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品药坊

更新时间:2022-09-24 13:14:49

一品药坊 已完结

一品药坊

来源:落初 作者:公子离月 分类:言情 主角:苏晓小姐 人气:

新书《一品药坊》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公子离月,主角苏晓小姐,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1、概论版:前辈子小命完结在他手上,重生后竟然又遭遇他的死缠烂打——没关系,咱有万能的大哥护短,咱有治愈系的空间给力,咱有霸气的太子撑腰!  不过……为什么还是逃不出那个腹黑男银的万恶魔掌呢。o(╯□╰)o  2、细节版:她问,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他答,吻我。她哭,我做不到。他笑,那……让我吻你。她喊,你混淡!他吻,你喜欢我。  3、小白版:猪大头是世界上最讨厌最讨厌的人,从小就明着暗着欺负她,抢她最爱吃的东西、抢她的小伙伴、抢她的大哥、抢她的心。她还能怎么办么……她所有的东西都成了他的,连她自己都成了他的。好吧认命了,面对他,除了屈服,只能屈服再屈服。  ————————————————————————  小小甜蜜、小小纠结、小小腹黑、小小温馨。各位看得开心的话,别忘了给点票票,收藏起来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府,宴厅。

桌上已经摆上了几样凉菜和点心,凉菜都是新鲜的蔬果制成,清火温脾,最适合暮秋时节食用,点心都是现做的绿豆酥梅花糕之类,造型很好,香味清淡。

小少年一袭清白短衫,站在宴厅角落的一扇窗前,外面凌乱的风鼓起挽束起来的真丝绣蝶软帘,牵起帘角一只金线绣的蝶,翻翻卷卷扑打在小少年的肩头,好像活了一般缱绻萦绕,翩然舞动。他偏头看了看那绣蝶,白袖轻抬,手指捻住帘角,将那绣蝶从肩头滑落下去。

转身,看了看桌上的点心,对上菜进来的丫头道,“把点心都撤下去。”

小少年声线还未脱稚气,却像是秋天刚打下来的霜雾,又湿又凉。

丫头应了声,把糕点都一一撤了下去。小少年又道,“做一份清热祛燥的莲子汤,三人份。”

“莲子汤?为什么要做莲子汤,难不成三弟要去打猎?”从宴厅外徐徐走进来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伸着懒腰,顺势拦下一个丫头,端过丫头手里的梅酥,拈起一块放进嘴里,瞥眼见小少年又转过头去不看他,便冷笑两声,“我倒忘了,三弟不会骑马,更不会射箭,就只会读几本之乎者也。不骑马打猎喝什么莲子汤,不如去粪桶里喝尿的好。”说话这人正是小少年同父异母的二哥,祝戎生。

小少年不说话,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清冷的看向窗外。一只云雀不知从哪里飞来,掠过窗前,冲刺向远天飞去了。

祝戎生将剩下的梅酥放回桌上,快步走到小少年身边,极快的伸手扼住小少年的咽喉,阴冷的笑道,“你看,我要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世间只有武力才是王道,天下是打出来,不是从书里看出来的。”

小少年仍旧没有什么表情,冷冷看着眼前的男子,脸色已经让血液憋得紫红。祝戎生尤其厌恶他这样的眼神,恨不得当即捏断他的脖子。祝戎生当然不知道,要不是小少年暗地里做了个小手势,暗示外面的人不要妄动,他此刻只怕已经倒在血泊里,浑身痉挛了。

论出剑的快和准,没有人比得过小少年的近卫,这个影子一般的,叫明宇的人。

“祝维摩,你给我听好了,这个家迟早是我做主,到那时,我第一个将你赶出祝家。”

祝维摩,小少年觉得,似乎已经很少有人这么叫他,学府的夫子替他取了小字,宿凡。学府里的人都叫他宿凡。家中,下人们称呼他少公子,爹和两个哥哥鲜少与他见面,自然没人唤他的本名了。

祝戎生并不敢真的捏死他,临到他还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才松了手,将他顺势扔甩出去,祝维摩个子不大,生生被这一甩抛到墙面上,后背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落下地来时,他嘴角已经渗出了血渍,很快染红了白衣。

“没用的东西,这么一点打摔也经受不起。你那病怏怏的身子骨,怕是随了你娘了,她死得早,我看你也活不了多长。”

祝维摩眼底忽然一亮,像一头小兽一般,刺出的光惊得祝戎生心头一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拍了拍衣角,转身出去了。

祝维摩从地上爬起来,轻舒一口气,食指和中指极快的寻到手腕和颈部几个大Xue,反复按压了几次,待到心律平稳些了,才回房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

他回到宴厅时,客人们已经到了。

苏瑾见他进来,一眼便觉察出他气色不好,又见窗前的血渍,和桌沿上一盘凌乱的梅酥,已经多少能猜出是祝戎生来过。苏瑾并不多说什么,祝维摩也只是淡淡与他对视一眼,两人都各自沉默。

莲心倒是眼浅,没见出什么不对,上前来就拉起祝维摩的袖子,脸一下子红到耳根,“莲心谢谢公子,等莲心学会做梅酥了,就做给公子吃。”

苏晓在一旁看着,就好像被朋友插了两刀,心里一百万个不爽。偷眼去撇大哥,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气氛怪怪的,让苏晓很不自在,她自己先爬到高高的宴席桌上去,小手抓了一片凉菜盘里的不知道什么酱瓜,塞到嘴里,咬得咯嘣咯嘣。

