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非要宠你

更新时间:2022-09-22 13:37:28

非要宠你 连载中

非要宠你

来源:落初 作者:苏洝 分类:言情 主角:北燕小白 人气:

主角叫北燕小白的小说是《非要宠你》,它的作者是苏洝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部轻松的甜宠文。御陵王向来冰冰冷冷,言语恶毒,悉不知私底下竟是个宠妻狂魔,其护短程度简直令人发指。王妃不准给人看,会看少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道观后没多久,天已泛起鱼肚白的亮。

弋璟琛没将人送进眠夕房间,冷着面随随便便腾了间许久不住的厢房把人丢了进去,反正眠夕人已经去见道长师父了,也看不见。

道长师父在房间打坐,眠夕挤着门缝进了屋里,蹑手蹑脚地跪坐在他的身旁。

她知道师父打坐的本事是极其高深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一打坐,他就必定会一口气打上好几个时辰,原先她还因此特崇拜钦佩他老人家,后来柴房烧火的那伙计偷偷告诉她,师父那是不小心睡过头了,全道观的人都知道,然后眠夕也知道了,这件事,全道观只有师父一个人不知道他打坐睡着的事情已经被全道观的弟子知道了,听着颇有些心酸。

天色越来越亮,眠夕担心刚刚从洞里带回来的病号玄衣男,于是不得不叫醒打坐的道长师父,“师父?......师父!......师父!!......哦,请原谅徒儿的无礼打扰,您喊阿九叫徒儿过来找您,可是有什么事?”

道长师父睁眼后习惯性地看向窗外,点了点头,他说道,“十三呐,你来啦......刚刚吃晚饭时想起了一些事情,想同你说说,正好看见阿九殿下和小淮从门前路过,为师便顺道喊了阿九,让他过去叫你来一趟......等你时为师顺便打了会儿坐,为师总感觉过了很久,没想到外面天色还未黑尽,想来,可能是为师近几日功力退减了啊......”

眠夕面上给足了老人家的面子,也附和着表示事态严肃,心里早一阵腹诽,呵呵呵,师父您老打坐的功力不仅没有退减,反而日愈变得厉害,瞧您这一眯眼的功夫,就一不小心眯了一宿,这会儿天都亮了......

师父捋胡须的样子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他说,“你醒来时身上就带了只短笛,那只短笛现在可还留着?”

“一直留着,那是我娘亲留给我的东西,只这么一件,徒儿已经把它藏起来了。”

道长师父神色一紧,捋着胡须的手劲一下没控制住抖下了根长长的白须,疼得眼角的皱纹都裂了三道,“这话是谁告诉你的?你九岁进的筹云观,以前的事,都想起来了?”

眠夕摇头,“不曾想起过。”

师父松了口气,“那你怎么说那是你娘亲留给你的?”

眠夕认真想了想,“徒儿猜的。言淮讲过,那是只骨笛,只有蛮族人才用骨笛,所以徒儿想,徒儿的娘亲,可能是蛮族人。”

对于眠夕的想法,道长师父似乎不能予以苟同,并且还极力反对。

他当下就拍了拍桌面,拿出了师父的威严,面色凝重地表示道,“天曼皇帝最忌讳的就是蛮族人,况且现如今这世上已经没了蛮族人的半点踪迹,十三你日后若再提蛮族人的事,那为师就不要你了!”

想了想又补充了句,“小白也不准打包着走,为师......为师伙同了小淮把它煮了吃了!”

这是个多么残忍而又厉害的威胁啊!

由此可见,道长师父虽一派仙风道骨正义凛然的模样,其本性还是不那么仙风道骨正义凛然。

又由此推极至广大人民群众,可见如今这世道上再如何正派的人,都必然有其阴险卑鄙的一面。真是人性本善,人性又本恶啊!

但考虑到自己以及小白日后在筹云观的发展前途,眠夕只能对道长师父无理取闹的要求表示妥协,妥协完后才得以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疏雪顺着风刮进游廊,落在眠夕墨色发梢,说不出的柔美。她的面容生得是极美的,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澄澈得如一汪仲夏破碎阳光下的泉眼,干净得不像话。

“殿下,弟兄们都在军营等着,你现在就随属下回去吧......苏里江一带越楚的兵马刘罗将军一人也只能勉强抵住,越楚国的流兵本就擅长水性,殿下还是尽早带兵前去会合的好......”

“知道了。”弋璟琛一番深思,一手搭在桌面一手捏住茶杯,掀起眼皮看了看风尘仆仆赶来头顶上甚至还挂了几片落雪的司徒修,“司徒修,你身上带了治愈刀剑伤的疮药?”

其脸色异常认真,比议论自己带的漓军厉害还是北燕的八旗军厉害时还要认真严肃。

司徒修的小心尖儿抖了抖,“殿下可是哪里受伤了吗?殿下挨过一刀,属下就该挨十刀,殿下中了一箭,属下就该中十箭!......属下该死!属下真该死!”

