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倾天下不如你

更新时间:2022-09-22 13:40:14

权倾天下不如你 已完结

权倾天下不如你

来源:创别 作者:惜言 分类:言情 主角:江素辛苏穆 人气:

火爆新书《权倾天下不如你》是惜言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素辛苏穆,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丞相遗孤,奉旨入宫,由皇后变成德妃。他温润如玉,对她极尽宠爱。她终将一颗痴心相付,却不料她原本只是替身,在她身怀六甲之时,揭开了她满门被灭的真相,她走上祭坛留给苏穆最后一句话,我们之间不仅隔着她,还有江府上下和一个孩子的命。……再见时,她顶着北漠长公主的名头,亦是那年雪地里的少女。他低声说,你回来了。她答,是,欠我的,总归是要还的。可,红尘过后,眼前所见,竟都不是真相,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远的靠近栖凤殿,就听见殿内的欢笑声,江素辛在白芍的搀扶下,下了鸾轿,进了宫门。

可真真是热闹极了。

昨夜新晋的四个女子坐在一起,时不时的有笑声传来。

柴芷雪和延后蒋老太君坐在一起,也不知道谁说了什么,柴芷雪脸蛋有些隐隐泛红的娇嗔着。

“臣妾参见延后,皇后,蒋老太君。”江素辛在白芍的搀扶下行礼到。

“免礼,德妃妹妹快坐。”柴芷雪娇俏亲昵的喊着江素辛,仿佛之前的那一切从未发生。

江素辛也无意于拆穿她,“谢皇后娘娘。”

“德妃免礼,按礼当老夫人对你行礼。”蒋老太君喝了口茶水,虚扶一把,然后淡淡的说道。

“老太君言重了,素辛乃是晚辈,行礼也是应当的。”她也自是不敢接受老太君的礼节。

按大夏律法,蒋老太君是一品诰命夫人,而她的品级就要低上许多,蒋老太君自是说这句话是在敲打她么?

“参见德妃娘娘。”那四个位份低一些的女子自然是要对着江素辛行礼的。

“免礼。”

江素辛坐在柴芷雪特意让出来的位置上,与蒋老太君对视,只是一眼,她微微一震,对面的那个古稀老人,眼神里满满都是杀意。

蒋老太君也是心头一震,像,太像了,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她本想震慑她,可是她的目光里清清淡淡的,丝毫不惧怕。

想当年在战场的时候,她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敌人落败,如今一个小女娃娃竟也不怕。

她果真是老了。

“德妃,身子可好些了?”延后淡淡的问着,他的儿子对她的确是有些不同的。

“回延后,素辛身子好多了。”江素辛淡淡一笑。

她好与不好,与他们何干?

这辈子江素辛都没有办法忘记那夜,那个女子的清白,都是眼前这个笑得很和蔼的中年妇女给夺走的。

“老妇人听说,昨夜那只畜生伤了德妃,皇上又把那只畜生赐给了德妃?”蒋老太君品着茶水,状似不经意的说到。

“德妃可要小心些,畜生始终是畜生,还是打杀了的好,免得伤了自己性命。”

江素辛低垂眼眸,恭敬异常,“多谢老太君教诲。”

“哎呀,祖母,瞧您说的,听说那畜生通人性呢,昨夜可是一夜都守着德妃妹妹呢。”柴芷雪语气虽然欢快,却带着些许醋意。

那只白毛畜生本是轩辕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如今……

昨夜皇上虽然已经给他赔礼道歉过了,可是一想到那只畜生,她的心里就有个疙瘩。

想起昨夜,柴芷雪的脸上不自觉的浮起一抹娇羞的笑容。

皇上昨夜真是温柔极了。

本以为她从冷宫出来,不过是个空有头衔的皇后,可是皇上还是怜惜珍爱她的。

“如娘娘所言,是只畜生罢了。”江素辛品着婢女倒的茶水,淡淡的回到。

皇后的生辰礼物送给了她,皇后的心中一定是不平的,她就顺着她说,又何妨?

左右阿雪现在是她的。

“嗯,德妃妹妹,皇上昨夜赏了我一个好耍的玩意。”柴芷雪不经意的说到,眼角余光瞟了瞟江素辛的表情。

“哦,皇上自是疼爱娘娘的。”她一时间也摸不准柴芷雪,延后包括蒋老太君几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旁桌一个身着碧绿色衣衫的女子站起来,向着皇后这桌羡慕的说到,“早就听说东海红珊瑚是难得的精品,皇上宠爱娘娘,转身就将此物作了娘娘的生辰礼物,羡煞我们了。”

另外一个身着浅黄色衣衫淡淡女子欢快的说到,“是啊,是呀。”

“若是能够一饱眼福就好了。”坐在碧绿色衣衫女子对面的身着素衣的女子接到。

“刘贵人是什么话,好东西当然是要与人分享。”柴芷雪捂嘴似乎笑着刘贵人的小家子气。

一个官宦之女,见不到那么多好东西也实属正常,不是谁都如柴家一样,富可敌国。

“德妃妹妹且与我去一同搬出东海红珊瑚,给姐妹们开开眼?”柴芷雪说着商量的话语,暗里实则命令道。

江素辛有些为难,她本就与柴芷雪等人不对付,如今又是有伤在身,她看了看柴芷雪,对方也正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延后只是淡淡的喝着茶,低声与蒋老太君交谈着什么,似乎不屑于与几个年轻女子交谈。

如果她此时不去,延后一定会说她仗着皇帝宠爱,恃宠而骄。

而且眼下苏穆并不在宫里……

她此刻身在栖凤殿,得罪了柴芷雪并没有好处可言。

“德妃妹妹如此犹豫,是怕脏了你的手么?”看着江素辛犹豫不决,柴芷雪立马娇嗔的说到。

“当然不是。”江素辛皱了皱眉看着柴芷雪。

“那……”柴芷雪欲言又止的模样。

江素辛应承下来,说了句好。

柴芷雪走在前,江素辛走在后,进了栖凤殿的主殿,栖凤殿的主卧金碧辉煌,比之承明殿更加富贵,白釉陶瓷的花瓶里养着几朵荷花,雕花大床挂着绯色的蚊帐,香炉里燃着熏香,几缕薄烟,看起来井井有条。

“皇后娘娘,红珊瑚……”江素辛跟着进了主殿,发现并没有那个物件,而柴芷雪像是在引诱她一样,一直往宫殿里面走。

“红珊瑚?”柴芷雪疑惑的声音响在珠帘内侧。

“德妃妹妹,不是你说要跟本宫说些体己话么?”柴芷雪轻笑着,眼里满是讽刺的看着江素辛。

……

迷糊中只听见柴芷雪惊呼,“德妃妹妹,不要……不要杀我。”

众人冲进殿内,只看见江素辛拿着匕首不知所措,柴芷雪捂着腹部倒在地上,嘴里还一直说着不要杀我,不要。

“雪儿,我的雪儿。”蒋老太君沧桑略带些哭腔的声音。

宫女们七手八脚的把柴芷雪抬上凤床。

“宣太医,宣太医。”

“德妃,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对着老妇人来。”蒋老太君带了浓浓杀意的声音。

延后扶着蒋老太君,只安慰道,“母亲,莫要动气。”

延后有威严的声音响在耳畔,“德妃蓄意谋害皇后,其罪当诛,立即收押刑部。”

“诺。”

这是江素辛昏迷前最后的记忆。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