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衣血途完结版精彩阅读】主角陈啸庭赵群

【锦衣血途完结版精彩阅读】主角陈啸庭赵群

时间:2021-11-25 04:31:23编辑:王小涵 作者:飞花逐叶 人气:

飞花逐叶新书《锦衣血途》由飞花逐叶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陈啸庭赵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咯哒咯哒……府衙外的街道上,传来一连串的马蹄声响,由此也牵动了站在衙门口的众人的心。此时广德百户所门口,红测测的一片人人影。最前

锦衣血途

推荐指数:10分

《锦衣血途》在线阅读

《锦衣血途》 第90章 换血 免费试读

咯哒咯哒……

府衙外的街道上,传来一连串的马蹄声响,由此也牵动了站在衙门口的众人的心。

此时广德百户所门口,红测测的一片人人影。

最前面三位总旗官站着,后面则是九位小旗官一字排列。

除了刘玉才一人不能到场,土红色官服之人尽皆在此,此时他们就如普通校尉一般恭谨,站在衙门口一动不动。

这可苦了今日值守衙门大门的差役们,平日里哪见过这等阵仗,一种压力油然而生。

咯哒咯哒……马蹄声越来越近,最终周文柱一马当先出现在街口拐角处。

为了尽早回到广德,周文柱一行放弃了马车,都是快马加鞭回来的。

当周文柱打马才到衙门正门外,张震山等三名总旗官带着手下小旗,十几人一起走下阶梯。

“卑职,参见百户大人!”

十几名小旗总旗,尽皆跪倒在周文柱马前,行礼的声音传出老远。

周文柱此时仍黑着脸,这让伏在地上的吴业和柳高明二人忐忑不已,他们心里有鬼自然就感到害怕。

等了足足有十秒之后,周文柱才跃下马来,迈步来到了一种手下面前。

若是以往,见此情形周文柱会坚信,自己对手下人的掌控是强有力的。

但经过这次事件,他再也不会有此想法。

想起这些事情他心头怒火便往外冒,直到他看到张震山后,脸上的冰山才融化了些。

走到张震山面前后,周文柱一把将他扶起,同时道:“张总旗,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快快免礼!”

被周文柱扶起来,张震山一时有些惶恐道:“大人言重了,卑职只是尽职尽责,岂敢言苦!”

“有功就是有功,本官不会无视,千户大人更不会无视的!”张震山缓缓道,语气中大有深意。

当听到千户大人的这四个字,张震山心头微微有些颤抖,久违有所触动他的对未来隐隐也有些期待感。

今年他还不到四十,对未来还是有想头的。

而此时,看着地上跪着的其他人,周文柱才道:“你们也都免礼吧!”

其他人这才站起身来,很有默契的将周文柱环绕在了中间。

周文柱则转过身来,指着已经下马的曲正豪与徐成望道:“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位是曲正豪曲小旗,这位是徐成望徐小旗,他们两位是千户大人派下来的,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先前众官对此二人还不以为意,此时听得是沈岳派下来的,一个个在心里对对这二人都重视了几分。

“好了,有话以后再说,先进去吧!”周文柱沉声道。

等他第一个迈动步子后,其他众人也都跟着上前,只不过和周文柱离得最近的是张震山。

此时,吴业和柳高明心情很是沉重。

从开始到现在周文柱都没看他二人一眼,这明显表明了一种态度,更昭示着他二人的结局。

但不管怎么说,没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愿放弃,所以此时吴业二人没有选择认错,而是稀里糊涂和着人群往衙门里去了。

也正是他二人的这番表现,让周文柱在心里给这两人画了叉,已是无药可救。

进入衙门大门,里面分左右列队站满了人,粗略估计有两百多人,百户所过半差役都列队于此。

见到周文柱带队进来,便有校尉在此领头道:“参见百户大人!”

众差役跟着行礼道:“参见百户大人!”

