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丞相大人,请入轿

更新时间:2022-09-22 13:34:25

丞相大人,请入轿 连载中

丞相大人,请入轿

来源:落初 作者:且把年华 分类:言情 主角:阿嬷云洛 人气:

《丞相大人,请入轿》由网络作家且把年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嬷云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彼有公子,  郎独艳绝,世无其二;  野史载“一双玉骨手,挽尽千千结,万千芳华绽,人似画中仙”;  可他只想说,扯淡!一切都是假象!假象!  **************************************  【一】  淡漠疏离?  云相飘然而去,竟连目光也未施舍一分;  嗯~,是够淡漠的……记者点点头,飞快记下。  **  禁欲专一?  云相面容稍稍扭曲,却也未发一言;  心中暗暗佩服,记者竟自思忖,不知权倾朝野的云相心中藏着何等佳人?  **  心狠手辣?  云相眼角轻扬,划出一抹睥睨的弧度;  不不不,这怎能叫心狠手辣呢?这是……雷厉风行,对,就是雷厉风行!  **  绝世风姿?  记者偷觑,面前的人儿却再未有反应;  半晌,云相掩面轻笑,“算你们有眼光!”  【二】  她本是异世之魂,  自诩一颗玲珑心,却不料九转轮回境,竟又滟滟红花乡,从此茫茫前行路;  据说,姑娘遗世独立,如九天玄女下凡尘,  云洛垂首;  据说,姑娘瑰姿艳逸,如魅惑狐姬撩人心,  云洛敛眸;  据说,姑娘猴首猿臂,却令云相魂牵梦萦,非卿不娶?  云洛吸气,呼气,却再也忍不住,一拳抡出  终于,世界清净了……  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路经历了诸多人的白眼,许久,云洛终于到达了荀浅的家,如今的禁地——原忠勇将军府。

两座石狮子,穿过寂静的岁月,仍旧立在门口,而那原本应庄重威严的大门却早已被烧毁,精巧的飞檐碧瓦也早已脱落,深吸一口气,带着虔诚与歉意,云浅终于迈进了这座曾经代表荣宠与忠诚、而今却只剩荒芜的府邸。

既然占了这具身体,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来宗祠祭拜一番的。

断壁残垣,原没有什么可值得欣赏的,记忆中妇人温柔的话语却仿佛点亮了世界,竟令她心中涌出满足与怀念。

终究,再逃避,自己也无法否认,自己与这具身体,真正是休戚相关的,如今竟连记忆都如此鲜活,仿若亲身经历。

望着四周的殷殷废墟,云洛不由得脑补出了这座府邸原先的繁华光亮,兴许,像是史料中记载的那样,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而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又点缀其间,必是一番盎然景象……

还真正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啊,云洛暗叹。

**

是夜

暗黑的天幕上零星地点缀着几颗星子,清润月光被挡在重重云翳之后,暮霭沉沉,只有几点灯火微微闪烁。

将军府遗址

云洛双膝跪地,朝着祠堂行了跪拜大礼,继而郑重地将手中的焚香插入面前的香炉。倏忽之间,却有一道黑影飘过,银光一闪,手中长剑便径直刺向跪坐的云洛。

前世,因为生病、身体孱弱的缘故,父母曾逼着云洛学习跆拳道,希望对强健体魄有些帮助,故而,在长剑刺来的刹那,云洛侧身一滚,便避开了夺命之剑。然而,防身之术怎可与夺命之术相抗衡?未料到她能避过,黑衣人只呆楞了一刹,便以更加凌厉的攻势向着云洛袭去。

毕竟是六岁的身躯,在躲闪之中,云洛只感到体力流失地飞快。

终于,“扑哧”一声,一个闪身不及,长剑便刺入了云洛的前胸,黑衣人缓缓将剑拔出,剑身染上片片鲜红,映着小人儿清泠的目光,别样刺眼。

似是不忍,又或许是为了安慰自己,收手之际,黑衣人竟转身,对瘫倒在地的小小身影说到:“不要怪我,怪只怪,你为何要来祭拜荀澈,上头吩咐了,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话落,匆匆飞身离去。

一片荒芜死寂……

许久,云洛才轻扯嘴角,凄然而笑,“屠戮全村一百三十二户人家,还不够吗?颠倒是非黑白,让纯良的人死后背上骂名还不够吗?如今就连一个祭拜的孩子,也不放过?”

终究,随着血液流失,小小身影的双手无力垂下,意识也陷入混沌之中。

**

“醒了?”

一睁眼,云洛便发现了床头的老人,此刻他的手里正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药,幽幽苦涩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引起云洛全身一阵熟悉的颤栗。

厌恶地皱了皱眉,云洛迅速撇开头,“拿走!”语气冰冷之中却又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脆弱。

不知为何,再次醒来,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轻抚着胸前紧紧缠绕的绷带,云洛心头竟涌上了阵阵委屈与后怕。

怕,好不容易重活一世,自己却在不知不觉间丧了命,而所有经历过的人和事都成过眼云烟,杳无痕迹,甚至,没人知道,这世界,有一个叫云洛的灵魂曾来过……

怨,为何在自己身入险境时,唯一一个在乎自己的人,却也不在身边,即使只是表面上的热络。

静默半晌,直到空气压抑得让人窒息,老人才缓缓开口,声音却不复之前的洒脱惬意,而是充满了自责与歉疚。

“对不起,小鬼头,”像是不知该如何表达,老人停顿了一瞬,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我不知道,就在我离开的短短功夫,你就遭此毒手,我……”

“不用说对不起,”突然间,云洛抬起头,露出那张因失血过多更显孱弱的精致面容。

唇瓣紧抿,眸光幽渺明灭,半晌,云洛像是做下了什么决定,苍白的双手轻柔而又坚定的解开外衫的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