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衣血途免费试读大结局 陈啸庭赵群全文试读完本免费试读

锦衣血途免费试读大结局 陈啸庭赵群全文试读完本免费试读

时间:2021-11-25 04:31:17编辑:牛奶糖 作者:飞花逐叶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锦衣血途》的小说,是作者飞花逐叶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永治十五年九月二十九,广德百户所。自从三才会闹腾起来后,陈啸庭在衙门里的时间便多了起来,今天一大早才道便被张震山叫了去。连续穿过

锦衣血途

推荐指数:10分

《锦衣血途》在线阅读

《锦衣血途》 第85章 百户令 免费试读

永治十五年九月二十九,广德百户所。

自从三才会闹腾起来后,陈啸庭在衙门里的时间便多了起来,今天一大早才道便被张震山叫了去。

连续穿过几重院子,来到百户所里最具威压之地,陈啸庭盯着正前方的百户大堂看了要一会儿。

“陈校尉,总旗大人还在等你!”一旁差役提醒道。

陈啸庭这才醒转,然后径直往前走去,来到了张震山的总旗大堂。

“大人,您找我?”陈啸庭躬身道。

张震山从偏厅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书很是高兴。

将陈啸庭来了,便道:“啸庭……刚从卢阳传来的急递,百户大人的命令到了!”

陈啸庭不由无语,这事儿值得这样惊喜?又不是百户大人亲自回来了。

但陈啸庭还是道:“大人,百户大人有消息就好,这说明他也快回来了!”

见陈校尉完全没领会自己的意思,张震山脸色黑了下来,正色沉声道:“百户大人令,陈啸庭听命……”

听到这话,陈啸庭愣了足足三秒后,才单膝跪地道:“属下听令……”

张震山语气冷冽道:“刘玉才横行不法,免去其锦衣卫小旗之职,着将其立即收押……等候发落!”

这事儿交给自己做?陈啸庭心里不免有些怪怪的。

上一任小旗王有田折在他手里,刘玉才又要被他亲手捉拿,他难道就是克死上司的命?

“得令!”陈啸庭郑重答道,然后站起身来。

张震山仍旧拿着那份百户令,并没有递给陈啸庭的意思。

只听他道:“啸庭你直接将刘玉才带回来就是,本官还要用这道命令……和吴业与柳高明好好谈谈!”

话里有话,陈啸庭便问道:“大人,百户大人在上面还说了什么?”

张震山嘿嘿一笑,道:“百户大人让吴业柳高明二人,配合我全力弹压城内帮会,措辞严厉啊!”

措辞越严厉,周文柱对吴业和柳高明二人就越不满,这两人后面的日子就越不好过。

两个老对头越倒霉,张震山心里自然就越高兴。

等会儿找吴业和柳高明谈话,也将是这段时间以来,张震山最高兴的时候。

从张震山手中接过文书,陈啸庭前后仔细看了一边,才道:“看来百户大人,是真生气了!”

即便只有一张纸,陈啸庭读后也能感受到,周文柱书写时的愤怒。

拿回文书后,张震山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带人去刘玉才家吧,本官已将他看押在此!”

点头行礼后,陈啸庭便离开了。

虽然只是一校尉,但在刘玉才不在这几天,陈啸庭已暂代了他的职务。

点上了赵英王平安几名年轻校尉,陈啸庭带着十几号人便往刘玉才家中赶去。

刘玉才家在大树巷子另一头,当陈啸庭带着十几名校尉差役赶来,很自然的便惊动了巷子里的住户。

这些住户可不是普通人,家家都有人在锦衣卫当差,所以看到陈啸庭一行并不怵。

甚至有认识陈啸庭和赵岩等校尉的,还会出言和这些晚辈打个招呼,甚至有人还会问来干什么。

对此陈啸庭只是回一个笑脸,却并不会多说,见此赵英等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刘玉才家里,此时刘玉才就被限制在一间厢房内,里面有两名差役随时看守着他。

院门被打开后,便有值守于此的校尉上前问话道:“陈校尉,所来何事?”

陈啸庭笑了笑,便道:“袁哥,百户大人的命令,免掉刘玉才小旗之位,将他带回大牢看押!”

袁姓校尉不由愣神,好一会儿后才道:“刘玉才完了!”

然后他便将路让了出来,陈啸庭带人便往厢房处走去。

咯吱一声,厢房从外面被打开,里面三人不约而同看向了门口。

在阳光照耀下,陈啸庭一马当先从外面走了进来,开口便道:“刘小旗,百户大人的命令到了!”

此时的刘玉才,仍穿着土红色三爪猛虎纹官服,只不过看起来颓废了许多,就连官服上的猛虎都皱巴了不少。

听的是百户大人命令到了,坐在原地的两名差役立时便站了起来。

而同样坐着的刘玉才,则不急不缓整理了一下发髻,将自己纱帽拿起来戴正后,才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陈啸庭早就不耐,便冷声道:“百户大人令,刘玉才横行不法,免去其锦衣卫小旗之职,将其立即收押……等候发落!”

说完这话,陈啸庭便对左右道:“来人,解去其官服绶带……”

老子让你给我装逼,你会穿戴我就能给你扒下来……陈啸庭心头暗骂。

上差役自不敢上前,左右则是赵英和伍俊上前,而且伍俊是抢先一步上前的。

如果刘玉才不出事的话,过了年伍俊就会和他女儿成亲,成为他的女婿。

但现在,伍俊却要亲自上前,给自己未来岳父戴上枷锁……或许,两家之间的亲事,也将因刘玉才下狱不了了之。

伍俊主动上前解下未来岳父衣冠的行为,就是划清界限的行为。

刚刚戴好的官帽被取下来,象征着小旗身份的官服也被解下,此时刘玉才就是一个普通犯人。

接过那顶做功明显精致一些的官帽,陈啸庭看了一眼后才道:“刘小旗,您才登上小旗之位不久……何必要行此糊涂之事?”

虽然正式沦为阶下囚,但刘玉才脸色并没有大的变化,此时更是不急不缓道:“卢阳城内争斗还没结果,此时我不过是输了一着,最后胜负可还没定!”

刘玉才话说得隐晦,但陈啸庭这些天也从张震山处了解到不少隐秘之事,此时能听懂刘玉才的意思。

别看刘玉才死鸭子嘴硬,但他的话还真有几番道理。

若是雍西千户所的争斗沈岳败了,刘玉才还真有几分可能踏出大狱,乃至于官复原职。

但好在,经过广德府衙这些天的努力,街面上的治安已逐步恢复正常,想来已不会对卢阳之事有太大影响。

但陈啸庭不知道的是,广德府衙在恢复治安的同时,还向卢阳城发了一份急递,里面有一份意味深长的状纸。

陈啸庭接触不到这些,只是对手下道:“来人,给刘玉才带上枷锁,押回百户衙门!”

穿着一身中衣,曾经的锦衣卫小旗官刘玉才被带上了枷锁,到今天他任职小旗官仅两个月。

陈啸庭站到厢房门的一边,抬手对刘玉才道:“刘小旗……请吧!”

当啷当啷……拖着沉重的铁链,刘玉才迈动了的脚步,在房间内外校尉差役的注视下,缓缓踏出了房门。

锦衣血途

锦衣血途

作者:飞花逐叶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锦衣血途》文笔有些不够成熟,情节非常生动,是一本很好的小说,非常期待作者的大量更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