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天下为聘:王爷快到碗里来》主角叶媛媛昊完结版章节目录

《天下为聘:王爷快到碗里来》主角叶媛媛昊完结版章节目录

时间:2021-01-12 15:45:25编辑:倚楼听雨 作者:花开无期 人气:

主角叫叶媛媛昊的小说是《天下为聘:王爷快到碗里来》,它的作者是花开无期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王爷,程妃娘娘有请。”太监的声音让宇文昊头痛。他刚要开口拒绝,却听见太监又说:“王爷,娘娘请王爷,务必进宫。”皇宫,程妃端袅宫

天下为聘:王爷快到碗里来

推荐指数:10分

《天下为聘:王爷快到碗里来》 第14章 退亲 免费试读

“王爷,程妃娘娘有请。”太监的声音让宇文昊头痛。

他刚要开口拒绝,却听见太监又说:“王爷,娘娘请王爷,务必进宫。”

皇宫,程妃端袅宫。

“母妃。”

只见美人塌上斜卧着一美妇人,模样看起来三十上下,可是实际上,这个人的孩子都已经到了二九年华。

“起来吧。”美妇人靠着旁边的侍女才懒懒的坐起身,她办眯着凤眼,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宇文昊。

“谢母妃。”宇文昊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动,语气也是毫无波澜。

程妃开口:“本宫听说,你要去白云寺?”

显然,刚才的公公已经把宇文昊在府中的行为举止全部告诉了他的母妃。

宇文昊冷着脸不说话,只等程妃的下文。

程妃抬手屏退下人,偌大的宫殿里单单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程妃缓慢下榻,走到宇文昊身边。

“昊儿,本宫知道你对这门亲事不满意。”程妃语重心长:“安国侯一家于本宫有恩,可是本宫为了报恩,却让自己的儿子去娶安国侯的女儿,本宫是自私了。”

宇文昊继续保持沉默。

果然,程妃话锋忽转:“从前本宫是感激他们,可是现在举国上下都对安国侯的女儿,你那个皇帝亲赐的未婚妻,避之不及!”

“问天下哪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儿子忍受这样的人生污点?”程妃语气变得激动起来。

可是宇文昊仍然是波澜不惊,冷冷淡淡的样子:“可是当初这门亲事可是母妃辛辛苦苦求来的。”

“当时的确,他们安国侯的恩情让我一生都感激,可是现在,现在他的女儿,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儿啊,难道你还要娶吗?”程妃的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鄙夷和嫌弃。

宇文昊却忽然抓住她话中的重点:“她怎么了?”

“你不知道?”程妃皱起眉头,叶媛媛和皇宫侍卫偷情的事情已经被当成了笑话传遍了南陵国上下,无论是王宫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在嘲笑自己的儿子被未过门的妻子带了绿帽子,可是自己的儿子居然不知道?

“叶媛媛和侍卫幽会,你居然还一无所知?”程妃吃惊的问到。

“幽会?”宇文昊一愣,叶媛媛和侍卫,幽会吗?

“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会被送到白云寺清心反思?昊儿啊!这样不知礼数的女人我们要不得!”程妃的态度变得强硬,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再娶那个叶媛媛。

接下来程妃所说的每一句话,宇文昊都完全不做表态,任由她说。

等到某一个时候,宇文昊忽然起身,表情认真,语气严肃:“母妃,儿子绝对不会退婚的。”

“为什么?她都已经做出这样有悖妇德的事情了,难道你还想和她一起被天下人耻笑吗?”

宇文昊淡淡看了一眼情绪激动的程妃,薄唇微启:“天下人要耻笑便耻笑,与我何干?”

“你!”程妃被宇文昊一句话惊的半天都不能反应过来。

宇文昊趁机又说:“再说了,母妃,你有她和侍卫不轨的证据吗?”

“还要证据?就算没有证据,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那也……”程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宇文昊坚定的目光打断。

他说:“那也可以澄清。”

“没有证据,儿子是绝对不会相信旁人诬陷之言的。”

说完,宇文昊就只留给了程妃一个背影。

虽然刚才自己的话是那样说的,可是宇文昊的心里还是在不停的打鼓,叶媛媛真的不会做这种事情吗?

他们之间的确有一纸婚约,但是他不够了解叶媛媛,叶媛媛的心看起来也不在自己的身上,干脆去问个清楚吧?可是如果真的有呢?

宇文昊皱了皱眉头,又笑自己,居然开始犹豫不决了,还真是稀奇。

最后,宇文昊还是坐上了去白云寺的快马,一路加紧,终于在日落之前到达了白云寺。

白云寺本就萧条的要命,现在夕阳西下,倒真有几分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

宇文昊都来不及将马的缰绳绑紧,他直接跳下马,快步闯进白云寺。

可是白云寺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他的心里慢慢的,浮起一丝不好的念头。

宇文昊并不知道,初到白云寺的叶媛媛觉得眼里见到的,耳朵里听到的,每一样都是新鲜的。

现在估计是不知道蹲在哪一个草堆里研究宇文昊永远也不明白的东西呢。

他绕着白云寺又走了三圈,正心灰意冷的时候,前头忽然传来一声短促而又有些惊喜的尖叫。

他迅速循声追了过去,只见叶媛媛正面对着一团火,闭着眼睛蹲在旁边,脸上的表情惬意而满足。

似乎是听见了远处骏马的嘶鸣声,她微微睁开眼朝嘶鸣声那边看去,却意外的看见了宇文昊那张熟悉的脸。

叶媛媛脸上的兴奋和激动显露了一个彻底,这让宇文昊的心情指数也一点一点,慢慢回升。

二人这样沉默相对,宇文昊都能感觉分,自己的眼神也在随着心情变化,慢慢的变温柔。

“你怎么来了?”难道跟我一样被叫到这里来反思?

宇文昊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你……”

还是问不出口。

“你不会是想问我为什么到这里来吧?”叶媛媛揉着自己正在咕咕叫的肚子,满脸痛苦。

“我也没办法,一道莫名其妙的圣旨就把我叫到这个鸟地方了,”叶媛媛一只手撑着额头:“说是一座寺庙,其实跟被关起来一样,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让人痛苦。”

别说能说话的人了,就连能给她填肚子的活物都没有。

她叶神偷一生放荡不羁,见多识广,可是她也没办法在一堆草里面辨认哪一株能吃哪一株不能吃吧?

“圣旨?怎么莫名其妙了?”宇文昊试探性的问。

虽然他很奇怪,为什么叶媛媛脸上一点自责也没有,但是他也很欣喜,她的脸上没有自责,也许是因为没有做过呢,可是,为什么叶媛媛的语气里除了抱怨圣旨,没有抱怨什么人呢?

叶媛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直接把怀里的圣旨拿出来递给宇文昊,然后一脸马上要气绝身亡了的表情,问:“你能带我先去吃点东西吗?”

不然她在这里不无聊死,也会先饿死。

宇文昊看着手里的圣旨,又看了看眼前动作浮夸的叶媛媛,终于决定先抱叶媛媛上马。

反正这里只是孤山野寺,无人看管,那他把人带走了又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