森不帅么?”

“帅呀,但是我家那位专情啊。”

“得了得了,知道你幸福啦。”

“那当然。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哎呀,结婚以后生几个孩子好呢?”

“你想生几个就生几个吧。”

莫上桑抓住骆轻尘手,“那男人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呢?”

骆轻尘甩开莫上桑的手,“问你家男人去。我心情很郁闷,我们去购物吧。”

“好呀。”

骆轻尘和莫上桑在街上走着,手里早已提了很多东西。女人都喜欢购物的,而且一出来就满世界购物。

“骆小姐。”

骆轻尘皱着眉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这不是易晓曼么?“易小姐。”

“嗯,我可以跟你谈谈么?”

莫上桑扯扯骆轻尘的衣角,轻声问骆轻尘,“这女人是谁?”

“狗血事件的始作俑者。”骆轻尘低声对莫上桑说。

莫上桑张了张嘴,然后又闭上了嘴巴。狗血事件的主角啊,这女人还真极品,单恋成那种程度。

“有什么事情,现在就可以说。”

易晓曼看了一眼莫上桑,欲言又止。

“怎么?事情很要紧?”

“不是,你能跟我到咖啡厅里谈谈吗?”

不会拿热咖啡泼我吧?

“放心,我不会想上次那样对你了。”

“好吧。”

咖啡厅里,易晓曼喝了一口咖啡。

“你一定觉得我很犯贱,这样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骆轻尘没说话,她喝了一口咖啡。

“骆小姐,我从小就喜欢他,我真的很喜欢他,没有他我会疯掉的。”

骆轻尘轻轻一笑,带有点不屑。这世界,没了谁,都能一样过活。说什么没有谁不能活,是因为还心怀不甘。

“你能不能离开他,我真的不能没有他,我求你了?”易晓曼抓住骆轻尘的手,这把骆轻尘吓了一跳。她接着说,“你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但是我只有他,我真的只有他了。”

骆轻尘觉得很可笑,“这算什么?就算我离开了他,他也不一定会喜欢你。你看,以前没我,他还是一样不喜欢你?”

“我会让他喜欢我的,终有一天。你只要答应我,离开他就行了,我求你了,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唯独留下他。”易晓曼一脸哀怨,简直像个怨妇。“你能不能答应我?”

“呵,告诉你易小姐,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压根不是他的女朋友,他只是我姐妹的表哥而已。”骆轻尘停顿了一下,看着易晓曼一字一字地说,“所以,根本没有离开他这种说法,你不用求我。”

“真的?”

“嗯。谢谢你。”

“不用。只是我不得不说,你这样卑微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甚至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男人,值得么?”

“值得。”易晓曼眼里满是坚定。

骆轻尘摇了摇头。到底是因为爱情呵。可是,易晓曼不明白,那只是她一个人筑造的爱情世界,终有一天土崩瓦解。然后,留给她自己的,只有悲哀。

只剩悲哀。

骆轻尘不会这样爱一个人。她有自己的骄傲,属于她自己的骄傲。不是什么样的爱情都可以不顾一切去追求,孤军奋战,最后自己会以伤痕累累收场。

那年,快要结婚了。她就是这样,骄傲转身。

带着身心的破碎,忍着疼痛,毅然离开。

不能为了爱情,把自己变得比尘埃还要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