声音犹如斗牛,气势直插云天。

周文柱一人在前,面不改色通过人群,身后则跟着十几名小旗总旗,一身银灰色官服的他威严十足。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百户所的头儿,是这里所有人的老大。

跨入第二道大门,里面同样乌压压站满了热,在这个平日点卯的院子里,近百名校尉尽皆站在中间。

陈啸庭自然也在其中,一米八的个子让他有些显眼,周文柱在行走间不注意就看到了他。

“参见百户大人!”众校尉皆行礼道。

这时就不能如对差役那般了,周文柱停下了脚步,对众校尉道:“都免礼吧!”

众人这才起身,然后微微躬着身子,以示对周文柱的尊敬。

周文柱继续往前,越过众校尉后便来到了第三重门外。

第三重门建在五步石阶上,比众校尉所在院落地基高出来一米多,站在这里可以俯瞰院内众人。

正因为此,这里才被定为了点卯之处,周文柱此时已拾级而上,而张震山等人则停在了石阶下。

周文柱转过身来,看着底下的下属们,心里的怒火逐渐隐匿,转而被一片冰冷代替。

“这段时间本官不在,广德城内就闹出了这么大乱子……你们,可真行啊!”

一开口就是这样冷冰冰的话,底下众人心头不免一沉,看来今日免不了挨一顿臭骂。

就在众人要做准备挨骂时,便听周文柱厉声道:“吴业,柳高明……你们给我滚出来!”

可以想象周文柱的暴怒,吴业和柳高明是总旗之位,比百户只矮了一级,平日里呵斥都很少见。

战战兢兢之下,身着土红色四爪虎纹官服的吴业二人,弯着腰往前踏了一步。

此时周文柱不想多说,更不想在此地骂人,便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文书,在面前展开道:“雍西千户所令……”

一听是来自千户所的命令,在场众人可不敢再看戏了,一个个皆躬身而立。

“吴业,柳高明二人玩忽职守,懈怠上命……今为惩戒,将此二人革职查办!”

周文柱话音落下,吴业二人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在场众校尉则是惊呼一片。

这可是两位总旗官,就这么全被革职了……罪名仅仅是玩忽职守,百户所里玩忽职守的人可多了去了。

虽然心中不解,但也无人为吴业二人打抱不平,谁也不敢对抗千户所的命令。

只有站在一旁的张震山,对跪在地上的吴业二人投去了惋惜的目光。

而站在张震山身后的班兴安,此时眼中则露出了兴奋的目光,吴业两人下去了他的机会就来了。

“将这二人解去官服,然后押入大牢!”周文柱冷声道。

立时便有校尉差役上前,将吴业和柳高明官帽解下,同时脱去他们二人的官服。

其中一名校尉正是郑简,看着面前如死鱼一般的吴业,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怎么好好的……又有两位总旗官落马了,这二人以往经历了那么多大风浪可都挺过来了。

吴业二人被押走后,周文柱拿起文书继续道:“总旗官张震山遇事从容,应对得当,屡有建树,调任千户所听用!”

好家伙,当听到这一句时,张震山整个人都愣在原地,随即他的内心就被喜悦淹没。

“卑职领命!”张震山单膝跪地道。

但周文柱却没停止意思,继续念道:“小旗官曲正豪,小旗官徐成望,小旗官班兴安,依例升任总旗官之职!”

“卑职领命!”曲正豪三人尽皆跪地道。

今天对广德百户所来说,无疑是石破天惊的一天。

三位总旗官,两位被罢免,一位被调离,然后又新任命了三位总旗官,可谓是一场大换血。

在场众人皆是震惊之色,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曲正豪二人从卢阳来时,便知道自己会升官,所以两人并不十分震惊。

他三人中唯有班兴安是得偿所愿,故而陷于狂喜之中,脸色的笑意怎么都掩盖不住。

而对余下众小旗官来说,此时他们都满是失落,三个总旗官位置一个都没他们的份儿,却被曲正豪和徐成望两个外人摘了桃子。

但这是千户所的意思,众小旗官也只能在心里腹诽,面儿上却不会表现出来。

此时,周文柱直属小旗中诸校尉,则有人此时用满怀期待的眼神望着周文柱。

总旗一级的任免得有千户所安排,小旗官的职务都是百户任免。

现在刘玉才和班兴安两个人都空出了位置,他们这些人人怎么会没点儿想头。

班兴安的“大旗官”他们不奢求,肯定得从现有小旗官中调任,但调任后还是有两个小旗官的空缺。

这就意味着,从直属校尉之中,马上又能产生两位小旗官。

而此时,周文柱看了直属于自己的手下一眼,然后继续念道:“小旗张成发,调任百户大堂……”

张成发听得这话,顿时喜上眉梢,连忙跪地道:“卑职领命!”