方才那一派铁骨热血眨个眼的功夫变得无比紧张誓死殉情,差点就要冲上去扒掉弋璟琛的衣服瞅个明白。

前面那尊淡定爷淡淡定定地抬手打住司徒修正欲踏过来的脚步,缓缓开口,“你暂且是不该死的,受伤的不是本王,不过你若拿不出疮药,那你才是真该死。”

还好司徒修不该死,刚好把疮药递给弋璟琛时,屋外眠夕摸着房门板子进来了,“阿九......司徒你也在啊,阿九,谢谢你帮我把人背回来,你把他丢在哪个房间啦?”

“十三你过来。”弋璟琛朝门口的眠夕招了招手,眠夕进房,提着裙摆端端正正坐在他的对面。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了他的跟前,“阿九,那个人该不会死了吧?你给他盖被子了吗?小白呢?......哦,天呐!哥哥,你该不会是把小白跟他留在一屋了吧?他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的......”

对于自己一生中的头号病人,眠夕有着一颗老妈子般操心的心,在医术如此落后,大夫如此缺乏的年代里,她的操心,真是令人感动不已。

然而弋璟琛没有多少时间去听她操心别人的废话,搁下手里的茶杯就伸过去拉住了她的右手,然后把一个白瓷瓶放在了她的掌心,解释道,“这是专门治疗刀箭伤用的药,你拿过去给他用着,过去我受伤时都是用它。治好了,就让他走。”

眠夕神情微愣,瞅了眼白瓷瓶,又抬头瞅了眼弋璟琛,艰难地挤出几个字,“阿九你......”

阿九自然以为她这是感动不已的表现,从容起身,一侧的司徒修面上难掩激动之情,赶紧凑上前去拿过架上的斗篷披在了他的肩上,“殿下,道观外就有马。”

弋璟琛点了点头,道,“十三,我要回宫了,这段时日言淮也不在,你带着小白,不要调皮跑下山去,听师父的话......同柴房烧火的伙计聊天时也注意着点师父,老人家虽然耳背,眼神还是挺好使的......记住,西厢房那人,治得差不多了就让他离开。”

有轻微的力道带住了他的袖角,低头看去,眠夕白皙的两根手指正拉着他的衣袍,稍往上看去,她一张巴掌小脸半仰着盯着他看,他顿时有些惊艳,她说,“......阿九......你,你该不会扒光了他的衣服吧?......上回言淮受伤,你都不愿看一眼,这回......阿九,言淮哪里不好么?”

弋璟琛:“......”

司徒修:“......”

有人在无奈,有人在憋笑,有人愣是一派认真不已的模样。

无奈的某人扶额轻叹了一回,“他流了半桶的血,再不上药就真的没命了。就这样,我该走了,十三,听话。”

弋璟琛揉了几下眠夕毛茸茸的发顶,转身带着司徒修离开房间。

很令人欣慰,小白果真同玄衣男关在同一间屋,几个时辰前如此痛恨他的小白竟然没有趁着他虚弱时把人吃掉,倘若小白还没开始健忘,那它着实拥有着无限的肚量,坐实了胖子憨厚,就算是胖狗也撼动不了这一从悠悠几千年历史河流中所得出的结论。

眠夕用了弋璟琛给的药重新替他上了遍药,换了三卷新纱布,又跑回房间去把自己盖的被褥搬过来给他盖上,这才放心。

换了新药新纱布,盖上了这么厚的被褥,人反而越睡越沉,没一点醒来的迹象,眠夕又趁着吃中饭的空档,偷偷摸进各个师兄的房间顺了好几套衣服出来。

于是吃完中饭大家纷纷回房后,道观的大院里不时听见有师兄在忍不住爆粗口,“***我晒了五天的衣服!***挂树杈子上也偷!***哪个小贼!***下次还敢偷把你挂树杈子上给我吹衣服!”

对于这样的言论,眠夕心里默默地认为太激进了,不就是借套衣服么?反正道长师父给大家都发了两套,丢了一套,不是身上还有一套吗?佛祖说,做人不能太小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于是心安理得地趴在玄衣男床边上睡了一下午,黄昏时分,有例行打扫的人过来拍门,小白咬着她的衣角硬生生地将她拖到了门口,眠夕揉开眼睛后毫不心疼地一巴掌甩在小白后脑勺,小白极其可怜地吐出嘴巴里的一大块衣服布料,十分委屈地挪到了某个角落。

眠夕拉开房门,值得一提的是,筹云观为了省钱,因此,每月例行打扫房间的伙计就直接由柴房烧火的伙计兼职来做了。于是,眠夕这一开门,看到的就是小麻朋友提着桶水,拿着把扫帚站在门外莫名发抖的场景。

小麻朋友之所以叫做小麻,也就是其字面意思,由于长了一脸的麻子,听说原先也是有名字的,不过为了形象贴切,大家都亲切地喊他小麻了。

小麻说:“唉!我说谁呢!西厢房从不住人,我还以为真闹鬼呢!十三,你下回关房间里记得吱会声儿啊!”

眠夕问:“闹鬼?筹云观之前闹过鬼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