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诸天传奇系统(主角宝)章节列表章节目录

诸天传奇系统(主角宝)章节列表章节目录

时间:2021-01-12 15:49:37编辑:我没得救了 作者:万灭寂惩 人气:

《诸天传奇系统》是万灭寂惩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诸天传奇系统》精彩章节节选: “少侠神功盖世,连败崆峒诸老,就连少林神僧也甘拜下风,在下佩服之至。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门下,竟能教出你这等今世罕见的少年英才。”

诸天传奇系统

推荐指数:10分

《诸天传奇系统》 第九十四章金蚕蛊毒 免费试读

“少侠神功盖世,连败崆峒诸老,就连少林神僧也甘拜下风,在下佩服之至。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门下,竟能教出你这等今世罕见的少年英才。”鲜于通走过来笑了笑和善道。

“不知少侠为何未言及师承,可是有难言之隐?”半响之后,他见张乾竟是毫无话理,于是颇为疑惑道。

“我既没在苗疆中中过剧毒,又未害死过八拜金兰之交的妹子,怎会有难言之隐呢?”张乾意有所指道。

鲜于通听得此话,顿时冷汗淋漓,浑身打颤。回想起曾经他得到胡青牛医治后,与之义结金兰,更是与其妹相恋,以致其怀有身孕。

而后,他鲜于通为了当上华山派掌门,将结发妻子胡青羊抛弃不顾,与华山掌门独生爱女成亲,胡青羊竟是找上门来,于是他便狠下心肠,将之杀死,一尸两命,被他遮掩的密不透风,没成想事到如今,竟是被这个少年当众揭开。

“既然少侠不肯透漏师承,就让在下来领教一番少侠高招,咱们点到即止,还望手下留情。”如此一来,鲜于通岂能不惊,于是他便心起恶念,想要在他未说出此事前,将之灭杀。

“少侠请。”说着便一掌挥向他头部,毫不留情的给予他致命一击,丝毫没有给予他反应的机会道。

“华山的武功精致绝伦,领不领教都无所谓。倒是鲜掌门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功夫,却是他人所不及的,呵呵。”而张乾见他下手,顿时畅然一笑,知晓他必定下定杀心,随意的截住他的致命一击道。

鲜于通怎能让其继续说下去呢?招招置人于死地,毫不留情,六大门派闻言后,却是极为好奇张乾究竟说的是什么,竟然让鲜于通如此施为。

“鲜于通掌门,在下有一事不明,当年人家废寝忘食的将你医治好,更是待你不薄将亲妹子嫁给你,你为何要狠心的将他妹子杀死?”鲜于通虽然招招打向张乾命门,但与之内力相差甚远,张乾对此很是随意,时而招架时而语气沉重的说道。

“胡……”鲜于通气急而下方要开口大骂,想要捏造一番谣言,迫使他失神愤怒的丧失理智,那时自己便可以下毒手暗害于他,不料,他刚要出口,却被他猛地打在肺腑上,压闷之下硬生生的瘪了回去。

“原来你竟是知晓她姓什么,胡姑娘当年待你不薄,你将她硬生生的害死,这么多年来,你难道不感到内疚吗?”耳中却是传来了张乾那令他讨厌至极的声音。

“你……”鲜于通气急攻心,想要反驳,不料,却被张乾一拳打的话语寸断。

“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是就是是,不是就不是,为何吞吞吐吐的?蝶谷医仙胡青牛救了你,是不是?他的妹子也是你害死的,是也不是?”张乾见此不给他踹息之机,继续逼迫道。

鲜于通知晓他所说皆是事实,如今一来却是有口难辨,面色苍白无力的对他攻击,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然而尽管他不停的攻击,仍然无法触摸到张乾的衣角,更加惨淡了下来。

诸多门派之人素来知晓鲜于通严词厉色,最善于巧辨之道,此时见他面色苍白,对于张乾的严词苛责无言以对,更是相信了张乾所说之言,深以为之。

而华山众多名宿门人见自身掌门被骂的百口莫辩,纷纷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咱们身为武林之人,讲究有恩报恩,有怨抱怨,蝶谷医仙身为明教弟子,救了你的性命,你反而害他亲妹性命。如今更是率领门人来攻打明教,如此忘恩负义、良心狗肺之人,竟然还有脸面做一派掌门。今日尚且不杀你,你的狗头暂且留在颈上,他日再见,我必杀之。”张乾知晓今日若是将之杀死,便无法缓解双方恩怨,于是呵斥了一番便作罢。

不料,鲜于通竟是不肯罢休,勿自扇来一股青烟,张乾见此大袖一挥,顿时席卷而归,撒在了鲜于通的身上。

“快点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顿时鲜于通倒在地上,痛苦不已,大声嚷嚷道。

“什么,竟然下此毒手。”

“此人心思歹毒,妄想毒害少侠,不料却是被自己所下之毒攻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死了也是活该。”

“就是啊!实在该死。”

……

“鲜掌门当真狠毒啊!竟然在这扇中下毒,真是卑鄙啊!”张乾见此捡起地上的扇子,将之扔到花丛中,只见花草迅速枯萎,耻笑道。

“我倒是有办法医治你,只是我并不知道此毒究竟是何种毒物?不明毒源,可是无法医治的。”张乾闻言笑道。

“这是金蚕蛊毒……快救我。”鲜于通挺此言后,瞬间急眼了,匆忙道。

众多武林见识非凡之人闻言纷纷大惊失色,痛骂不已,金蚕蛊毒极为残忍,中此毒者犹如万虫噬咬,痛楚难当,常人中之,更是活不过一刻。

而此毒施展起来极为简便,即使是幼童妇孺亦可施展。

“这金蚕蛊毒的救治方法也倒颇为简单,但你必须将自己平生所做恶事说出来,你不得有半句虚言,否则我便撒手不管,任由你受这万虫撕咬之罪,到得那时肉腐见骨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啊!”张乾闻言却是用众人尽皆听见的声音高声传播着,更是意味深长笑道。

鲜于通闻言沉默不语,张乾也不心急,只是淡定的停留在原地,默默的等待着。

“救我……我说,我说。白垣师兄是我用金蚕蛊毒害死的,除此之外,真的没做什么亏心事了。”时过未久,鲜于通终是熬不住了,颤抖着身躯,嘶哑着声音道。

“白垣竟然是被你害死的?你不是说他是被明教害死的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然而那高矮胖瘦二位老者与华山众人闻言却是大惊失色,矮胖老者更是不可置信的质问道。

“白师兄他亲眼瞧见我杀了胡青羊,为了防止泄密,我自然要将他杀了灭口。”鲜于通丧心病狂的声音响彻云霄。