调任百户大堂的意思,就是说张成发升半级成了大旗官,这让一旁的吴明有些失落。

听到这里,直属校尉们的心更激动了,接下就要宣布新任小旗官的人选了。

“校尉苟明安兢兢业业,升任小旗官!”

“校尉陈啸庭才干卓著,升任小旗官!”

直属校尉中,苟明安此时有想哭的冲动,自己终于完成了父辈的夙愿,成了百户所的官了。

旁边同僚们虽有失落,但看向苟明安这汉子的眼神还是充满了祝贺,从今往后二者之间的身份就不同了。

但这时候,众校尉却发觉了不对,任命的两位小旗官中,怎么只有苟明安一人……

陈啸庭是谁?众人稍稍一想,便在脑海中有了印象。

但转瞬间,他们心中就充满了不服气,陈啸庭凭什么成了小旗官?

论资历在座大多数人都比他强,只不过小小立了几次功而已,就能坏了百户所里的规矩?

特别是直属校尉中最有希望的那两人,此时真有要吃人的感觉。

只见其中一人躬身道:“大人,陈啸庭入锦衣卫不到半年,资历不足服众,岂能为小旗官之职,还请大人慎重,莫要寒了衙门里众兄弟的心!”

听得这话,众校尉在心里都替这位仁兄鼓劲儿,但同时也替他捏了把汗。

但在人群中,陈啸庭却为这位仁兄捏了把汗,这人这辈子都无升官之望了。

而此时,说话这人也从激动中醒转过来,暗道自己真被猪油蒙了心了,但此时话已经说出口去。

果然,此时周文柱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目光中再度燃起了怒火。

“杨运……这是千户大人的意思,难道你要违抗?”周文柱训斥道。

“滚回去!”周文柱一声怒吼,吓得杨运心头犹如被捅了一刀。

不怪周文柱如此盛怒,吴明这些人跟他阳奉阴违也就罢了,现在连一个校尉也敢质疑他,叫他如何能不愤怒。

在场校尉集体失声,周文柱百户的权威,足够压住全场。

而更让所有校尉震惊的是,升陈啸庭为小旗官的命令,居然是千户大人亲自下达的。

这意味着什么?联想起之前传言陈啸庭得千户大人看重的说法,众校尉这下真的信了。

而此时,苟明安已经来到了台阶下最前方,而站在后面一些的陈啸庭则还在往前走。

经过方才的喜悦之后,虽然在心里仍旧高兴,但在脸上他已恢复了平静。

来到最前方后,十六岁的陈啸庭和二十八的苟明安站在一起,对台阶上的周文柱深深一拜道:“卑职领命!”

而在后方,众人眼中只有陈啸庭一人。

才十六岁的小旗官啊……这几乎新了众校尉的认知。

要知道,即便是补缺成为小旗官的,大多也得先排缺三五年才能拿到实职。

而陈啸庭入锦衣卫不过半年,就靠自己的升为了小旗官,和周遭大他十几二十岁的人站到了一起。

可以这么说,此时的陈啸庭于众校尉而言,那就是一个奇迹。

虽然今天有多人升官,甚至还产生了新的小旗官,但年纪最小的陈啸庭,却夺走了所有的光芒。

此时,站在一众土红色官服之间,陈啸庭心底松了口气。

在众人不可见处,只听他喃喃道:“不到半年,官升一级……勉强算及格吧!”

众人已将他视为传奇,若是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说不得会用唾沫淹死他。

而在台阶上,周文柱看着下方新组建的班子,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看向站在前方最显眼的陈啸庭,周文柱不由暗道:“想来这位,才是此间最大的赢家吧!”

“弱冠之年,已有猛虎之象!”

……

【本卷终】

锦衣血途

锦衣血途

作者:飞花逐叶 类型:历史 状态:连载中

不错,《锦衣血途》故事虽然平常但也有新颖之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