众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到苏晓身上,她朝大众摆摆手,又抓起一片生菜塞进小嘴,含含糊糊的喊道,“我饿了。”

酱瓜的黑酱沾了苏晓一脸,小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小四肘了肘他,然后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苏瑾抽身过去,拿起衣袖替她擦了手和嘴角,偏头对祝维摩道,“晓晓确是饿了,宿凡莫要见笑。”

祝维摩叫来外面的丫头,吩咐她们把桌上那盘梅酥撤下去,再快些上菜来。苏晓不理他们,跳下高凳子,拉了莲心和小六,三个娃娃一起爬上凳子去,你一手我一爪抓着酱瓜小菜什么的胡乱吃。

苏瑾将三双筷子塞到三个娃娃手里,向小六和莲心道,“擦了手,用筷子吃。以后不能学晓晓用手拿菜。”

苏瑾又替苏晓擦了一遍手,她才罢休,胖乎乎的小手攥住筷子,戳起一个酱瓜就塞到苏瑾嘴里,“大哥吃,酱瓜好香。”

苏瑾无奈的摇头,咽下她喂来的酱瓜。又对小四小五和茗棋道,“你们也过来坐,小四照顾着小六些,别让鱼刺肉骨伤着咽喉。”

一行人入座后,祝维摩才过来,坐到苏瑾旁边,两个人聊了一些学术方面的深刻问题,大约又说了一两件很严重的大事,总之苏晓听不懂,菜很快就上来一大桌子,她忙着吃,吃得兴起的时候不忘将小身子探过大哥的后背,对祝维摩挤眉弄眼的做鬼脸,还把酱瓜故意扔到祝维摩的白衣服上,然后对他大吐油腻腻的小舌头。

苏瑾不管苏晓,任她胡闹。祝维摩更是当苏晓不存在,由她怎么惹他,他都不温不火。其余人都看得有点心酸,谁想到祝维摩不但不生气,给每个人夹菜的时候,竟然给苏晓夹得最多。

苏晓歪着小嘴,看着碗里面祝维摩夹来的两条圆滚滚的小鱼,鼓起腮帮子,小手攥着筷子狠狠一插,小鱼整个儿打了滑,溜溜从碗里飞出来,直冲上天,正正落下来落在苏晓的头顶上。

一桌子的人,又忍不住哗啦一声笑开。连苏瑾也笑了,祝维摩也笑,但是表情看起来很纯良那种,苏晓圆圆的脑袋瓜子顶着一条圆圆的小鱼,圆圆的大黑眼圆圆的瞪着猪坏蛋,气得小脸圆鼓鼓。

苏瑾拿下她头顶上的小鱼,用自己的筷子替她把碗里的另一条剥开,剔除了鱼刺,对她暖笑道,“吃鱼。”

苏晓看小四小五和莲心他们都笑她,小六顾着对付一块排骨,没空理她,只有茗棋没有笑她,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我要跟茗棋坐。”苏晓气愤愤的扔了筷子,从桌上跳下来,跑到茗棋旁边的空位子上去。茗棋有些吃惊,也不拒绝,将自己的碗推到苏晓面前,用筷子夹了一柱菜,喂苏晓吃。

小六在对面啃着骨头,看着他们,油油的小手拉了拉旁边小四的袖子,“四哥不是说小姐要做祝大哥的新娘子,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生娃娃,四哥骗人!小姐和茗棋哥一起吃了,他们要一起睡一起生小小姐……”

小四一把捂住小六的嘴,借口带小六出去买糖,瞬间蒸发。

小五想了半天,别过脸呆呆的问莲心,“我怎么不知道小姐要和祝大哥成亲的事,莲心你知道吗?”

莲心点点头,又摇摇头,又点点头,红着脸,偷偷去瞄苏晓。

苏晓看看茗棋,又看看苏瑾,心下立刻明了事态。难怪小六要捏新娘子,她其实也听到过爹和娘说的小碎语,大约就是很喜欢祝家小儿子,觉得跟苏晓很合适之类的。苏晓心想她才五岁,也不可能这么早就订婚。没想到爹娘还真是喜欢这个猪坏蛋得不行,急忙忙就给她和猪坏蛋定了娃娃亲。苏晓觉得,她还是装作什么没听懂的好,那么以后她要喜欢别的男孩子,也就不算是红杏出墙了。

苏晓仰头,伸嘴去把茗棋停在半空的筷子上,一根白菜拖叼了拖下来,慢慢咬进嘴里。

祝维摩微微有些吃惊,要是她真的没听懂,那就是她太笨,要是她听懂了装傻,那就是太聪明,任何一种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

到这里,气氛多少有些尴尬。苏瑾岔开了话题,转问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宿凡也是近几日的生辰,我也做一回东,为宿凡庆生,可好?”

祝维摩点头,“倒是不必送什么礼,显得见外了。”

苏晓安分了许多,乖乖吃饭,偷偷看大哥跟这个猪坏蛋基情四射,心想年纪这么小就对她大哥居心不良,真是个腹黑男,她才不要嫁给腹黑男。

回到苏府之后,临睡前,苏晓总结了:这个饭局真是让她难忘,在这么诡异的情况下,让她知道以后要嫁的人竟然是她最讨厌的人。

不过,小四又是怎么知道她和猪坏蛋娃娃亲的事的呢?

=============================================================================

电脑出了点问题,连不上网,从下午一直弄到现在才恢复了……

就差点还原系统了……悲摧!喷泪!苦逼!

求安慰票……呜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